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身體之苦和名利之惑中跳出來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七年十一月十九日】我修大法至今快十年了。前些年我常人心很重,真相講的很少。由於認為自己是一家之主,我把大部份精力用在了常人工作上,學法走形式,每天按部就班的學法煉功,發正念,沒按煉功人的心性標準要求自己,魔難來時正念不足。在師尊慈悲的呵護下我終於闖過了難關,與同修們兌現著史前大願。現將近兩年的修煉經歷講出來與同修們交流。

二零零五年五月底,我感覺喉嚨有點不舒服,沒理它,到了七月份更難受了。嘴上雖沒說,但心裏有執著,以為自己生生世世造了這麼多業,能不能過得了這難關還很難說。這期間妻子和其他功友也與我切磋過,認為那不是消業,是舊勢力安排的假相,不是我自己的,是干擾,應該排斥它,清除它,全盤否定舊勢力強加的干擾。儘管我也一直發正念清除,但總帶有一絲人念在裏面,心想:到九月份學校開學你不能再干擾了,因開學我還要做小生意,掙錢供兒子讀大學。

到了八月下旬越來越不對勁了,喉嚨像有甚麼擋著似的,吃飯也減少了。有天晚上我在師尊的法像前含著淚說:師父,我不是不信師信法,也放的下生死,但是我一家三人都是大法弟子,他們還要證實大法,常人中的生活來源離不開我,若明天還排斥不了舊勢力對我身體的干擾,就要當成病去治了。第二天仍然沒有變化,我沒有告訴妻子就用常人吃藥打針的方法去治了。吃了四天西藥不行,又打了兩天針還是不行。其實前四天中師父兩次點化我,兩次醫生都把藥拿錯過,只是自己悟性差沒悟到。第六天針打完了還是沒有好轉,醫生只好說:你到人民醫院去做個食道檢查吧。我猛然一想不對呀,我是大法弟子,怎麼老要當成病去治呢?馬上對醫生說:算了,沒有啥,用不著檢查了,也不再吃藥打針了。

師父在《轉法輪》第六講中講:「煉功人你老認為它是病,實際上你就是求了,你求得病,那病就能壓進去。作為一個煉功人心性就應該高。你不要老害怕是病,怕是病也是執著心,同樣會給你帶來麻煩。」

反覆學了這段法才悟到這都是自己平時學法少,更沒悟好法,老把它當成是病才被舊勢力因素鑽了空子。我把執著的根源挖出來並堅決去掉它之後,喉嚨不舒服的症狀就慢慢的消除了。因自己正念不很足,被干擾了近兩年時間。

干擾清除後我想這下該用心做好師父講的三件事,因我一直沒有面對面講過真相。機緣來了,也是考驗我在利益面前動不動心。

我二零零三年用企業改制的錢在銀行為兒子存了一份定期三年兩萬元的教育儲蓄,二零零五年十一月份銀行通知要改存定期儲蓄,我上午去辦理時營業員說定期存摺已用完了,辦了個活期存摺,下午在另一班改辦定期存摺。下午辦了定期存摺後,我不要那個活期存摺本,營業員說:你拿著不影響你甚麼,有多餘現錢存時方便。我沒在意就收了。晚上我才發現活期存摺上的錢沒有動,營業員誤當我拿現錢存的兩萬元。妻子見我老看存摺就催我:有啥好看的,快學法吧!我說:這個營業員今晚睡不著覺,這本本上的錢沒取,她要差兩萬元錢。」「誰叫她馬虎,把錢給同修做真相。」妻子這樣想。這時我悟到應該按師父講的去做,把錢還給她並講真相證實大法。

第二天早上我就把存摺還給了營業員,當時有四個人在場,三個營業員一個儲戶,她們很感激,並說要怎麼謝我,我連聲說不用謝。她們問我幹甚麼工作,收入多少,我講我原在某公司工作,單位解體後,在擺地攤,每天收入二、三十元,我聽過也看過法輪功真相傳單上講,人要行善積德,不是自己的東西不能要,遇事要為他人著想,不能只顧自己。這錢不是我的不能要,應該還給你們。

為了讓更多的人明白真相,在菜市上我就專找人少好講真相的有緣人買,從不講價,對方就容易接受,不方便講的就用寫有真相短語的錢,也可間接救度更多的眾生;遇著做小生意的,原單位的同事,隨便談幾句後,我就順便把真相講了;有時學生買我的物品時多付了或掉了錢,我都樂意地退還或告之,並對他們講,我看了《轉法輪》真相單裏講的做人要做善良人,做好人,也就自然證實了大法。

在我盡心盡力做事的時候,出現了很長時間腿、腰痛,臀部生了個大紅包流了很多血,這些假相都干擾不了我做好三件事。我再不能消極承受,也不能讓邪惡因素從時間、精力、信心上來拖垮我了。向內找後,我發現還有惡黨的邪靈因素在干擾。於是將常人工作時獲取的一些證書(上面有惡黨的獸記)及家裏其它邪靈獸記全都銷毀。

惡黨在去年下半年還搞偽善活動干擾我,居委會負責人說擺地攤辛苦,掙不了多少錢,介紹接受當時的縣長幫扶結對,說他可給我安排工作,但要在電視上講感謝惡黨惡政府的話。我是修大法的,我怎麼能違心的去感謝惡黨呢,我婉言謝絕了。我對他們說:「我是平常人,日子過的清貧一點沒有啥,心裏很充實。」

常人的名利,我甚麼都不要,走正師父安排的修煉之路,做好三件事,修成無私無我,先他後我的正覺,成為師父放心的合格的正法時期大法弟子。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