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讚揚聲中向內找 警惕顯示心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二月十九日】我講真相一直都很順利,不錯過任何機會,告訴親朋好友「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有時候主動上門講真相,使多年的老同學、老鄰居都明白了真相。在《九評共產黨》發表以後,我開始勸「三退」,因為以前講真相的基礎打的很好,親友們都很順利地退了,所以我勸「三退」的主體逐漸轉向社會──早市的買賣人、公園散步的人、路人、公交車和火車上的乘客、商店的售貨員,等等。

我信師信法,所以我努力去做師父要求我們做的。講真相勸「三退」也不再是順便的事,已經成了我生活中的重要內容。師父早就告訴我們:「修在自己,功在師父。」(《轉法輪》)只要我去做,師父都會安排的。我不求結果,效果反而很好。見到生人,我便主動搭話,「以前好像在哪裏見過你」,也常常以問路為由搭話,有時打聽到一個人的姓名和居住樓區,就去那個樓區,遇到人就向他打聽此人,藉機講真相,最後到了此人家,再向他講真相。有時也遇到有人惡語相向,說要舉報我,我便正念對待,每每都化險為夷。這樣一天下來能勸退二、三十人。

由於講真相一直很順利,歡喜心、顯示心便隨之而起。做的好時同修的讚揚聲不絕於耳,我雖然表面上勸同修不要這麼說,可心中仍是喜滋滋的,就變的不愛聽批評,意識到自己的問題時會發正念,可意識不到的時候也很多。有時自己還有怕心,實際上在心裏承認了舊勢力的迫害,又忽視了正念。所有這些都會給舊勢力以可乘之機,從而促成了魔難。

以前出去講真相,都會先發正念,可這次出去辦事因為心情好,就沒發正念,在路上把真相資料遞給了一個人,那人沒要,我並沒有警覺,結果很快來了一輛警車把我綁架了。這時我才意識到應該正念對待,於是發正念、求師父救我,並一路不停的講真相。到派出所後,利用上廁所的機會出去喊「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警察一齊湧出來把我架了回去,隊長把我的嘴打出了血。他們問我家庭住址,想去非法抄家,我沒有說,只是向他們講真相。因為我帶了身份證,他們知道了我的姓名,將我送到了看守所。

我在看守所向內找,找到了修煉中的很多漏。想到了前不久同修曾提醒我「注意安全」,我沒有太在意,從而被邪惡鑽了空子。當我人心出來時,就背《論語》:「「佛法」是最精深的,他是世界上一切學說中最玄奧、超常的科學。」。當我感到痛苦時,就想到《洪吟二》中的「大覺不畏苦 意志金剛鑄 生死無執著 坦蕩正法路」。我想一切聽師父安排,於是發正念否定邪惡對我的迫害:即使我有漏也不許邪惡來迫害我,我不應該在這裏。開始時曾覺孤單,但想到有師父的法身和無數的護法神呢,於是更堅定了正念闖出的信心,重視發正念、背法,也感覺到身體周圍的能量場很強,我知道是師父的加持,也有外面同修的正念作用。

第四天,我出現病象,腿抽搐,吃完飯都吐了,然後跌倒在地,我心裏明白是怎麼回事,也就沒起來。在第五天,我在師父的加持下順利闖出派出所。

我被綁架以後,同修在得知消息後第一時間將事件上網曝光,並為我發正念,張貼真相標語,充份發揮集體的力量。我的家人也積極配合去派出所、看守所要人。家人以前通過講真相多數都「三退」了,所以在這次魔難中他們也發揮了很大的作用。不過這些都是表面現象,其實一切是因為師父的加持,才能正念順利闖出魔窟。

經歷這次魔難,我切實體會到了修煉中時刻向內找的重要,如果平時能紮紮實實學法,遇到事情立即找到自己的執著所在,修去各種人心,邪惡就沒有空子可鑽。

所述不當之處,請慈悲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