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業與就業過程中的修煉體會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五月十九日】

尊敬的師父好!
各位同修好!

我來自多倫多,一九九八年已聞大法,可惜二零零二年才走入修煉。我從一個滿身業力的常人變成一個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在慈悲師父的呵護和救度下碰碰撞撞的走過了七個年頭。生命新生的那種喜悅和感恩無法用語言來表達,生命獲救的那種過程無法用文字來形容,隨師正法中感受到的殊勝無法用章段來描述。有幸在此利用這個機會談談近期自己在失業與就業過程中的一點修煉體會,不當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謝謝!

一、利用公司關閉的機會洪法和講真相

去年的十一月份,自己工作了十年的汽車零件公司宣布半年後關閉。當時正值多倫多神韻售票的最忙時期,我是售票點的協調人之一,我們最多一天開三十多個點,後期百分之八十的票是在各個售票點出的,所以當時我全心思都在售票上。面對著將要失業,公司的同事個個都垂頭喪氣,有的受不了還病倒了。當他們看到我好像沒事發生一樣,還忙的挺充實的(其實他們都知道我在忙甚麼),他們很是羨慕。我剛得法時,我已經在我們公司洪過法,很多人已看過書,很多也跟我學過功。現在他們看到我這麼好的心態和身體狀況,又提起了他們對法輪功的興趣。我就利用這個機會給他們進一步洪法和講真相。

之前我只侷限在公司的幾個與自己有關係的部門洪法和講真相,不敢在全公司的電子郵件群組上洪法和講真相,擔心公司人事部有意見。這次我想如果我不在全公司講的話,那以後就很難有機會了。這個公司已成立了三十多年,很多同事在發告別郵件時都充滿了無奈和悲傷。我就利用這個機會寫了一篇我自得法後得到了身心健康的交流文章,並把大法網站和明慧網都貼上。由於自身的親身經歷和發自內心的為他人好的心,我寫出的郵件令公司的同事感動不已。紛紛來到我的辦公室與我握手和擁抱,很多都是熱淚盈眶的表示感謝。令的我的經理不得不站在門口維持秩序。

有的問怎麼才能買到書;有的問哪裏有煉功點;有的要買教功帶;有的詢問在大陸受迫害的情況。

有一位說:「你給了我們最好的Lay off package(遣散費)。」一位拉著我的手說:「我在這公司的最大收穫就是認識了你。」還有一位激動的抱著我說:「我知道你很忙,但你多忙都不要忘了我們,以後一定抽空見見我們。」我說:「我會的。你如果去公園煉功,你每星期都能見到我。」她說:「是嗎?那我去。」

我非常感謝師父給了我這個機會在公司的最後時刻令全公司的人都知道了大法和真相。

二、找到一份全世界最好的工作

大半年前,由於多倫多證實法項目中的媒體項目急需一位全職的記者,我和先生商量後決定讓他辭去常人的工作,而做全職記者。因為當時我在公司做著一份比較專業的工作,而我的經理還對我說:「你這個工作很特殊,如果要裁員的話,怎麼都不會輪到你,除非這個公司關閉了。」沒想到它現在還真的關閉了。

當我面臨真正失業時,多倫多的神韻演出也結束了。當時由於忙而忘了自己的失業,現在一下有空了,心裏突然冒出了很多的人心:「沒工作了,我該怎麼往下走?家裏的生活怎麼辦?孩子讀大學怎麼辦?」

有一天我學法學到《二零零七年紐約法會講法》,師父說:「那就看你們怎麼辦了。這些事我已經說過多次了,但是總得有人跑市場這個事啊。大法弟子讓你們寫文章、發資料、上街,反正做甚麼他都做的來,可是讓你去跑市場這個事就不想去做。」

我就想我曾做過社區記者,也會廣東話,幾年的售票我主要協調華人售票點,所以我突然心裏一亮:對,給我們的媒體做銷售去,做華人市場。決心一下,我就應聘去了,幸運的是很快就被錄取了。上了一個星期的班後,我發現我找到了一份全世界最好的工作。

辦公室裏早上六點半開始煉功,七點半開始學英文《轉法輪》,然後背《洪吟》,最後發完正念,就各就各位上崗了。

每星期一開一次的銷售會,題目都是與修煉有關的,如:「無私無我,先他後我」、「如何去各種執著心」等等,每個人都從工作中談自己的修煉體會和提高,然後給出自己在下一個星期要到達的銷售目標。在這種環境中工作,我想到哪裏都是找不到的。這也就是為甚麼多倫多的銷售隊伍成為了全球最強的銷售隊伍了。感謝師父給了我這個機會成為了這個團隊中的一員。

三、每一個第一都是一個關

* 第一天上班:我就說不幹了

當有同修知道我要做銷售時,給了我很多的反饋,有的說:「現在是最難做的時候,很多客戶都撤廣告了,你新來就更難拉了。」有的說:「你這性格,急躁並愛面子,你能拉到廣告?」有的說:「你做記者都是別人讓著你,現在做廣告,要求別人啦,你能辦的到嗎?」我帶著很不穩定的心情第一天上班來了,我的第一句話就是對社長說:「我不做銷售了,我還是做回我的記者吧。」誰知社長一點都不客氣的說:「你已做了好幾年的記者了,也沒見你有甚麼進步,你還是做銷售吧。」看著我痛苦的樣子,社長就鼓勵我說:「我們現在很缺做華人市場的銷售,這幾年你在售票過程中積累了很多的經驗,所以你來做這一塊很合適,基於你開朗的性格,我相信你是最好的人選。」在她的鼓勵下我就下決心開始了我的第一天銷售工作。

* 第一次銷售會:我的目標是沒有目標

參加每星期的銷售會,我最喜歡聽的是同修們交流自己在拉廣告中的修煉體會和收穫,但當要定目標時,我就心慌了。記得第一次參加銷售會時,每個同修的月銷售額目標都是幾萬幾萬的,當銷售經理問到我時,我說:「我沒有目標。」銷售經理就說:「怎麼能沒有目標,給你一個星期六百,你自己拿不來,拽著別的銷售你也要把它完成。」我望著平時看上去溫柔斯文的銷售經理這時的嚴格表情,令我覺得她的很有魄力,對她一下就敬佩起來了。我也就下決心說:「好,我接受。」

* 第一次見客戶:我的客戶不見我

一旦定了目標後,就要開始找客戶了。一位同修對我說:「華人的市場是很難做的,我剛開始做銷售時,我一天打二百個電話都約不到一個客戶的,我現在都轉成做西人客戶了。你就從打電話開始吧。」我就想:「那是你沒有打電話的技巧,我肯定不用打那麼多。」還真當我打到第二個電話時,我就約到了一個客戶,我高興得不得了。同修怕我起歡喜心,就提醒我說:「是師父在鼓勵你。」但自己的歡喜心和顯示心還是無法控制,心想:看來拉廣告也沒甚麼難。

過了幾天,我做好了一切準備和一位同修去見我的第一位客戶,誰知到那後,他的秘書居然說他去參加其它的會議去了,無法見我們。同修看我很沮喪,就說:「這是常見的事,慢慢就習慣了。」

這次的碰釘後,我回來就好好的認真打電話了,當遇到各種的拒絕和不客氣時,都能忍著比以前耐心多了。

* 我的第一個客戶:你坐著總理的位置跟我談生意

同修看我打電話已差不多了,就對我說:「你要開始上門推銷去了。」同修第一、第二天叫我一起出去時,我都以多種理由推脫了,第三天時,我自己覺得我再也沒理由不出去了,我就主動叫同修跟我出去。我們出去逛了一圈回來,得到的都是拒絕,當同修上車時,他自言自語的說了一句:「大法弟子真偉大,在開創著歷史的未來。」我聽後突然心裏明亮了很多,我感覺到了師父的鼓勵。

接著我就開始了一個人到處上門推銷去了,華人餐館、超市、商場、商店。我帶著我們的報紙,帶著訂單,帶著正念,一家家的走訪,一家家的講述,我抱著只要你能聽我講,我就沒遺憾的心態,一路的講下來,很多人明白了真相,很多人知道了我們的報紙。我的推銷技巧也進步了。

師父在《美國首都法會講法》說:「正因為現在有許多事情需要做,還有許多人不明白,才體現出目前的這個狀態來,才需要你們去做,而這個狀態的變化,與大法弟子講真相所付出、救度眾生所做的那一切是分不開的。當然這裏邊有正法形勢的作用,但是如果每個大法弟子不去針對個人、個體去講真相的話,不去在社會上去講真相的話,那麼常人表面的這種思想轉變過程,神不會給他們每個人做的,所以人表面的這方面的東西,大法弟子是要去做的。」

經同修的介紹,我從北邊趕到了唐人街的一家餐館,當這個餐館的老闆坐下來談時,我給他介紹完我們的報紙後,他手指著我的位置說:「你知道嗎?你正坐著哈珀總理來我們餐館吃飯時坐過的位置上呢。」我就說:「是嗎?那我很幸運了。」他說:「看你坐在總理的位置上跟我談做廣告,你要怎麼做就怎麼做吧。」這樣他就成為了我的第一個客戶。

四、甚麼環境都有修煉提高的機會

當我做了兩個星期都還沒拉到訂單時,我開始動搖了,我在銷售會議上埋怨沒有培訓,沒有人帶著我做,好像讓我在這自生自滅似的。同修看出了我的執著,就敲打我說:「你知道你為甚麼拉不到廣告嗎?因為你要證實自己的心太強了。」我當時覺得很委屈,我想:如果我拉到廣告,可能我會有證實自己的想法。而現在我是拉不到廣告,我哪來的證實自己呢?但當我靜下心來學法時,我理解了同修給我講的話。

深挖一下,發現自己一直以來都有很強的想證實自己的心。我是一個比較熱情和開朗的人,所以在一些項目中就做起了一些協調的工作,慢慢就養成了一些自己都很難覺察到的執著:希望別人誇自己,聽不進不好聽的話,處處顯示自己,看不起別人等等。現在自己在這個團隊裏是一個新手,而又感覺到沒人幫了,自己的那種不平衡的心理就愈發突出了。所以當拉不到廣告時,自己就覺得很沒面子了,沒本事了,覺得矮人一等了。

其實最根本的執著就是個「私」,它隱藏的很深,這個私形成一個場把自己包圍起來。修煉這麼多年,以為自己很替他人著想,做事先考慮別人,已經很不錯了,實際上卻在意識深處,藏著個「私」字,想著自己的身體好,自己的感覺好,自己的圓滿,自己做了多少的事情了等等。很多執著都是由於這個「私」。而我們是新宇宙的生命,就得符合新宇宙的標準,那是為他的,真正認識到現在在人世間的目地就是救人,而不是個人的圓滿。在這救人的最後時刻,不能讓自己的感覺牽著走,因為還有很多有緣人等著我們去救啊!

師父在《亞太地區學員會議講法》中說:「大家一定要注意一個問題:你們在證實法,不是在證實自己。大法弟子的責任是證實法。證實法也是修煉,修煉中就是要去掉自己對自我的執著,不能夠反而助長這種有意無意在證實自己的問題。在證實法與修煉中也是去掉自我的過程,做到了你才是真正的在證實你自己,因為常人的東西最後你們都得放下呀,放下常人的一切執著才能夠走出常人。」

「你是修煉人,你要有威德,你的威德從哪裏來的?不就是你能夠在這艱苦的環境中放下自己、沒有自己,作為一個大法弟子完全能夠做到為法負責嗎?這本身不就是威德嗎?而且是在艱苦的環境中做到的。越強調自己、帶有自己的時候,就越沒有威德,所以做的事就不容易成功、不容易做好。因為大法的事就應該是最神聖的,所以越不帶自己的觀念、不帶有自己的因素,做起來就越好、越容易成功。」

當我意識到自己的巨大執著後,我努力去放下它,我就開始帶著一顆純淨的心,救人的心,來打電話、約客戶、上門推銷。我覺得我自己輕鬆了,我見到的客戶也愉快了。我才認識到我來做廣告的使命是救人。

我很珍惜現在這個即是工作又是修煉的環境,同修們的精進給了我動力,同修們的無私幫助給了我鼓勵;同修們的技術給了我進步的力量。

不管師父給我安排的路是甚麼,我都會跟著師父回家。

最後以師父的一首《洪吟》詩與大家共勉:

去執

雖言修煉事
得去心中執
割捨非自己
都是迷中癡

感謝慈悲偉大的師父!謝謝大家!

(二零零九年加拿大法會發言稿)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