求名之心不可留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四月八日】總感覺自己在明慧網發表文章時起的筆名特殊,一定很少有重名。特別是多年來受黨文化滲入骨髓的影響,幹甚麼事,總不願意和別人一樣,總要顯出自己的特殊,非得要超出別人,強烈的顯示自己的才能!所以,我這顆求名之心被師父看的清清楚楚,不久,就在明慧網上看到和自己叫一樣名字的同修寫的文章,當時心裏說:「我起的名字很特殊了,按說很少有人叫,幹嗎非要和我重名呢!」心裏很不平衡。於是,我從此再也不用此名,就再起一個新的筆名在網上發表文章。可是,不久,我在明慧網上又看到有同修用了和我一樣的那個新筆名發表文章,心裏再次不平:為甚麼幾次三番要和我重名呢?後來悟到:哦,也許是師父通過這件事讓我去除自己強烈的求名之心呢?

早上在學師父新經文時,法中的一行字在我眼前閃光:「文章是誰寫的我不看重,反映出來的東西只要對學員證實法有力,我就給予鼓勵,甚至是反對者的文章也沒關係。因為救度的就是所有眾生,迫害沒結束、大法學員修煉的路沒走完,就是機會、就是人的希望。」(《師父對學員文章評語》)以前在學這段法時,往往是一帶而過,總認為反正師父不是在說我,也就不那麼入心,可是現在為甚麼這段法閃著光強烈的往我眼中心裏打呢?是不是自己的求名之心已經強烈到某種成度,讓師父早已看透並為我費盡萬般苦心呢?我不免悔恨自己,流下痛心的眼淚,為自己的不爭氣讓師父苦苦承受而難過而自責而愧對尊師!

正好女兒在一旁念一本真相小冊子,其中楊建生說的一句話再次讓我震動:「真正的高評價,是聽過之後就記住這首歌,而不是這個聲樂家。」說的多好啊!我彷彿看到那顆清亮潔淨的心在神韻舞台上放射著萬縷金光,喚醒著迷中的人們。

想想自己,對照師父的法,再看看這些同修,臉上開始發燒,那點點熱火正痛燒嵌在自己身上的那顆表面冠冕堂皇實則骯髒的求名之心!我一定要正念清除這些東西。是的,一刻也不能留,那不是真我。

我終於明白了為甚麼神韻能夠經久不衰傳遍世界的原因,那是因為其中有一個重要原因:他是由無數不為名利無私付出的偉大的神所組成的藝術團,所以才能演出神話般美妙絕倫的精彩節目。

我終於明白了為甚麼明慧網能夠在風風雨雨中走到今天並為全世界善良人所擁戴盛讚的原因,那是因為,他是由千千萬萬個無私無我淡泊名利的大法弟子在參與在圓容!

求名之心像高牆,阻斷歸路難返鄉。想想自己的私心,尤其那顆沾滿了灰塵的濁泥般的求名之心,是多麼的汗顏!是啊,在修煉的路上,名利心就像一堵牆,死死擋著前進的路,如果不推倒這堵牆,就無法精進,無法昇華,更何談救度眾生?

當我明白這一點並開始去除求名之心時,我發現原本陰沉的天忽然放晴,天空湛藍湛藍的,我知道,是師父在鼓勵弟子,讓弟子看到自己空間場重放光明,天清體透,洞天大開,以增強修煉的信心。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