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內找 才能得到真正的提高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五月十四日】修煉前我認為自己是不求名不求利的,就是追求夫妻感情,追求夫妻間那個互相溝通,互相慰藉的真情實感,但越追求越沒有。我對丈夫動不動就發脾氣和不尊重人的態度不能理解,認為他不愛我,但又不願挑明,常生悶氣。他傷害了人,從來不認錯,又不愛與人交心,還非常自負,常說甚麼「蒼蠅從面前飛過,都能認出公母」。其實他對自己的妻子都不了解,經常說冤枉話,弄得我到頭來受了一肚子委屈,裝了一肚子氣,見到他就不高興。實在受不了了,就想離婚。可他又不離,想到兩個孩子,也只好繼續維持,希望他能改脾氣,但總是令人失望。過些日子又覺得受不了了,就又提出離婚。就這樣反反復復的折磨著自己。身體又多病,虛弱的不行,還要堅持每天十個小時以上的工作和做家務,基本沒有節假日,真是感到太苦太累了。特別是支氣管擴張,肺氣腫症狀嚴重時就想死。

一九九四年修煉法輪大法後,我才漸漸明白作為一個常人是很難掌握自己的命運的。與宇宙大穹比,人太無能、太渺小,只有修煉,只有跟著法輪大法的師父走,才能改變自己的命運。我由一個渾身病痛(肺氣腫晚期,肝炎,腸炎,關節炎,神經衰弱等)只有半條命的人變健康了,不但所有病症全無,心胸也開闊了。原來對丈夫的一肚子怨氣也漸漸在消除。

有一次,丈夫又發脾氣,我不再往愛不愛我上面去想,只是想到這是他的個性。就說他:「猴子不吃人,生相難看」,可他突然說:「你知道你的樣子有多好看啊?」以前他發完脾氣,我說他的時候,他從不還嘴,我一愣,扭轉身悄悄的去照鏡子,啊,確實也是不好看。後來每逢照鏡子就看看自己的臉色,發現很難改,因為長期不愉快所致,已經習慣成自然了。怎麼辦?修!接著修,只有修煉才能改變自己。在《轉法輪》裏,師父說:「整個人的修煉過程就是不斷的去人的執著心的過程」。肯定還有不好的東西需要去掉。一九九六年元月,我寫了如下這首詩:

法輪大法真是好,普度眾生見成效。
雖然受益各不同,目標一致心一條。
做個覺悟了的人,不為世事生煩惱。
一心修煉去執著,守住心性走正道。
指路明燈有大法,時時處處來對照。
遇事先為他人想,不為自己爭分毫。
吃虧受屈不怨恨,慈悲為懷姿態高。
同化宇宙「真善忍」,返回家園無限好。

說的挺好,但並沒有找到多少執著心,只知道要還生生世世欠下的債和不能失德,實在忍不住了,還問他:「我欠你的債還沒還清呀?」

後來,師父進一步闡述了「向內找」的法理,在《北美首屆法會講法》中,師父說:「你真能夠把自己當作一個修煉的人,你碰到甚麼事情、麻煩事,你心裏頭不高興的事,不管表面上你對不對,你都要找一找自己的原因;我是不是在這些問題上有很不容易察覺的那個動機是錯的?如果修煉的人要是只從表面上放的下,但內心裏邊還在保守著、固守著一個東西,固守著你自己的那個你最本質的利益不讓人傷害的時候,我告訴大家,那是假修煉!你自己的內心要不動,你是一步都提高不了,那是騙自己。只有你真正的從內心提高,你才是真正的提高。所以大家千萬記住這一點,遇到任何事情,麻煩事呀,不高興了,或者和誰發生衝突了,一定要查自己,找自己,你就能夠找到解決不了問題的原因。」對我觸動很大,我是不是表面上放下了而內心還在固守著一個東西?我是真修還是假修?

我認真的找了一下自己的原因。我雖然已不在乎甚麼愛不愛,離不離婚的,但我的情緒仍然時時的被他帶動著,凡事總想取悅於他,並得到他的理解,否則心裏就不平衡。我這不是還在追求常人的感情嗎?我是一個修煉人,是要放下常人中的名利情的,而我卻還在追求,這不是背道而馳嗎?我決心要做師父的真修弟子,不追求常人中的情了。我把我的日記本(裏面記著我對他的怨恨和不滿,記著他的過錯)給了他,隨他處理,並且告訴他,我以後再也不會盲目的去將就他。他並沒有不高興,我肚子裏的氣消掉不少。

一九九八年十二月三日,我又寫了下面這段話:

「大法師父知道人間有多苦,大法師父知道人應該去何處,一切是天意又讓你自己悟,變個人最好走修煉的路。不是人人都有此緣份,有緣人最最幸福!不再是苦不堪言,不再是有求無助,只要真心修煉,大法師父就為我們引路。一切艱難險阻都為我所用,不再任憑世間無情的擺布」。

我繼續向內找。

我又看到師父在《新加坡法會講法》中說:「我們往往碰到任何事情的時候都是在向外看,你為甚麼這樣對我?心裏頭有一種不公的感覺,不去想自己,這就是所有生命的一個最大的、致命的障礙。」是呀,我原來不總是一開口就怨別人嗎?從未說自己有甚麼不對。我靜下心來找自己,才發現我也一直在傷害著他。因為我的個性也很強,爭強好勝的,又缺乏女人的溫柔,還常常得理不饒人,又不能站在別人的角度真正的為別人著想。這樣怎麼能讓人喜歡呢?我找到了自己的不足,一肚子委屈沒有了,反過來還同情他。

師父說:「人有物質身體,可只有物質身體還構成不了一個完整的人,還必須有人的脾氣、秉性、特性、元神存在,才能構成一個完整的、獨立的、帶有自我個性的人。」(《轉法輪》)以以前我與人打交道就沒有考慮到人各有脾氣,秉性,特性,而總是按自己的性格特點,觀念千篇一律的去衡量,去要求別人,這樣就容易產生誤解。如果當初我能對丈夫的優點表示讚賞,經常給予鼓勵,又能理解包容他的缺點,就會是另一番景象。

後來我做到了對丈夫只付出,不求回報。他發脾氣,我也不在乎,還憐憫他失去了德,而且越來越同情他,覺得他可憐。他的家庭成份是所謂的「工商業兼地主」,是中共統治下的一個直接受害者。可他因為中共邪黨無神論的影響,對大法還一直不理解。並且聽信邪黨的謠言,對師父不敬。我當初與他針鋒相對,沒出慈悲心,根本無法說服他。為了不讓他造更多的業,只好暫時迴避有關大法的話題。但可能他還是感受到了我的真心,而且我覺的這不求回報的心,為了別人好的心應該就是慈悲心吧,所以也可以說是慈悲心感動了他。不知不覺的,他的脾氣也沒有了,連說話都不大聲了。我想,我和他,得從新開始了,首先我得救他。

遺憾的是,我還沒來得及與他好好交心,二零零一年七月,他就因腦溢血去世了。他去世後,我又好長時間陷在自責的心情中走不出來。修煉真是不容易啊。

目前我越來越體會到向內找修煉自身的重要。九九年「七﹒二零」前,自己在集體學法煉功的好環境中精進,心性不斷提高,本體也得到了改變。不用多說話,就帶動幾個人也來學功。九九年七月九日來到美國,沒找到煉功點,一個人在家煉。由於惰性和缺乏自制力,學法煉功都做得不夠好。迫害開始後,更是成天心情不愉快,寫了證實法的文章上不了網。在外面煉功也無人來學。八個月後出現了病業現象(咳嗽,吐濃痰)趕緊回國了。直到二零零四年再來美國,咳嗽症狀也未能徹底清除,在一定成度上影響了家人對大法的認識。

師尊說:「我給大法弟子留下的修煉形式是要弟子們能夠真正提高上來的保障,如我叫你們到公園裏面大家集體煉功形成一個環境,這個環境是改變人表面的最好辦法。大法弟子在這個環境中所形成的高境界的行為,包括一言一行能使人認識到自己的不足,能使人找到差距,能感動人,能熔煉人的行為,能使人提高的更快」(《精進要旨》〈環境〉)。

我一直很珍惜修煉的集體環境,喜歡和同修在一起,同修們高境界的言行激勵著我,暴露出的執著心警醒著我。我向內找自己,是不是也有此執著呢?

有一段時間,我看到學法小組會上的發言,總有同修開口就指責別人,我雖不贊同這種做法,卻從此以後不敢多說話,還找種種理由為自己開脫。如:不了解情況;或是怕浪費大家時間;又做不了甚麼事,管那麼多幹嘛?讓做甚麼就做甚麼吧;甚至認為別人都有自己的想法,不會聽我的。就沒進一步想想,為甚麼一說甚麼,就一定要別人聽呢?而且還有上面所說的那麼多的顧慮,像一個無私無我、堂堂正正的大法弟子嗎?有同修私下對我說:「你太在乎別人對你的看法了」。真是一語中的,其實就是保護自己不受傷害的這顆私心在作怪。把自己的榮辱得失放到了第一位,而把大法的事情放到了第二位。例如:去年賣神韻票,我也想說唐人街很重要,但話到嘴邊又嚥回去了。而另一位同修就毫無顧慮的理直氣壯的提出來了,沒有人反對他。而且還積極的配合他行動。這讓我看到了我與同修的差距。今後我說話做事,再不會有那麼多的顧慮,我也已經在克服中。我第一次嘗到了向內找的甜頭。

近四個月來,我和同修接觸的多一些,三件事做的好一些。不僅心性得到了提高,表面身體也得到了明顯的改善。聽師尊的話,多與同修在一起,遇事向內找,真的會提高的很快,而且是從根本上解決問題。

現在我看到我們越來越多的同修做到了遇事向內找,學法組上的氣氛也越來越令人感到輕鬆愉快。讓我們牢記師父「修煉就是向內找」的教誨,找到修煉路上的各種執著,去掉它,快點回家。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