論壇講真相的修煉體會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五月二十日】

甚麼是「配合」

前一陣,神韻藝術團來多倫多演出前夕,為了讓多倫多更多華人能夠不錯過這個機會,我們一些同修在當地華人論壇上傳播神韻演出的信息和以前觀眾對神韻的評價,讓人們了解神韻的美好。

那一陣子,我們發現,同修們一起上論壇,形成了一個比較強的正的場,比起一個人單獨上論壇來,貼子保留時間更長了,而且跟貼也顯得角度多樣,內容豐富,風格多彩。面對一些惡意攻擊的言論,招架力量更強了:你回答不出,我就想辦法回答。我沒有時間精力講清,他就去找資料來講。如果心態有點爭鬥心了,大家還互相提醒,使自己能夠保持一個修煉人的穩定心態去面對常人,去網上講清真相。有一次,常人貼出了一個十分不好的攻擊大法的東西,而且是用編輯過的畫面的形式。我們互相通知,齊發正念,並且大家都向版主反映此言論是嚴重的人身攻擊。結果不一會兒,這個不好的內容就被刪除了。

當地的神韻演出結束後,我們就繼續在中文論壇上貼各方面的時事新聞或者評論文章。一開始,我有點不適應了。因為同修有時候貼出的真相話題,往往是我不熟悉的,或者是我不愛好的方面。我看了覺得沒有感覺,自己不知道該怎麼接下去配合,於是我就不去配合了。時間長了,我發現,大家互不幫忙,成了一個個分散的局面,各自講真相的貼子看的人也少了。

我知道這樣的狀態有些不大對勁。有一次,一位同修上的話題是關於抗日戰爭的,我又不願意看了,因為我向來對打仗不感興趣。可是,我這次還是堅持看完了這篇文章。我發現,這篇文章揭露了中共不抗日的真相。這促使我去網上搜索其它相關的文章,使我腦子裏對這部份真相充實起來。我悟到,我不能僅憑以前的興趣來做事。讓我接觸我以前不愛好的話題,其實不就是增益我所不能嗎?

從這件事,我發現自己的問題了:以前,我喜歡自己出命題,讓別人來圍繞我繼續網上討論。因為這樣畢竟比較「爽」。不過,我也感覺到,如果人人都這麼想的話,就沒有互相配合的動力和機制了。事實上,也真的沒有甚麼人來跟我討論了。於是,我改變了做法。我除了發表自己喜歡的真相話題外,也儘量的去研究研究別的同修的話題。我儘量的琢磨怎麼去配合同修講真相,之後我就發現,以前覺得同修的真相話題不好配合,其實是我自己的懶惰造成的。同修展開一個話題,其實就像該同修出考題,然後我來按照此命題展開或者續寫;任何一種話題來開頭,實際上我都可以挖掘來作為自己「再創作」的引線,從而寫出更多的真相。這樣,我就可以把各種可講真相的機會都珍惜起來了。

怎樣穩定心態

有一次,在我們講到關於一位為法輪功學員仗義執言的律師受中共迫害的故事後,居然還有網特在後面說些毫無同情心的話。我想到大紀元上一篇文章提到,(大意是)人們就是通過看到中共對法輪功的迫害而對中共感到徹底失望的。我就想到,我們就堅持貼這位律師及其家屬如何受迫害的經歷,讓網絡上的讀者通過看到真相,甚至是通過看到網特的反應,也會對中共徹底失望。中共的打壓反助法輪功的弘揚,在中文論壇上也應該是符合這個規律。無論中共怎麼邪惡,都會陷入困境。所以我們只要按照法的要求,在心性上穩住自己,主要平和的去把相關的真相找出來,給論壇上的讀者看,抱著一種為大家了解信息而服務的心態,就足矣了。

在這樣的心態下,我們就能夠既保持講真相的耐心、敏銳心和質量,又心不被網絡特務的語言所動,心不在常人層次中。同時常人又覺得你說話很實在,很貼近他們。

潛心認真講真相

漸漸的我感受到,中文論壇講真相,這件事真正做進去了,就不是簡單的侃大山聊天了,而是具有一定的類似學術研究的深度了。別人罵你的時候,你不是面對一個氣你的人,而是面對一個研究對像。這個研究對像是黨文化背景薰染出來的人。你不但不能生他的氣,還要在文字討論中,對論壇上的廣大讀者講解清楚,讓他們意識到,這種變異思維是甚麼原因造成的。要儘量讓人們了解的透徹。你講解的越冷靜透徹,讀者的收穫就越大,而且要儘量的符合常人的情理去說,才能讓人們更好的接受。

有一次,邪惡在論壇上上了一個很壞的誣蔑大法的內容。我雖然知道儘量的不要點擊一些不好的東西,標題很邪惡,是對學員的嚴重污衊和人身攻擊。我上去講了一些真相,講我們學員其實是如何的好。後來我想到,這種誹謗人的東西本來就不該讓它繼續存在。我就要求版主刪除這種嚴重人身攻擊的貼子。

但是,版主不管。經過和其他同修的討論,我決定揭露惡人的卑鄙誹謗手段。我在後面的真相中說,江某某迫害法輪功的所謂「三大方針」的第一條就是「名譽上搞臭」。還有「請看看中共一貫的手段」,並且我摘錄了《九評》中的一段文字,我還把《九評》的網站鏈接給放了上去。

過了不久,邪惡的內容就被刪除了。我就悟到了:這種對人的名譽誹謗攻擊的言論,看上去難以對付,其實還是有辦法。既然人們看了甚麼信息都要想一想,那麼就讓他們去想想《九評》,想想中共的本來面目。但是這恰恰是中共最怕的。它不怕受害者你氣憤,甚至也許不怕受害者你為自己辯解,就是怕人們仔細的看中共邪靈的本身。所以當我講了《九評》中的內容和退黨網站的網址了,我變成不怕人們來看這貼了,那邪惡的內容就被刪掉了。

在論壇講真相中修煉

我還悟到,在講真相的時候,不要有一個為講真相而講真相的有求心和歡喜心。平時在修煉各方面照樣不能放鬆自己,在社會上應盡的責任、要做的事情照樣要做好。就這樣平平常常的過日子,修煉。

當然,學法煉功發正念不要落下,否則的話我會覺得狀態不好,其它甚麼做事的方法都發揮不了最大的作用,甚至沒有思路或者電腦頻頻出故障。有時候電腦僵在那裏不動了,也需要發正念來幫助我順利上貼。

我還感受到,如果學法煉功沒有落下的話,好像一切都是自動的機制在提醒自己去幹甚麼。有的時候,我都奇怪自己上網怎麼能說出那些話來。所以我悟到,其實就是自己堅持修煉自己,然後不斷的去發現別人言論中和自己思想中的黨文化,去辨別清楚它,辨的更清楚,辨的越清楚,為眾生清除毒素的心越強,就越有動力去辨別清楚黨文化。

上論壇講真相的時候,《九評共產黨》和《解體黨文化》這兩本書我幾乎是經常要翻的。感覺就跟開卷考試似的,查看的比較勤。我常發現,我只要心誠,就能很快翻到相關的內容。然後我就能對照著看,來思考,來組織合適的角度和語言來回答常人的疑問了。有時候光有個理論還不行,還需要上網搜索相關資料來佐證我的言論。雖然一點一滴都需要付出,但是我覺得,只要我這段文字又講清楚了一點事情,又糾正了別人一點思維方式,我就是收穫。

有時候我發現,我不但要糾正別人貼子裏的黨文化,還要同時糾正我自己受的黨文化污染,才能回答得了別人的疑問。所以我感慨,光自己坐那兒琢磨回貼還不夠,還真的要看看那兩本書。因為如果連我自己思想還有黨文化污染的話,我怎麼去把人家拔出黨文化?那時我自己還沒跳出來呢!每天都感到自己沒有黨文化了,每天又卻在為了講清真相而「被迫」看這兩本書中,又新發現了自己思維中殘存的黨文化。所以感歎,自己不要自大,不要自以為是,人自己的感覺甚麼也不是,人還是會在修煉中不斷的從新認識自己。

我還感受到,我們揭露中共,真的像是神和魔之戰鬥。因為中共的意識形態,真的是超級迷惑人,要從這種超級的毒漿糊中掙脫出來,並且引導常人一起出來,就一定不能有人念,不要人的喜怒哀樂,而是要時時把自己當修煉人,要有超常的心性,才可能產生超常的眼力和視角,去把邪靈的真實面目揭露在光天化日之下。

有一次,我在處理常人的事情的時候,很執著常人中的某種辦事方式,或者說辦事規則。但是卻常常讓我遇到陰差陽錯哭笑不得的局面,讓我看到所謂「絕對嚴格執行」這些規則的時候,陷入無解的矛盾的困境。當然,也要把基本要做的人這層的功課做好。我想,應該兩方面都不走極端,才能真正的把事情穩當的做下去。

講真相的事情,是無論如何都要抽出時間精力來做的,不可荒廢。對我來說,上論壇就是講真相的事情之一,也不可以被其它常人中的事情干擾得一直無心思去做。這也是要求我在生活中保持理性。當我在艱難的情況下,真的堅持抽時間去網站講真相了,感到好像另外空間對我的壓力也小了許多,我對生活中那些麻煩事也不感到那麼大的心理壓力了。我想,這可能是我做了講真相的事情而清理了另外空間的邪惡所致吧。

有時候,時間長了,我還會感到,上論壇講真相,實在是一件太平凡的事情,平凡得簡直難以感受它的意義。我隱約的也想到這是另一種考驗。平凡的生活,平凡的有點寂寞,也有點安逸,可以讓人忘記一切。讓你甚麼都感受不明顯,然後要靠自己的很強的主觀思想,來判斷哪件事情重要,來辨別事情的意義,並且堅持去做、努力付出的去做。這真是一個長期的考驗啊。

以上是我最近的一些心得體會,不當之處還望大家慈悲指正。

(二零零九年加拿大法會發言稿)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