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出歡喜心、顯示心的背後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七年六月十五日】近一個時期以來,許多地方發生了資料點被破壞,多人被非法抓捕的惡性事件,迫害發生後,同修們查找被迫害的原因,向內找,原因很多,其中多次提到的一個重要原因就是:歡喜心和顯示心。

為甚麼會歡喜,顯示的是甚麼;深挖下去歡喜心、顯示心的背後掩蓋的又是甚麼;在這兒我想就此談一下自己現階段的認識,不足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

通常人都是在甚麼情況下會歡喜、高興呢,就是得到的多於該得的;如果得到的少於該得的,則表現為沮喪、失望、不高興;如果是得到的是該得的,心是平靜的,是不會歡喜的。

那麼按照這個論點去推,形勢越來越好、環境越來越寬鬆,我們所做的事情或項目有了一些結果,就生出歡喜、以至人心浮動,是否意味著潛意識中還是認為發生迫害是必然的,環境能改善到這樣,能得到現在這樣的結果已經很不錯了。那麼這是不是實質上還是在認同迫害,而不是否定迫害啊。

迫害不應該發生,大法弟子不應該被關押,世人都能從正面了解大法,做出正確的選擇,這才是應該有的狀態。想想我們的責任和使命,需要我們做好的事情還很多,任重道遠,怎麼還會「歡喜」呢。

再一種情況就是覺的自己已做出了很大成績,自認為很不錯了,所以歡喜。那麼對成績又是如何界定的呢,即使做了很多,千萬不要以為是自己有甚麼本事、能耐,有多了不起而沾沾自喜,實質都是師父在做,是大法的威力,也不能把這些歸功於自己呀。

已經做了很多了嗎,「多」與「少」是怎麼衡量的呢。

通常當一個人認為做的事不是自己的事,是為別人做的時,做了一點他都會覺的做了很多;當明確知道做的是自己份內的、應該做好的事時,無論做了多少,都會擔心自己做的不夠,生怕沒有圓滿完成自己該做的。

有時我們會聽到這樣的話:「某某同修,為大法做了很多事」,這裏如改成「某某同修,做了很多證實大法的事」,涵義就大不一樣了。前者:好像做的事不是自己的事,是在為大法做事;後者:做的是證實大法的事,也是自己的事,因自己是法中一粒子。

當我們證實法中取得一些成績時,會欣慰,但不是歡喜。欣慰的是「又有一些生命得救了」、「弟子走的正,可以讓師父少一些操勞」。

「顯示心」的產生,自認為自己做的很不錯,而張揚張揚、顯示顯示的時候,背後還是求名的心,追求他人認同與「證實自我」的人心。

師父在《轉法輪》中把顯示心、歡喜心拿出來單講,可見去這些心對修煉人來講是多麼的重要。如果抱著這些心不放,做再多的事,眼睛看到的都是「我」又做了甚麼、「我」又做了多少。深挖下去,許多表現後面的執著心都是「證實自己」這個根本的執著,是舊宇宙生命為私本性的表現。

覺的自己已做了很多,自認為很不錯時,就會產生歡喜心;想得到別人的認同、博個好名聲,就產生了顯示心;強烈的求名之心摻雜在證實法工作中,做的好一點,順利一點,就會高興,遇到挫折,得不到承認,就很失落、沮喪;想讓別人知道,就會不注意安全、不注意修口了;著眼於已取得的成績,就會急於擴大成果,又導致幹事心;認為自己很不錯了,就會忽視了靜心學法、修心性;發展下去也就聽不得不同意見了,與同修之間造成間隔……

「顯示心加上歡喜心最容易被魔心所利用」(《精進要旨》〈定論〉)。正是由於這些心,就會為邪惡迫害找到藉口,它們的危害太大了。

正視它、修去它,師父說:「你堅定正念的時候,你能夠排斥它的時候,我就在一點一點的給你拿;你能夠做多少,我給你拿多少、就給你消下去多少。」(《2004年芝加哥法會講法》)。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