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去顯示心 真正實修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六年十一月十一日】有一段時間,我突然發現自己的顯示心非常重,好顯示,愛慕虛榮,而且這個東西非常頑固,他體現在我與人交往的過程中,在給別人講真相,勸三退的過程中。我明白必須去掉它,就挖了挖根。我發現這與自己的成長過程有很大關係。

我受教育程度比較高,讀到了碩士。但是在中共惡黨的教育體制下,很多學校都採取了灌輸式教育,要求死記硬背很多東西,以應付考試。另外呢,由於自己成績好,從小經常被老師和大人誇獎。只要知道答案,大人們就會誇獎,這個小孩聰明。長期下來,養成了以知為榮、知而不識的思維方式。這個我知道,那個我知道,但這個知卻停留在表面,很膚淺。

參加實際工作後,我才發現自己的實踐動手能力很差。特別是我的思維模式常常陷入一種理論化模式,一個很簡單的問題,通過實踐就能解決,或者問問人就能解決的問題,我卻想的是找參考書,結果費了很多時間弄明白一個問題。

這個顯示心還造成了自己在勞教所邪悟。二零零一年剛進入勞教所,我曾想把那些邪悟人拉回來。那些人找我談話,我都不迴避,經常與他們論理。舊勢力也看到我的執著心,它們經常誇獎我,你的層次高,素質高,與那些文化低的不一樣,滿足了我的虛榮心。然後,它們就開始拋出一些斷章取義的話來,尤其是它們拋出放棄對圓滿的執著的邪說,給我造成很大的迷惑,因為我確實看到很多同修有對時間的執著。然後,它們又拋出相生相剋的理,並說這些人的圓滿都需要考驗,那麼考驗這些修煉者的,那不是站在更高的層次上嗎?在這些歪理邪說的蠱惑下,我迷惑了,我成天的想著這些理論,卻想不通,因為師父後期的講法我學的不多。它們甚至鼓勵我,要勇敢的放下自我,放下執著於圓滿的私心,走出來。最終我走向了邪悟。

出來後,看師父經文《路》,師父說:「過去在歷史上一般正常的修煉,那些負的生命確實起到了對修煉者個人能否圓滿的試金作用。是沙子就一定淘汰,而今天所不同的是天體中在正法,大穹在重組,所有對大法的所謂考驗都是在干擾正法,而且參與迫害的又都是針對大法的破壞為目地的。舊勢力雖然在過去歷史上對個人修煉所幹的一切能起到一定的作用,如果這一套用在正法中,不但不能達到大法要求的標準,而且對正法來講,是嚴重的干擾與破壞。」

另外,我發覺自己常常陷入一種理論的辯論中,滿足於知,而自己的七情六慾、各種執著心卻並沒有真正修去;卻以為自己修的高,妄談放棄對圓滿的執著,夸夸其談。師父在《何為修煉》中說:「出家人努力的念經書,把掌握經書的多少看作是圓滿的方法了。其實釋迦牟尼佛、耶穌,包括老子,在世的時候,根本就沒有經書,只有實修,而師尊所講出的話是為了指導修煉而說的。後人就把他們講的話回憶著寫成書,名為經書,慢慢的研究起佛學、法學來。不是像師尊們在世時那樣,真正實修,把他們講的法作為實修的指導,而是把學習宗教經典、學問當成了修煉。」

寫出來,堅決的修去這個執著心。同時也是提醒一些在勞教所、洗腦班的同修,不要陷入理論的辯論中,從而被邪惡鑽空子。要看自己真正實修了沒有,真正按照師父所講的法去做了沒有。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