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去名利情 正念助師行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十一月五日】有個女客戶,生意做的挺大也很好,為人十分豪爽、大氣,可就是對大法真相難以接受,她總認為我參與政治,到時會影響她的生意。她說話很強勢,剛開始我講的時候很急,恨不能讓她一下就明白,有幾次都幾乎爭論起來。後來我意識到太著急了,缺少慈悲正念,所以講出的話沒有力量。我開始發正念解體舊勢力所操縱她背後的那些不好的因素,讓她本性的一面復甦,正面了解大法真相,最終能得到大法的救度。

有一次,她失戀了,對人世的道德、感情很悲觀。我給她解釋。她默然無語,專心聽一首流行歌曲。我說樂曲不能給人思想的正念,精神的振奮,就不是好的東西,只能讓人頹廢。有時間給你聽一下我們大法弟子的創作歌曲吧,那是生命本性純真的吟唱。後來,我做詩一首勉勵她,她看過後很感觸:你們法輪功確實有點與眾不同啊。對大法態度也逐漸有所轉變,有一天她跟我講:「我哥的脾氣太壞了,應該讓他去學一下你們法輪功。」


──本文作者

前言

第五屆大法弟子網上心得交流會徵稿的通知出來後,同修鼓勵我將證實法經歷寫一下,我也悟到,應該為自己九年的修煉經歷做一次總結,只為在其中做得好的地方能加強自己的正念,做不好的地方能吸取教訓,引以為戒。用明慧網所提供的這個難得的網絡平台,在與同修的交流中,對照自己的差距,找到不足,儘快提高,跟上師父的正法進程,這才是我的所願。

蹉跎年華,有幸得法

夜闌已靜,繁星如鑽,廣袤的夜空寧靜而安詳,散發出神秘的光彩,一如迷中的塵世,如詩如畫、絢麗多彩;又風雲詭譎、神秘莫測。多少人把酒當月,嘆問人生幾何,情為何物?人類、生命與宇宙的關係,生命存在的意義,千古以來是每一個思想睿智的人試圖解開的難題,人類從古至今,上至達官權貴,下至山野草民,絞盡腦汁也難知究竟,正如師尊所說:「誰言智慧大 情中舞乾坤」(《洪吟》〈回首〉)。

自小就有一種感覺,好像自己非一般人,到底怎麼不一般呢,也說不清。只是覺的罵人、打人、做壞事非常不好,庸俗至極。人應該存古風,懷善心,走正道那才是美好的,現在想來那種想法就是自身先天本性的流露。人世混混,珠目相雜,隨著歲月的流逝,年紀增長,在常人大洪流,大染缸的侵蝕下,自己也養成了許多不良習慣,產生了許多骯髒的思想和強烈的執著。這不是我所想要的呀,我厭棄、排斥這一切,卻無能為力,隨著世風日下,泥沙俱沉。好像被一種力量裹挾著,背離本性,墜入無底深淵。慢慢的各種各樣的常人心:名利心、爭鬥心、妒嫉心、色慾心都有了,而且越來越強烈,種種不好的心煎熬著自己,令人疲憊不堪,一次次做錯而又一次次後悔卻無法自持。人啊,為甚麼而活,如何能獲得境界的超脫與大自在,生命偉大崇高的彼岸又在何方,仰望蒼穹,探求謎底,然而夜空寂寂,星月無語,無人作答。

當時,正值氣功熱,我認為氣功可以開發特異功能,是一種超常的東西,或許可在其中得以昇華吧,就選了一門靜功練習,卻發現怎麼也靜不下來,由於沒有法理介紹,許多名詞,及一些現象各門各派也沒有解釋,所以也如盲人摸象,亂練一氣。

九八年有一天,家裏人請回一本《轉法輪》,我翻開封面,立即被師尊法像的慈悲莊嚴與神聖所打動,妻子一看就說:「這個人一看就像個佛的樣子」。我緊接著看下去,書中深入淺出、言簡意賅,不僅將氣功的不明現象透徹解釋了,還講了修煉提高的方法,人生存在的終極目地,都作了詳盡的闡述。我如獲至寶,手不釋卷,一氣呵成,一晚上將大法書看了一遍。看完後,我記住了一句話:「人活著的目地就是返本歸真」。我興奮不已,是啊,此生,我終於明白了千古謎題的答案了。我不禁在心裏喊道:「這就是一生尋找的修煉法門,這才是生命提升的根本保證,李老師真是一個了不起的偉大師父,我一定按師父的要求做,精進實修,圓滿回家」 。

放下人心,進京護法

在得法後,隨著不斷的學法,知道了怎麼去精進實修,嚴格按大法要求去做,師尊講:「那麼甚麼是佛法呢?這個宇宙中最根本的特性真、善、忍,他就是佛法的最高體現,他就是最根本的佛法。」「真、善、忍是衡量好壞人的唯一標準」(《轉法輪》)。我想,你要做一個好人,在常人中提高層次,那就應該事事對照,用真、善、忍嚴格要求自己,真就要說真話,辦真事,善就要與人為善,忍就是對人寬容。

我自己開了一家廣告公司,規模不算大,每天開門營業,各種心性的人都遇得到,在利益面前,在矛盾衝突當中,把自己當作一個修煉人,忍苦精進。當我陷在名利之中苦惱時,就背師父的法來警醒自己。好幾次,辛辛苦苦將客戶的廣告趕製出來,交付使用,對方卻挖空心思拖延付款,訂好的合同也不算數,要求少付,甚至以資金緊為由賴帳,還搶白你一通。剛開始,沒修去的這顆利益之心受到很大的刺激。一邊是常人的所謂交易公平、公正之常理,一邊是大法對修煉人更高標準要求的法理,其中如何抉擇,師父看你的心怎麼動。

當感覺為難時,我總會想起師尊的那段法:「佛為度你們曾經在常人中要飯,我今天又開大門傳大法度你們,我沒有因為遭了無數的罪而覺的苦,而你們還有甚麼放不下的呢?你能把心裏放不下的東西帶進天國嗎?」(《精進要旨》〈真修〉)在常人觀念帶動下,我們迷的太深了,這能是一個修煉人的表現嗎?想到這裏,內心頓感釋然。而事情在你真正坦然放下的時候,往往柳暗花明,出現轉機,矛盾也隨之煙消雲散了。

我知道這些都是師父的苦心安排,利用這些矛盾來提高自己的心性,那段時間,心性提高真是好快,突飛猛進,一個星期就是一個層次的變化,每天都感到頭頂著一根大功柱,一陣陣發熱,天目也像有東西往裏頂一樣。那時,我在東湖邊照了幾張打坐煉功的照片,每一張都有光圈和法輪的顯現,修煉所帶來的美妙殊勝的感覺真是難以言表。

這種和平煉功時期持續到九九年,就遭到以江魔為核心的中共邪黨的無理鎮壓與迫害。那一時期,到處都是謊言的鋪墊,到處是造勢的喧囂,到處是警告與威脅,真是山雨欲來風滿樓,每個人的心都在發生變化。最後一次看師尊講法錄像,其中有這樣一段話我記憶猶深,有一個學員問:「請問師父,當耶穌要被釘在十字架上時,他的弟子都在幹嘛?請師父轉告世人及天上,我們大法弟子絕不允許這樣的事情出現。」(《美國中部法會講法》)當時師尊雙手合十,向大法弟子在大法中修出的正念表示謝意,嘉許,和鼓勵。那殷切期盼,祥和慈悲的眼神,似乎在告誡每一個大法弟子要儘快修煉提高,堅定護法,我當時暗下決心,我一定要做師尊最合格的弟子。

由於形勢越來越嚴峻,首先是不准我們在公眾場所煉功,然後就是綁架輔導員及骨幹,電視、報紙等媒體也開始鋪天蓋地的大肆污衊、造謠生事,亂扣帽子,開始了邪惡的打壓,當地比較精進的同修在一起進行了切磋,達成共識,「在大法遭到迫害時,在邪惡瘋狂肆虐時,在師父都遭到謠言污衊時,我們不能再躲在家裏無動於衷,我們修的是正法,應該理直氣壯的告訴人們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還我們師父清白。我們應該走和平上訪之路,而全國各地已有人早就行動了」。

當真正要走出這一步時,干擾阻礙接踵而至,妻子的哭訴,父母的苦求,還有公司業務的損失,無一不牽扯著繁重的人心。去了會是怎樣的一個後果,對我來說,真是一大難關,真是好難取捨。就這樣一晃幾個月過去了,內心很是不安,晚上打開書來學法,有一段法打入眼前:「修煉就得在這魔難中修煉,看你七情六慾能不能割捨,能不能看淡。你就執著於那些東西,你就修不出來。」(《轉法輪》)隨後師尊的經文《走向圓滿》也出來了,給了我很大的震撼,每一句話都好像說我一樣。仔細一想,常人中的一切只不過是過眼煙雲一樣,你就那樣的癡迷、留戀?我一定得突破這些人心觀念的干擾,名、利、情的阻礙,走出助師正法的第一步。

二零零零年「七•二零」前幾天,本來是約好幾個同修同去的,但當時邪惡異常猖獗,到處都在抓上訪的學員,同修相繼出事了,我只得單身前往,在京城人生地不熟,好在後來聯繫上一個負責接引的學員,他租住的地方環境很差,垃圾堆就在附近,屋內蒼蠅到處亂飛。我準備在「七•二零」當天在廣場打橫幅,表達自己的心聲,就買來毛筆,墨水及布料,寫上「法正乾坤」四個大字,貼在布上。開始剪字的時候,感覺蒼蠅到處嗡嗡亂飛,吵的人心煩,做到後來覺得屋裏靜悄悄的,抬頭一看,那些蒼蠅都呆在天花板上一動也不敢動似的,空氣都清新了許多,我真切的感受到了師父的悉心呵護,只要弟子做的好,走的正,師父時刻都在身邊看護著我,加持著我。

「七•二零」當天上午,全國各地有很多學員來到廣場喊大法好,我在天安門廣場打出了橫幅──法正乾坤,四個金色大字在廣場上異常醒目,光耀寰宇,威震邪惡。那一瞬,真實的感受到生命在正法中的昇華,大法弟子維護大法,證實大法的輝煌。

三、恆心去執,慈悲救人

在二零零一年,正法形勢步入一個新的階段。身邊每個世人都成為我們講清真相,需要救度的對像。針對世人的不同狀態,接受能力,如何去喚醒世人沉睡的記憶,去啟發他們善念,讓世人覺醒,支持正義,清除邪惡舊勢力的一切安排,這是每個大法弟子應開創的路,也是大法弟子留給將來的偉大見證。我理解是,只有個人的執著心去的越徹底,心性才會越高,正念之場才會越強,這樣世人背後的被邪惡所操縱的因素瞬間將被解體。你才能真正救了這個人。

為了讓世人了解大法真相,我利用了做廣告的便利條件,大批量製作各種各樣的小冊子,小冊子內容翔實,圖文並茂,文備眾體,形式多樣,看了比較容易明白,針對不同階層的人最為合適。我們大法弟子所在的地方,就應該對這一方眾生的生命負責,一段時期,我堅持每天晚上十點出去散發真相小冊子,每次都帶上八十多份,這樣從南到北,至東而西,將我居住的附近各小區發了個遍,在做的過程中,明顯感到怕心,各種人的執著都在減弱、去除。

由於自己所在行業的特殊性,經常會碰到邪黨的宣傳內容,甚麼江魔頭的三個代表,邪黨的「保先」等內容,都是很要好的朋友或是老客戶要做的,剛開始敷衍了幾次,後來越想越不是滋味,大法弟子所做的一切都是有能量存在的,這豈不是在給邪黨加強黑色能量嗎?而大法弟子帶給世人的應該是純善的,純正的,這不應是一個大法弟子的所為。我就跟我的客戶朋友說:「因為邪黨迫害信仰,詆毀神佛,無理打壓法輪功,所言所行都虛偽透頂,無聊之極,都是哄老百姓的,與我們的信仰相違背,所以我再不願為它作宣傳,希望你們以後這樣的事不要再找我做。」有的朋友勸我:「你做你生意賺錢得了,你管這些幹嘛?」還有一個客戶是某部門管宣傳的黨委書記,聽了我員工的轉述後大發雷霆:「我們合作這麼長時間了,一年能給你幾萬元的業務,你想清楚,既然你不做『保先』,你以後就不要再進我們的門了。」我知道作出這種選擇所引起的後果,後來這些政府機關的業務果然都斷掉了,我也沒有甚麼後悔的,這是正法路上捨棄常人心的表現,只是覺得有些遺憾,為這些沒聽明白真相的人,為自己的正念沒有及時解體邪惡舊勢力對他們安排,為講真相不夠智慧、圓容而沒有救度了他們而感惋惜。

大法是圓容的,無所不能的,我的決定並沒有造成經濟上的困難。由於弟子走正了正法之路,師父又給我安排了其它的業務,逐漸淡出廣告業後,又做起了不鏽鋼工程,生意反而更好了,脫開廣告製作的繁雜瑣碎後,空餘時間也更多了,為更好的做好三件事開創了好的環境。

在聽真相的過程中,常人都會有長期形成的觀念的障礙,令他不能一下認清事實真相,對他們作出正確理智的選擇及判斷造成影響。特別是當前的退黨保命這件事上,好多人受到邪黨文化的毒害至深,給他講真相,他的觀點就是我不信邪黨那一套,也不信你們,他還振振有辭的自以為高明:看問題不迷信。由於每人所執著的東西不一樣,這就要求我們勸退講真相過程中能更細心,更智慧一些,不要急於求成。特別是身邊的熟人,不要怕麻煩,一次講一點,他背後不好的因素就逐漸解體一點。

有個女客戶,生意做的挺大也很好,為人十分豪爽、大氣,可就是對大法真相難以接受,跟她講真相,她總認為我參與政治,在鬧事,到時會影響她的生意,她是一個健身器材公司的老總,說話很強勢,剛開始我講的時候很急,恨不能讓她一下就明白,有幾次都幾乎爭論起來。後來我意識到太著急了,缺少慈悲正念,所以講出的話沒有力量。她被後天形成的觀念障礙太多,只能一點點去除。我開始發正念解體舊勢力所操縱她背後的那些不好的因素,讓她本性的一面復甦,正面了解大法真相,最終能得到大法的救度。

有一次,她失戀了,精神上受到很大的創傷,對人世的道德、感情很悲觀。跟我講:「現在人沒有幾個有責任心的,道德觀太差了。」「是啊,道德是一個民族中興的保障,而正是由於文革中邪黨的肆意破壞所產生的道德缺失,才造成現在世風日下,唯利是圖的社會亂象。每個人都感受到了身處其中的痛苦,」我給她解釋。她默然無語,專心聽一首流行歌曲。我說古人講:「興於詩,立於禮,成於樂」。樂曲不能給人思想的正念,精神的振奮,就不是好的東西,只能讓人頹廢。有時間給你聽一下我們大法弟子的創作歌曲吧,那是生命本性純真的吟唱。

後來,我做詩一首勉勵她,她看過後很感觸:你們法輪功確實有點與眾不同啊。對大法態度也逐漸有所轉變,有一天她跟我講:「我哥的脾氣太壞了,應該讓他去學一下你們法輪功。」我笑了:「是啊,大法博大精深,不論甚麼人只要正念對待大法,都會受益,並得到大法的救度。」

結語

九年的正法修煉歷程,風風雨雨的走了過來,所發生所經歷的事還有很多很多,其中提高心性後的歡心暢快,過關去執著中的辛酸痛苦,世人得救度後的欣慰鼓舞,唯有真修者悉知。

在常人中修煉,受常人中名、利、情等執著心的困擾,總不能做到正念常在,有過在法中精進、證實法、救度眾生的正行,也有過怕吃苦,求安逸心不去稀裏糊塗在邪惡面前妥協的恥辱,修煉過程中的污點一度令我意志消沉,黯然痛悔,我想我還算不上一個合格優秀的大法弟子?許多同修在證實法修煉中心懷慈悲,救度眾生的輝煌壯舉令天地動容,眾神欽佩,相比之下,我所做的一點真是微不足道。所幸的是,我能生在大法洪傳之時,有師父的慈悲呵護,有同修的攜手鼓勵,所有不符合法的人心真象木頭屑一樣,在正法的熔爐中頃刻熔化,才使自己不至於因跌倒後掉隊,才使自己能不斷歸正後更加勇猛精進。

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榮耀與威德是無可限量的,面對師尊所賜予的這一無上殊榮,唯有更好做好「三件事」,去掉名、利、情的執著,救度更多的世人,才能不負師尊的慈悲苦度,浩蕩佛恩,才能不負自己史前誓約,萬古宏願。

(明慧網第五屆中國大陸大法弟子修煉心得交流會)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