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除顯示心理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四月九日】就在剛才,當我煉完第五套功法再試圖接著聽師父講法第一講時,MP3卻沒有了聲音,我找不到原因,盲目的擺弄著。一小會兒,師父講法的聲音清晰的傳入我的耳朵,講的是「顯示心理」,作為修煉人,我知道這不是無緣無故的。是到了我該徹底的清除我的顯示心的時候了。

「我們有許多學員,因為在常人中修煉,有許多心放不下,有許多心已經形成自然了,他自己覺察不到。」(《轉法輪》)我就是那種人心很多很重的人,因為修煉了,在師父的呵護下,自己逐漸的去掉了一些人心,但還是有許多心「自己覺察不到」,甚至是覺察到了,卻沒有引起重視,沒有真正的下決心去清除它。

在師尊這樣慈悲的點化下,我才真正的下決心要清除自己的顯示心了。

一、顯示心在過去

在我這顯示心真的有點「根深蒂固」了,小時候很「聰明」(在智力方面),七十年代,村子裏小學校的老師常常寫一些標語去貼在牆上,或者直接往牆上寫,作為一個還沒上學的小孩,我和伙伴們一起隨著看熱鬧,他們走哪,我們跟哪,不知怎麼開的頭,老師們會給我們出些算數題,簡單的加減法,我從來沒算錯過,後來加大難度,我也總是張嘴就來。很大的滿足了我的虛榮心和顯示心。然後上小學,在閉塞的農村,在一群「摸爬滾打」的伙伴中,我在學習上還算是「出類拔萃」的,我依舊生活在經常的「顯示」中而不察覺。辛苦的求學之後,跳出農門,成為「城裏人」,還算不錯的工作,結婚後有了可愛的兒子。

我搜索著我的記憶,我的過去可以用來「顯示」的就只有這些了,現在想想這些真的是沒甚麼,沒有甚麼值得顯示的,如果這些也值得顯示是多麼幼稚可笑,別說是修煉人,作為常人也是會讓人覺的淺薄和沒有修養的。所以從今以後過去的一切已沒有甚麼可以顯示的了。

二、顯示心在現在的表現

那麼現在呢?現在的一切都是和修煉聯繫在一起的,無論好事還是壞事。

顯示心在我的空間場存在著,就像師父說的,「這種顯示心理處處都能體現出來,在做好事上也能體現出來顯示心理。」(《轉法輪》)

首先是我的文章在《明慧週刊》上刊登出來了,當時寫文章時是一顆修煉人的純淨心態去寫的,也根本沒有想甚麼發表不發表的。而登出來之後,那顆隱藏的顯示心就冒出來了。零九年寫的兩篇都登在週刊上了,緊接著另一篇小短文又發表在明慧網上了,我盼著再在週刊上登出來,顯示心已經起來並膨脹了。導致的後果是:同修A在路上和我說,她都不想給明慧寫文章了,因為她寫的文章一篇也沒發表。現在我想到:我的文章的發表沒有給身邊同修鼓舞,激勵她也積極的為明慧投稿,共同圓容我們大法弟子自己的網站,反而讓同修退卻,這不是我的不純淨的心引起的嗎?由於我的顯示心,使這件事失去了應有的神聖,沒能起到「比學比修」,共同提高的作用。

另外就是有一次在明明白白的狀態下,「我」用功能做成了一件事情,(此事想單獨寫一篇)其實我自己清楚,哪是我做的,分明是師父幫我的,可是這麼神聖的事,我和同修說起時,內心裏卻有沾沾自喜和顯示,嘴上也說是師父法身幫著的,可我自己都能感覺到自己的不純淨。

顯示心的存在不僅影響了同修,給我的修煉也造成了干擾,表現為身體出現「病業」,腳崴了,肩膀上長了疙瘩,小臂疼,(腳崴了之後,我拐著走,孩子問我正常走不行嗎?我就正常走,真的也一樣,第二天就好了。)由於自己的不純淨去同修家的路上一條狗不知從哪裏竄出來,嚇我一跳,同修的鄰居出來正好遇見,而以往總能碰不上。

三、真正的去除顯示心

「修在自己,功在師父」(《轉法輪》),既然我們做成的每一件事的背後都離不開師父的承受和付出,當在表面空間我們做成了甚麼,無論是哪一方面的,無論是常人中的或者是修煉中的,無論這件事大和小,我們都不應該有甚麼驕傲的,也沒有甚麼值得炫耀和顯示的。我能做成那是法給予我的智慧,榮耀歸於大法和師父。

如果出現了「神跡」,我們更應該感謝師尊的慈悲,從而更深的體悟大法的殊勝和莊嚴,而不是去和同修「顯示」。而且在時間如此緊迫的時刻,作為助師正法的大法徒,又哪有閒情去顯示呢?

將顯示心挖出來,將它從我生命的表面直至微觀層層全部去除,做師尊的真修弟子。讓我們用一顆純淨的心去完成我們的使命,不辜負師尊的浩蕩洪恩。

層次所限,不足之處請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