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推廣神韻中證實大法救度眾生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五月十九日】

至尊至上慈悲偉大的師尊好!各位同修大家好!

我們都知道神韻演出是師尊無量慈悲以世人喜聞樂見的文藝方式在世間正法和救度眾生。弟子十分珍惜師尊給予的參與推廣神韻的機會,過程中深深體會到除了要按法的標準隨時修正自己外,利用一切有利的機會推廣神韻、證實大法、救度眾生更是大法弟子責無旁貸的天職和榮耀。在這莊嚴神聖的法會上,弟子以無限感恩和謙卑之心,與同修交流其中的一些修煉體會,敬請慈悲指正。

一、擺正心態,向可貴的華人推廣神韻

多倫多的唐人街是當地華人聚集的地方。二零零八年中秋神韻演出之前,為了大面積的讓可貴的華人了解神韻演出的信息,我想到如果能在唐人街最繁華的DUNDAS和SPADINA街道的兩邊掛上神韻演出的橫幅應該是一個不錯的推廣方式。申請過程中了解到由於我們選中的是唐人街商業中心最佳地段,按規定程序上多了一道手續,就是必須與一個華人機構接觸,要取得他們的同意。

電話聯繫到了該機構的秘書。在約見她時,對方提出讓我先通過電子郵件發送有關橫幅的內容,他們過目後再約定見面的時間。電話中還了解到,這個秘書從國內移民來加拿大不到兩年。放下電話在發出電子郵件前,我冷靜的想了想,就是非常不希望她在不了解真相的情況下,看到電子版的橫幅內容中有神韻演出由法輪大法學會舉辦的字樣而阻礙她做出正確的決定。我想向她講真相的最好方式應該是能夠直接見面,去她辦公室給她放介紹神韻的光盤,並向她介紹大法真相。

再次撥通她的電話之前,我坐下來發正念:希望她明白的一面能把握住了解真相的契機。電話中我說明要發送的文件很大,郵件效果不好,最好是能夠帶著她要的材料直接面談。這樣如果她有問題,我還可以當面回答。我當時動了一個真念:這是你等待已久的機緣,不要錯過。果然,電話中對方爽快的答應,一週後直接去她辦公室見面。

我接著開始準備資料,並想找一個同修到時和我一起去。幾通電話後,得到更多的信息,就是這家華人機構與中領館聯繫密切。有同修提出疑慮,鑑於這個機構的背景,考慮到我們在華人社區講真相的局面尚未全面打開,不要在我們項目申請之前被中領館介入破壞。另一種意見是,既然往年我們已經成功申請到在市政府的大街上掛神韻演出的橫幅,那就繼續在那裏申請,等我們在華人中的局面打開了,再去啃那個硬骨頭。

這些說法符合自己人的觀念,聽了之後,我覺得很有道理。是啊,如果那個機構了解到我們要做的事情,中領館介入破壞,那對這些生命豈不是太不好了。既然在市政府大街的申請往年不是問題,那就繼續在那裏申請吧,何必節外生枝自找麻煩?

可是已經和那個秘書約好了下週見面,怎麼辦?我想等過了那個週末看有甚麼理由把那個約見推了吧。週末過去了,約好見面的日子越來越近,我卻實在無法說服自己臨陣逃脫。到了約定見面前的幾個小時,忐忑不安的我開始嚴肅的審視自己:在這些冠冕堂皇的理由下面,我到底在掩蓋甚麼?深挖下去發現我有很強的怕心和幹事心,怕這些人對大法真相不了解,怕自己所要做的事被領館干擾做不成,怕這些人做出傷害他們自己的事,等等。我問自己:如果是一個修成的覺者救人,他會像我這樣怕這怕那嗎?瞬間,師尊的一段講法打入腦中:「講真相救度眾生,舊勢力是不敢反對的,關鍵是做事時的心態別叫其鑽空子。」(《二零零二年波士頓法會講法》)既然師尊明示「講真相救度眾生,舊勢力是不敢反對的」 ,那我就要求自己擺正心態,放下那些後天觀念帶來的怕心還有做事的心,以純正的救人心態,如期赴約。

心態擺正了,一切也就水到渠成。一通電話,有同修答應可以幫忙發正念,還可以一起去。在同修正念的配合下,我們結合著光盤和畫冊向這位秘書介紹了神韻全善全美的演出。看得出對方聽得很入心,還很感興趣的詢問演出的具體地址。她希望我們能留下海報和一些資料以便她向董事會通報。展開帶去的海報,我觀察到她的視線落在「法輪大法學會主辦」那一行上,我就堂堂正正的介紹,神韻演出由法輪大法學會主辦。法輪大法作為倡導 「真、善、忍」的修煉團體,其理念源自中國古老的正統文化,帶給人健康的身體和心靈。結合著畫冊中岳飛、木蘭等忠、孝、仁、義、禮、智、信的故事,我說法輪大法學會主辦神韻晚會就是為了回歸人類正統的文化。我接著說,目前國內對法輪功的宣傳不符合事實,如果她有甚麼疑問,歡迎她提出來。整個面談進行得很順利。

第二天一早,在我上班乘坐的地鐵上,遠遠的就看見這位秘書戴著個大墨鏡坐在那。坦白的說,我當時的第一個反應是,昨天是有備而去見她,該講的話都講了,這回不期而遇好像沒啥可說的,可別出現尷尬把昨天留下的良好印象破壞了。我感覺自己的身體不自覺的想要往相反的方向挪開,就是避開她。可是修煉人修成的一面馬上告訴自己,沒有偶然的事,遇到她也許是昨天的真相還沒講到位,這樣修成的一面將自己的身體往回拉。好在,那一刻神念戰勝了人念,我迎上前去。

她抬起頭來,說怎麼這麼巧,平時她沒有那麼早上班,只有那天例外,怎麼就碰上我了?她還說,如果沒有昨天的見面,今天就是面對面坐著也不認識啊。我笑著說,這可能就是人們常說的緣份吧。這樣地鐵一路下來,我們談了一個小時,我進一步向她介紹了神韻在世界各地演出的盛況,還結合著自己的工作和生活介紹了大法讓自己親身受益的真相。

很快我們的橫幅申請得到批准。通過與製作橫幅的單位講真相,成本也再次大幅度降到了我們可以承受的範圍。當我站在唐人街DUNDAS 和SPADINA的十字路口,看著神韻演出的橫幅在微風中飄盪在金色的陽光下,我感到大法賦予的純正能量讓這些橫幅在另外空間正起著講真相、鎮邪滅亂、救度眾生的作用。

這位秘書後來帶著她的朋友一起觀看了神韻演出。看完演出在接受採訪時,她興奮的表示演出超乎她的期待,實在太好了、太美了。我請她有機會把她的感受與她的董事成員分享,她欣然答應。她還私下向我表示,以後他們在唐人街舉辦甚麼活動,歡迎我們去推廣神韻。

「修在自己,功在師父。」(《轉法輪》)當修煉人按照法的要求擺正心態、在心性上提高上來一點,慈悲偉大的師尊就將大法的無邊法力在那一層的體現展現給弟子。

二、持之以恆,向主流社會介紹神韻

平時在媒體採訪中接觸到主流社會,包括一些政要、藝術和商業界人士,如何將神韻的美好帶給他們,過程中體會到:純淨自己、持之以恆、堅持不懈、同修之間共同努力非常重要。

二零零八年神韻中秋演出前夕,某黨派有一個野餐會,很多政要會到場。了解到此活動後,我覺得這是一個向加拿大要員和政府介紹神韻的好機會,決定以方便的身份參加這次活動。準備將神韻畫冊作為禮物送給一位高級官員,並請他們來看演出。

到了野餐會現場,發現有不少其他要員,包括部長、一些國會議員還有一些社會名流。當時那位高官還未到場,人們三三倆倆的聊著。我想趁著這本畫冊送出之前,我可以先向其他人介紹神韻。與一位名流輕鬆的寒暄了之後,我把話題轉到了神韻演出,他說已經有人向他推薦神韻(後來了解到是有另一位同修向他介紹過神韻)。我說想不想了解一下演出的內容,他說:當然好啊。我打開手中的畫冊,逐頁逐頁的向他介紹。神韻畫冊精美的圖片和純正的能量讓他的眼神充滿欣喜和期待。我說神韻中秋演出在即,我會發個邀請函請他和太太前來觀看。他遞過一張名片,交代說由於他正在參選國會議員,請將邀請發到他指定的一個郵件地址這樣他可以及時查閱。

不一會兒,那位高級官員到場講話。我告訴隨行的保安我有禮物要送給他,他們提出要由他們轉交。我說這個事情很重要,我必須親自交給他,我還有話對他說。這時,旁邊有人遠遠的指著另一個人告訴我,他是該政要辦公室的助理,你可以找他。我找到機會將畫冊展示給這個助理看,並將我要對這位政要說的話說了一遍給他聽,他點著頭,交代我在原地站著不要離開,一會他安排好了會到這個地方來找我。

現場人很多,還有人排著長隊要跟政要照相。聽說那些排隊的人要事先跟有關方面打招呼。我又不在那個排隊的隊伍裏。看著那個助理裏裏外外的忙著,嘈雜的場面讓我起了個擔心,他忙成這樣,可別把我給忘了。這念頭一起,我想不對,我來這幹甚麼來了,不是要把神韻美好的真相告訴他嗎?這麼神聖的事,為甚麼擔心有干擾呢? 期間又來了個女的說:聽說你有東西要呈交,現在可以交給我,我給你轉交。我說謝謝了,這個禮物我要親自交給他。

好長一段時間過去了,那個隊伍還是老長。我開始問自己,為甚麼常人兩次提出要為我轉交禮物給那位政要?是不是我的心性有問題? 難道我真像是一個常人在做著大法的事、來這裏只是送個禮物給政要的嗎? 深挖下去,我找到自己內心深藏著想要證實自我的做事心態。這些人心使自己在等待的過程中表現出浮躁從而產生怕心──怕被干擾。

找到了這些不好的人心,我就開始清除它。我對自己說不管還有甚麼表象,只要讓我遇到了,我就用它來純淨自己,不管對方是甚麼國家元首,他首先是一個人,是一個等待聽聞真相被救度的生命。決不能因為他的地位在我內心再產生甚麼分別心以及患得患失的心。

心態穩定下來後,我跟在場的同修進行了溝通,大家都靜心發正念。就在保安要截止照相之前,那個助理走來說,要領我去見那位政要。我手捧著神韻畫冊,以大法賦予弟子的慈悲心態,不卑不亢的將神韻演出回歸人類正統文化的純正和美好,堂堂正正的介紹給他。我說神韻多倫多中秋演出在即,誠摯邀請他和家人觀看。他馬上問我演出是甚麼時間,請儘快發給他有關信息。我趕緊掏出邀請信,他愉快的接過。接著,他手捧著送給他的神韻畫冊,讓我和他照相留念。

師尊在《二零零三年元宵節講法》中開示弟子:「講真相中別管其身份如何,別有甚麼心,他們首先是人,他們都有一個為自己未來而選擇的機會。不管他甚麼工作,首先他得能夠有將來,這是人第一重要的。在講真相中觸動人根本問題的時候,同時感到大法弟子真是在救他的時候,我想人明白的一面就會表現出來。」

第二天,按照另一位政要指定的郵址我發了邀請給他。不久,收到他回覆的郵件還有助手打來的電話,表示感謝邀請。由於演出期間他正忙於參選國會議員的具體事務無法觀看演出,但希望保持聯繫。

這次野餐會後,儘管那位高官和一些政要都沒能到場觀看神韻在多倫多的中秋演出,但是作為大法弟子,我們清楚的知道每一次講真相的努力都不會白費,同修之間共同努力、日積月累持之以恆,天象遲早會有變化。

二零零九年一月九日,已經擔任加拿大某部長的一位政要出席了多倫多神韻新年演出的貴賓招待會,他代表總理和政府向神韻表示道賀,並感謝法輪大法學會的邀請。在看完演出後,他還表示,神韻晚會表現了全世界所有人都應當分享和珍視的 「真、善、忍」普世價值與美德。 晚會反映的主題:善良戰勝壓迫,正義戰勝邪惡非常重要。這是人們要找尋的精神啟迪,是生命的終極目標和美德。人類珍視這些價值已經有數千年的歷史,希望人們還會在未來中珍惜這些價值。作為加拿大政府代表,這位政要最後表示,神韻演出非常偉大,非常精彩。

師尊在《美國首都講法》中明示:「無論大家做甚麼,目地都為了世人。看上去是在求得幫助,實質是在救他們。無論是針對財力、人力、物力,方方面面幫助,包括向各國政府講真相也好,和社會的民間團體接觸也好,或者與社會其它方方面面的溝通,都不是為了法輪功本身,也不是為了你們個人的修煉,你們修煉中與這些都沒有關係。這一切都是為了救人。你們在接觸人的時候就是在救人,通過講真相叫給予支持者明白真相是救人,明白真相後所起到的正面作用也是為救人。也就是說,在達成常人理解後能夠給予一定支持,這個支持的影響還是在救人。」

弟子悟到推廣神韻為大法弟子證實大法救度世人提供了一個全新的平台。不論我們接觸到的生命在人中地位有多顯赫、財富多少、影響有多大,他們都是迷失中等待救度的生命,我們只能以大法賦予的慈悲心態去接觸他們、救度他們。只要大法弟子互相配合、持之以恆堅持不懈的努力,就能夠把神韻的美好帶給西方主流社會,救度更多有緣人。

三、遇到事情向內修,是做好神韻推廣的根本保證。

在推廣神韻的過程中,暴露出自己許多的人心和執著。無論過程中那個關的表面現象如何,無一例外的,當自己牢記師尊的教導遇到事情向內找時,那個事情本身往往很快就能解決。每當過不去關的時候,恰恰是自己向外求、而不能向內修的時候。

以參與售票點賣票為例。售票點是推廣神韻的重要窗口。我是用盡了能夠用的假期參與售票點售票的眾多學員中的一個。在參與售票點售票的過程中,我深刻經歷了由開始認識到售票點出票的重要,到過程中陷在其中執著售票點的出票、而完全忽略了同時得走常人既定的銷售渠道,到最後向內修、調整心態讓常人的TICKETMASTER(售票機構) 也得出票的修煉過程。

一開始,我努力的用救人的正念加上銷售的技巧促成常人當場買票,通過這種努力,每天當場的確都售出了一些票。可是一段時間後,我發現不管自己怎樣努力,見到人一刻不停的介紹神韻,每天售出的票卻好像總是停滯在一個數量上,怎麼也上不去。有時挺喪氣的想,我已經盡力了,你們錯失了機緣是你們的事,真相大顯時,別怪我沒把機會告訴你。我首先想到的是自我的解脫,不要承擔責任,怕被眾生怪罪的心暴露無遺。

直到有一天,在我絞盡腦汁用盡一切辦法想要說服讓聽過介紹的人現場買票,可是就有前後好幾個人當面說,演出看起來很好,可是給他現場百分之十的折扣,他根本不在乎,這麼多年他就信任他熟悉的TICKETMASTER時,我才被逼著反思自己的真實心態。

通過向內找,深挖下去我發現自己有一顆隱藏的人心,就是擔心常人離開我們售票點正的能量場後,會受到干擾,改變主意失去買票被救度的機緣。還有就是求出票的心,總想:給你講了這麼多,你總得買啊。挖出那顆隱藏的怕心和有求之心後,我在售票的態度上有了很大的改變,我不再執著售票點當天出了多少票,以一種無求的心態盡心盡力地向每個過往的生命介紹神韻。不論他對我態度如何,不論他當場是否買票,但他畢竟得聞了神韻演出的信息,即使這回不買,沒關係,也許下次再碰到我們的售票點時,他就動心買了。我提醒自己一定站在為他人著想的角度,以對方能接納的方式推廣神韻。

期間,當有人感激的說,謝謝你花時間向我介紹這個演出,看起來的確是非常好的演出,但我確實定不下時間時,我已不再有任何失望的感覺。相反,我會很坦然的回答,不要緊,定好時間後,你可以直接電話TICKETMASTER購票。當我把心態徹底放正後,在接下來連續幾週的時間裏,每天在售票點上都有人主動來到我面前說,我已買票了,是從TICKETMASTER那裏買的。好幾次就在現場我以大法弟子拳拳感恩之心向師尊合十,拜謝師尊對自己修煉的細緻看護和慈悲點悟。

師尊在《二零零七年紐約法會講法》中說:「神韻的演出,場場會有很多人從開始落淚到最後,還有更多的人不斷在抹眼睛。場場都是這樣,人覺的很震撼。這個空間是孩子們在演,另外空間很多我的法身與很多神都在做。(鼓掌)震撼力和對人的改變,很像我當年親自傳法,(鼓掌)所以對人的改變很大。」師尊身體力行造化出方方面面都完美的神韻演出給大法弟子樹立了最好的典範。

當我以虔誠之心置身於二零零九年一月八日的神韻開場演出,我的整個身心被徹底的淨化和清洗著。舞台上每一個動作,每一個音符打出的能量貫穿我生命的最微觀,淚水像斷了線的珠子似的止不住的滾落,從大幕拉開到演員謝幕,那哪是人間的一場文藝演出啊,那是師尊用人能理解的方式展現給正法弟子的宇宙真相啊,那是眾生免於淘汰進入未來的依靠和通行保證哪。

我們在推廣神韻的過程中,面臨著許多困難和障礙,包括劇院和同修整體間的協調和配合等等。我們只有心在法上,把住修煉的根本,聽師尊的話,遇到問題無條件向內修,整體提高整體昇華,才能無愧師尊的慈悲和大法的威嚴,以及無量蒼宇中無量眾生的期盼。

最後以師尊《二零零三年元宵節講法》的一段講法與同修共勉:「我今天在正法中所做的一切,我所要的一切,說白了就是未來宇宙的選擇,就是未來宇宙的需要。(鼓掌)作為舊宇宙的生命,包括一切生命因素,在正法這件事情上、在我的選擇中,所有的生命都來按照我所選擇的來圓容它,把你們最好的辦法拿出來,不是為改動我要的,而是按照我說的去圓容它,這就是宇宙中生命最大的善念。」

師恩浩蕩恩澤蒼宇!讓我們都以大法弟子覺醒中的最大善念去圓容師尊所要的,用心推廣神韻,在證實大法、救度眾生中穩健地走好大法弟子的人成神之路。只有這樣才能最好的叩謝師恩。

謝謝師尊!謝謝大家!

(二零零九年加拿大法會發言稿)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