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掉顯示心之後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七年八月十六日】前一陣子在修煉中碰到一個很大的考驗,提出來跟大家交流。我是項目聯絡人,但卻在電子郵件群組被限制發言權限,同修說我在其它群組發過許多心得,她認為那些心得不夠純淨,所以限制我發言。我一下子不能承受,像是被潑了一桶冷水,因為之前我得到的都是正面反饋。

事情發生後,同修告訴我,你在集體學法講的心得,很多同修的感受是聽不下去;而講真相組有些同修也認為我有顯示心……我的執著心似乎完全曝光了。先前還認為這是個別同修觀念的問題,這下非常明白了,是自己有問題,我再從新看以前寫的那些心得,再回想我在交流會上的發言,確實有很明顯的顯示心。

師父在《美國首都法會講法》裏說:「人要修成神,在剜心透骨的去執著的這個過程中,大家想想,人會表現出甚麼來?甚麼都可能會表現出來。意識到了,能改,為甚麼能改?不是為了常人做個好人能改,而是為了修煉圓滿而改,(鼓掌)那就是神聖的,那就是走在神的路上。」整件矛盾的發生,看來是我提升的機會。

第三次我又特意到學法組上,去謝謝兩位負責的同修,和他們說我向內找的結果。我悟到:人做甚麼事,只要動手動腳或講人的理就能行的通,但是修煉人有修煉的理在,你不向內找,那件事情就沒辦法解決。當我提高認識的時候,我在群組發信的權限就通暢了。

記得以前心得也寫過去掉顯示心,卻發現怎麼那個顯示心去掉了,過後還又表現出來呢?在《二零零五年舊金山講法》中,師父說:「因為呀,長時間養成的東西也被舊的宇宙生命壓下來的因素層層分割,所以呢,每突破一層,去掉一層,突破一層,去掉一層,突破一層,去掉一層,所以它越來會越弱,越來越少。它不會一下全都去掉,有這種表現。包括許多其它的常人心,也是這樣的表現。」原來是這樣!但實踐中我要去克制它、抑制它,因為標準是越來越嚴了。

在發生這些事情的期間,我發現我沒辦法穩下心來做講真相的工作,正念不強,勸退黨人數比以前少一半以上。我以為向內找之後一切會恢復正常,但是本來平常都有相當多的網友自動找上我要了解真相或退黨的,這時卻發生很嚴重的斷線、信息發不過去,常常一批人才剛聊到有退黨意願,就會斷線,再從新上線已經換另一批網友來了。看到那麼多眾生,我卻沒辦法讓他們退黨,我急的眼淚都要掉下來了。我心裏對師父說,我要救人啊!目前的狀況我不知道是甚麼原因造成的。

這時網退中心負責同修突然打電話詢問我勸退的情況,我只好據實以告。還真奇怪,連負責人都感受到了我講真相狀況不太好。我清楚知道那個講真相的場很陌生,以前在那兒建立的正念之場不見了,我像個新手上路。同樣的感受也發生在一次台北的大型交流會上,之前我想要發言連一點怕心都沒有,但那天我卻發現有一堵牆擋著我,我耳邊自動響起同修說是不是又要顯示了,那個怕是我前所未有的。

同樣的感受還發生在我讀著《轉法輪》時,心不知不覺感到自憐起來,我一邊讀一邊掉淚,想到自己很孤立,一切都要靠自己走過來,看到兒子的模樣(孩子是惡性腦瘤的重大傷病患者),想到我的路怎麼那麼苦啊!這跟前一陣子的我,真的是差別很大。後來我悟到這次是修好的部份隔開了。從事情發生到向內找,最後明白是怎麼回事,這中間將近過了一個月的時間。

當我悟上來的時候,講真相那個場像戲劇性的發生變化,眾生比以前來的更多,有天退黨人數還破了我以前的記錄。我從沒感受過的,眾生是排著隊來退黨的。由於我電腦老舊,速度比較慢,所以我只好一次讓十幾個進來,雖然還有很多人要跟我聊,也只好讓他們等待,一批網友退的差不多了,再進一批網友退,好像有個機制一樣。我內心感謝師父對弟子的安排。

這次的提升過程讓我感受很深,所以寫出來跟大家共勉。最後謝謝師父的慈悲,也謝謝同修的幫助。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