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出執著 在大法中淨化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五月二十日】

尊敬的慈悲偉大的師父好!
各位同修好!

我來自蒙特利爾,一九九五年得法開始修煉,轉眼十四個春秋,我為自己能成為慈悲偉大師父的弟子感到無上的榮幸;同時也為自己還有那麼多的執著,苦苦的掙扎於執著中感到羞愧和自身的渺小。師尊以洪大的法、巨大的承受和付出為我們奠定了走向圓滿的路,我還在徘徊、執著常人的理不放,愧對師尊、愧對大法的救度,今天我願意暴露我的執著,去掉它,在純淨的心態下充份發揮師父賦予我們救度眾生的能力,走師父安排的路。

走出執著 在大法中淨化

我二零零一年三月來到加拿大,二零零四年四月擔任蒙特利爾地區協調人。最初的三年中,作為一名普通學員,我的修煉主要是怎樣過好家庭關,全力的參與到證實法、救度眾生的各項事情中,與同修之間沒有任何觸及心靈的矛盾。家人都是不修煉的常人,我不會用修煉人的標準要求他們,而是在家人不斷製造的魔難中要求自己像個修煉的人,以坦誠、慈悲的心態對待他們,同時自己有一顆堅定修煉和救度眾生的心,很快家庭關也就過去了,可以不受限制的參與證實法的項目和活動了。由於有更多的時間參與證實法項目,與同修接觸的時間越來越多,開始,同修對我非常好,沒有心性的磨擦。可是修煉就是需要在不斷的過關中暴露執著,提高心性,消去業力,去掉執著。

擔任協調人之後,很快提高心性的機會就來了。剛開始還能守住心性,能坦然的面對同修的各方面建議、甚至是指責。因為自己各方面能力的欠缺,最初非常苦惱,感到自卑,並不在意同修的執著。幾年下來,漸漸的成熟起來了,自我的心也就強了,自己知道需要提高心性、擴大容量了,可是提高的太慢,與法對自己的要求差得太遠,所以時常守不住心性,尤其是當同修指責我或指責輔導站時,我的火一下子就上來,心裏像被塞進一塊東西一樣的不舒服,常常要辯解幾句。由於心性不到位,看到的都是同修的執著,越執著同修的執著,就越覺的自己對,結果應該提高心性而沒有提高上來,陷在執著中,還在比誰的執著多、誰的執著少,好像是在替同修著急,雖然知道自己也有執著,但感覺同修的執著更大,妒嫉心呀、證實自己的心呀,這不去怎麼行呀,自身圓滿都成問題,同時還會影響證實法的項目。自己當時也真覺得在為同修著急,常常不知不覺的陷在這些事情中不能自拔,耗費了許多精力和時間,同時也使同修之間的間隔越來越大。

有時想和同修之間溝通交流開,可是由於自己心性不到位,達不到慈悲狀態說出來的話,怕引起更大的衝突,怕同修抵觸,因為我已經清楚的看到有些同修對我的成見之深,心裏想「交流也不會有甚麼好作用」,其實是怕自己的心、自己的執著受到觸及。

有一次輔導站的幾位輔導員在一起開會,其中一個輔導員一段時間來好像對輔導站包括我在內的其他成員有些想法,表現出不願意與大家坦誠交流,大家商量事情她也不願意發表意見。我不知癥結在哪兒,想和她溝通一下,那天恰巧開會前有個機會,在走廊碰到她,那一刻我真的是發自內心的對同修說,「你最近是不是有甚麼想法、看法,不妨說出來,我們大家能在一起修煉不容易,是非常值得珍惜的,同時我們作為輔導員又肩負著這麼大的責任,我們必須形成一個圓容的整體才行。」這一下同修馬上就火了:「你別以居高臨下的樣子跟我說話!」接下來大家坐在一起,從開始激烈的「論戰」到漸漸平和下來,通過近二個小時的交流,我知道了一些問題所在,其中許多是彼此的執著導致的誤會、猜疑,但根本的問題是我的善心不夠,修煉中沒有修好慈悲心,不能慈悲的對待同修,執著同修的執著不放,帶著觀念和自我的喜好看同修。悟到了,心也就放下了許多,自己心中的隔閡消除了,同修對我的態度也改變了。

由於自己在修煉中沒有達到慈悲的狀態,有時在說出同修的執著時,深挖自己有一顆顯示自己的心,不是單純的為同修好,而是摻雜著證實自我的心、想讓別人認可自己好的心、一顆求名的心。見了對自己有意見的同修心裏先打鼓,怕自己哪件事情又令同修不高興、怕自己的心靈被觸及,深挖下面有一個根本的執著,人中求好,不願得罪人的心,求心裏舒服的心。儘管我常常認為自己不怕得罪人,出於對法負責,對會引起不良影響的、涉及到整個地區的問題,我也經常給同修指出來,有時確實引來同修的不高興,我認為自己並不在意個人的得失,認為我有這個責任指出來,我應該承擔這個責任。也確實發生過幾次這樣的事情,我就以此掩蓋深藏在心底的求別人認可自己好、求名和怕得罪人的心。

當和同修發生矛盾、有間隔時,其實我知道這都是我的錯,但這一念太渺茫,不能牢牢的抓住它,深刻的向內找,很快就滑過去了,被執著心淹沒了,又變成表面的我對你錯的了,而且經常是明知道不該與同修爭論,還是控制不住,就像上了發條一樣非得轉下去不可,心想我先跟你說清楚,回頭再向內找我自己。事後冷靜下來我會意識到自己的執著──執著同修的執著。即使表面上看是同修的執著,那也一定是我的錯,修煉人修好的部份都隔開了,剩下的就是沒修好的,為甚麼要用神的標準去要求同修呢?師父告訴我們作為修煉的人要自己嚴格要求自己,沒有告訴我們用修煉人的標準要求同修呀,可是一遇到事情就先向外看,回家再看自己。讀法時看到師父苦口婆心的教誨,那一刻我真的是發自內心的要同化這部法,要按師父的要求去做,可是做的時候就是打折扣,像蝸牛一樣的往前爬。

越是不悟就越有提高心性的考驗,最近一段時間經常守不住心性,展現在我面前的是一些同修表現出非常明顯、一入修煉的門很快就會去掉的執著,而且頻繁的出現在我的眼前,搞得我心裏非常難受,自己還不悟,自己的心性不提高,已經降到那個境界中了,最起碼在那件事情上是在那個境界中了,還不趕快提高怎麼行呀。師父就利用夢點化我:一天夢見我與一個同修在寬敞的路上爬,我看到許多同修在路上向與我相反的方向走,迎面走過來一個同修笑著看著我,我感到不好意思,但心裏對那個同修說,我這是著急趕路去做重要的事情,繼續向前爬。開始自己還是很輕鬆的爬,逐漸的越來越吃力的爬,後來發現同修的一條腿壓在我的腿上,我感覺重重的,心裏對同修說,別壓著我,可同修並不理我,認真的向前爬。再三請求同修別壓著我,同修理都不理我,我突然意識到我有這個能力站起來,一下子就站起來了,轉個方向向前走去。醒來我的第一念是「能站著走,為甚麼在地上爬?」 向外找、陷在執著中走的是彎路、向反方向走,怎麼能承擔起證實法救度眾生的責任呢?我悟到該走出苦苦掙扎於執著中的狀態,是該徹底去掉那些執著的時候了。

放下自我 充份發揮師尊賦予我們的能力

作為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承擔著救度眾生的使命,做到最大限度的證實法、救度眾生這是我們的誓約,也是眾生的期盼。慈悲偉大的師父賦予我們無限的智慧和能力,只是自己的執著障礙著,舊宇宙的生命擋著,使能力無法發揮出來。

我在加拿大八年多的反迫害、證實法和救度眾生的過程中,障礙自己的最根本執著就是執著自我,在乎別人的感受、別人對我的態度,怕自己做不好、丟面子,寧可不做也不能做不好,視救度眾生的緊迫於不顧,反而顧及面子等等,障礙自己不能很好的發揮救度眾生的能力。這是我在常人中長期養成的習慣,在常人中還被認為比較穩重。

可是三界的理是反的,師父在《轉法輪》中說:「你看到殺人放火那要不管就是心性問題」。面對數以千計、萬計的大法弟子被非法抓捕、關押、甚至被迫害致死,和無數眾生的被毒害,我不能無動於衷,參加了許多項目。開始時是有心無力,做點事情非常困難,從來不主動,都是同修不斷的鼓勵才去做。隨著不斷的加強學法和對法理的深入理解,以及慈悲的師父不斷的把法理講給我們,我悟到我的一切都是法給予的,沒有一樣是我自己的,我今天能存在這個世界上,就是為今天證實法、救度眾生的需要而存在的,還有甚麼自我可言呢?漸漸的隨著自我的放棄,能力也在增加,能夠投入做證實法事情的時間也越來越多,由被動做事變為主動去思考問題,想辦法。下面從四個方面談一下我的修煉過程:

*媒體報導

來到加拿大不久,在同修的鼓勵下參與媒體報導,開始寫一篇文章要費九牛二虎之力,有時甚至寫不下去,完成不了,而且在寫的過程中執著心不斷的往外返,寫不好怕同修笑話、寫好了又有顯示心等等執著心障礙著,每次寫文章就像扒一層皮一樣。活動結束同修們回家了,我的工作才開始,有時要熬通宵,那種承受和付出的確讓我吃了不少苦,但卻不知是自己的執著導致的。師父的法理越講越明,執著自我的心漸漸的放下,寫起文章也不那麼困難了,明顯感到語句平和流暢多了,而且能夠從救度眾生的角度去考慮,而不是由著自己的喜好去寫。

記得在大陸剛得法時做了一個夢,很多大法弟子圍著師父,好像在考試背詩詞,考好的師父就給一個獎品,我站在很遠處觀望,師父示意我過去,讓我背,我從小沒背過幾首詩,心想我不行呀,站在師父面前不得不背,結結巴巴的背了一些,沒想到師父從懷裏掏出一支筆給了我。當時醒來也不知道甚麼意思,後來才悟到這是師父給我的法器,賦予我用筆救度眾生的使命,我要儘快放下執著做的更好。

*擔任協調人

被人協調是我的強項,一貫凡事不操心、不動腦,我很願意配合別人,既沒有責任,又沒有壓力,讓怎麼做就怎麼做。好像是很能圓容,其實是不願付出、不願承擔責任。這怎麼修呀?師父慈悲,給弟子安排了修去執著通向圓滿的路,就這樣在自己想都沒想當協調人的情況下,當上了協調人。協調人可真是不好當,從人中的能力來看我沒有一樣適合當協調人的,我知道只有法能使我改變,只有站在法上才能做好協調的工作。可是說起來容易,做起來太難了,因為有太多的執著放不下,甚至意識不到,只好跌跌撞撞的往前走。面對許多的事情需要去處理,自己做不了,又找不到合適的同修去做,有時找到認為有能力做的同修,有時得到的回覆也是說做不了,或沒時間,好像蒙特利爾找不到能做的人了,乾著急沒辦法,只好麻煩外地同修。有些非常棘手的事情長期處理不好,感到壓力比較大。尤其是聽到有的同修對協調人、輔導站有看法時,「你們這不行、那沒做好的」在背後發表議論,心裏感到不平,尤其聽到一些刺激心靈的議論,心裏非常難受。

有一天學習《二零零八年紐約法會講法》,師父說:「修自己把你認為的自己的痛苦、感情的衝擊、心性干擾等這些事當成好事。你把自己的這些痛苦啊、你自己的魔難啊都當作是壞事,那就是常人。」 「痛苦是償還業債,不順心的事會使心性提高」。法學過多少遍了好像以前都沒有看到,這句話突然打進腦海,我感到非常震撼,我一直不就是常人的認識嗎?趕快把這段法寫在紙上掛在牆上,每天看一遍,可是遇到心性考驗的時候還是做不好。有一天遇到幾個同修給我提供提高心性的機會,自己沒過好關,心裏過不去,還與另一位同修抱怨,同修聽後笑著說:「我真羨慕你!」 是呀,我為甚麼不能正面看問題呢?為甚麼怕人說呢?還是一顆證實自我的心。我感到每一天都在魔這顆心,漸漸的能平靜一些看待這些問題了。儘管提高很慢,但我感到在一層層的往下剝,我感受到佛法無邊,佛恩浩蕩,感謝師父的慈悲救度。唯有更加精進,以慈悲寬容的胸懷才能更好的救度這方眾生。

*拉廣告

我是二零零七年四月加入大紀元市場部,在這之前的六年中我有一份常人工作,白天上班,下班後盡力幹些與證實法有關的事情,但總覺得時間不夠用,上班的時候盤算著下班後做甚麼,可是下班後沒覺得做甚麼一天就過去了,心裏很難受,我一直在想怎樣能有更多的時間做大法弟子該做的事情呢。

有了這個願望,機會就來了,我先生在接近畢業的時候找到了一份比較好的工作,工作一段時間,稍微穩定下來後,他表示我可以換一個輕鬆點的工作,不必這麼辛苦。當時我也沒有想到要來大紀元市場部,悟性不到,師父再次點化,接下來工廠要裁員,我也沒有想到這是給我的機會。又過了一段時間,我突然想我可不可以去拉廣告呀,這樣我就會有更多的時間接觸華人,因為我知道華人市場一直也沒有打開,但我不知道只說中文能做市場嗎?我諮詢了幾個同修,都說不容易,還有一位同修告訴我,你要做好思想準備,由於語言的問題有的時候你會很懊惱的,加之華人市場目前的狀況,你也要有相當強忍耐力,而且你的性格也要改變才行。我知道我的性格不適合與人打交道,可是我就是放不下想拉廣告的想法,翻來覆去的想了很久,終於作出了決定──從我心底發出一個聲音:我要救他們,我就是要救他們。那一刻我感到身體在振動,我的眼淚流了出來。就是這一念支撐著我在挫折中沒有放棄。

剛到市場部的頭一週,只做了三天拉來了三個小廣告,其餘兩天參加大法活動去了。第一個月就有幾千元的合同,我知道這是師父鼓勵我。

最難的就是面對中國市場了,每天要鼓足勇氣才能打幾個電話,最初的時候,打完一、兩個電話,手都是冰涼的,心是緊縮的,甚至身體都有些發抖。必須站起來走幾圈緩解緩解才行。有一段時間我感到很苦,壓力很大,吃不好、睡不好,很緊張。每天看到其它華人報紙上的廣告商家,我的心非常難受,面對這些與我們有緣的生命我卻不能把他們救過來,我的心都要碎了,可是我又不知如何去突破,大海撈針一個一個的試吧,有些人一聽大紀元,態度特別不好的一口回絕;有的客氣的說現在還不想做廣告,等以後想做的時候會給我電話;更有甚者,大聲謾罵,尤其當說些對大法和師父不敬的話時,我的心一下子就起來了,語速加快、聲音加高的要給對方講個明白,表面上講的好像很有理,但對方並不接受。發生過二、三次這樣的事情之後,意識到我的爭鬥心太強,觸及心靈的時候,沒有冷靜的想想對方的癥結在哪,而是一股腦的講自己要說的話,強迫讓人接受,這怎麼是講真相呢?我意識到我的言行不就是真相嗎?後來遇到一些不了解法輪功和不理解大紀元報的人,我做到平和的、就他們的接受能力講真相,心態轉變了,再也沒有遇到直接對大法和師父不敬的人了。

在這個過程中,師父一直在呵護著我,當我學好法、心態正時,沒打太多的電話,就有商家要做廣告,我儘量做到以修煉人的心態與商家保持聯繫,注意處理好容易引起商家誤會的小節,使他們對大紀元產生信任度,使我們的合作長久。

坦率的說,拉廣告是我修煉中感到最難的一件事情,看起來是一份工作,可是與修煉緊密相關。由於剛剛做市場,太急於拉來廣告了,心性不穩也給我做市場銷售帶來干擾,遇到一說就要做廣告的商家,有時我就會產生歡喜心;遇到很久也沒有做來廣告時我會很低沉;早上沒有學好法,心裏不踏實,打電話心發虛,這些情緒都會影響著我,使我不能保持精進狀態。加之其他大法的事情要做,我有時就順理成章的把銷售工作擱下一段時間。沒有把大紀元的工作當成一份正當的工作去做。平衡好各項工作的關係很難,我堅信學好法,法理清楚,就會平衡好這一切。

同修們的精進狀態也給了我很大觸動,每週的全球銷售培訓,使我看到了自己的差距,同時也學到了許多好的經驗,看到周圍銷售員的積極狀態,使我很受鼓舞,我開始用心學習別人的長處,調整對客戶的心態,心態一轉變馬上就有人主動打電話來做廣告,而且態度特別好,急切地表示要做廣告;有的還讓我給拿主意,給他決定做甚麼樣的廣告。我想大紀元就應該是這樣,是我們以前沒做好,師父在告訴我們就應該是這樣的。漸漸的我願意與客戶聯繫了,打電話也輕鬆多了,能像朋友一樣的跟人交談了,即使他們不馬上做廣告,甚至有些人用些商人的手法,我都本著一顆善心坦誠的對待他們,同時做到處處維護大紀元的形像,我想我們不僅僅是為了出大紀元報紙救度眾生,同時我們也是在給未來人留下一條純正的媒體之路。

*提高技能

能多為救度眾生盡一份力是我生命的榮耀,我要求自己儘量做到除了最基本的個人生活外,幾乎心思全用在證實法、救度眾生的這些事情上,我的所學也都是圍繞著證實法的需要。因為證實法的各項活動,需要我們經常到不同地方去,學會開車很必要。從不會英文必須用英文考試,到通過路試也花費一番努力,之後必須買車天天開才能到用的時候熟練,這樣又增加一筆不小的花費。開車第二天就撞車了,當時都沒有勇氣再開車了,可是不能這樣荒廢了,硬著頭皮開吧,開始幾天時速只能開四十公里,後來好些了,馬上開始送報紙,變線還不熟悉的我,第一次自己上高速公路,在很短的入口要變兩道線,緊張的不得了,心裏對師父說:「師父請加持弟子,弟子上路了。」嘴裏不停的念「法正乾坤,邪惡全滅」,上下牙不停的抖動,就這樣走過了這一關。去年神韻賣票也派上了用場,幾十公里的路程,因沒經驗,刷窗水很快用完了,在前車窗甚麼都看不到的情況下開了近十公里的路程。是大法的超常法理改變了膽小怕事的我的人生道路,賦予我生命真正的意義。

以前因執著時間,以為修煉很快就會結束,所以幾年了也沒有好好學語言。最近明顯感到無論是做大紀元市場,還是神韻賣票都需要會英語和法語,法文更難,先學英文。白天在大紀元市場部上班,晚上去英文學校,回到家很晚,還經常有許多電話或會議,第二天還要早起趕到辦公室參加集體學法,沒有時間消化理解上課學的內容,很著急,尤其我被分到高於我水平的班,學的比較吃力,想輕鬆點,自己主動轉入低級班,可是沒過多久又被分到高一級的班,我想這不是偶然的,一定堅持下去。可是經常出現老師提問我答不上來,開始不好意思、臉紅、心慌好一陣子,影響接下來的課程,沒過多久,突然發現自己變了,能坦然面對,而且當成好事,因為它能引起我注意到我不會的內容,並學會它。不會的知識就像執著一樣,老師問沒問,同修指沒指出來,它都是存在的,為甚麼怕人問、怕人指出來呢?現在我清楚意識到,我的生命與大法緊緊相連,我的每一刻都溶著修煉的因素。在學習過程中漸漸去掉了一些執著自我的心、怕被人嘲笑的心。因需要經常給西人同修發電子郵件,總麻煩其他同修會干擾同修要做的事情,最好自己能做,本著這顆心,漸漸的也敢發英文的電子郵件,但我知道有很多錯誤,也希望看到的同修給指出,以便今後做得更好。會了一點英文,覺得視野開闊了,能夠理解和做的事情也在擴大,我相信只要有救度眾生的心願,沒有不可逾越的死關。

謝謝師尊!
謝謝同修!

(二零零九年加拿大法會發言稿)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