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救度眾生中昇華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十一月五日】開始,還不知道明慧網怎麼上。接觸的同修有限,他們不會電腦,也不知道資料可以下載或通過磁盤拷貝給我。那時我所採用的都是最笨的方法,照同修拿來的資料從新打字、排版,然後打印出來。所以,種類有限。後來,知道從同修那裏拷來現成的資料,用打印機打出來,工作量就小多了,效率大大提高。

救度眾生的過程也是修煉提高的過程。剛開始去農村發資料時,我對所去的地方不熟悉,那時我們就甚麼都聽同修甲的,因為她的老家在那一帶。開始時,大家配合挺好。可隨著去農村次數的增多,證實自我的心不斷膨脹,有時發現同修甲的想法並不是最可取的,就提出自己的建議,對方不接受時心理就不平衡,終於遇到一次深刻的教訓。由此我認識到,當我把自己視為助師正法、救度眾生的一個粒子,能放下自我時,任何奇蹟都能發生,任何邪惡也動不了我。

──本文作者


我是一九九七年得法的大法弟子,在風風雨雨中走過了十一個年頭。回想這十一年的修煉歷程,感慨頗多。是偉大師父的慈悲呵護才使我走過了那些艱難的歲月。

下面就我助師正法、救度眾生的體會與大家交流,不當之處請慈悲指正。

一、我的家庭資料點

1.利用休息時間在單位做真相資料

一九九九年迫害發生之後,同修給我送來了自己寫的不乾膠,內容主要是「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那時我怕心太重,不敢自己寫,怕被邪惡認出筆跡。這個過程持續了很長時間。後來,我能從同修那拿到一些揭露本地迫害及大法洪傳的單張資料,我從中挑選認為好的內容,利用中午單位沒人的時間,到領導的辦公室用電腦打出來(那時我們科室電腦很少,我的辦公室還沒有,我就和其他同事一樣配了一把領導辦公室的鑰匙)。當時我們科室僅有的打印機就是一台老的針式打印機,出一張A4紙大約需一分鐘的時間。我就將辦公室的門鎖好,在裏面耐心的等待一張一張紙打印出來。其間偶爾也有同事來敲門,我就得等那張紙出完、文件關閉才能開門。同事問:幹嘛插門?我就回答:中午整個樓中也沒人,關好門安全唄。

2.建立自己的家庭資料點

單位換了惠普的激光打印機,速度很快,我覺的很方便,就向丈夫提出家中也買一台(此時家中已買電腦),這樣工作起來方便。丈夫以為我工作需要,一千多塊錢,也能承受,就同意了。這樣,他幫我選了一台惠普1010。

開始,還不知道明慧網怎麼上。接觸的同修有限,他們不會電腦,也不知道資料可以下載或通過磁盤拷貝給我。那時我所採用的都是最笨的方法,照同修拿來的資料從新打字、排版,然後打印出來。所以,種類有限。後來,知道從同修那裏拷來現成的資料,用打印機打出來,工作量就小多了,效率大大提高。但一個硒鼓中的碳粉兩個小時就用完了,我就從賣耗材的商店找人家拆開硒鼓,從新灌進碳粉。因為離家較遠,這個過程最少需要一個半小時的時間,我覺的太浪費時間了,怎麼辦呢?後來我就留心他們拆裝硒鼓的過程,幾次後,我覺的我有把握自己拆裝的時候,我就自己試著灌粉,結果還真不錯,硒鼓照原樣裝好並正常打印,我非常高興並感謝師父加持。這樣,打印資料的速度就大大加快了。後來,我還教會了兩個同修自己灌粉(再後來,我們又有了改進,在硒鼓裝碳粉的一端和廢粉倉處打了孔,加粉和清理廢粉倉都不用拆開硒鼓)。

二零零五年初,我才從同修那裏知道噴墨打印機可以改連供,並買了佳能4200。這時也學會了上網。我的資料種類很豐富了,並且學會了打印、線裝《轉法輪》的方法,給周圍同修解決了請書難的問題,真相資料和《轉法輪》等經書也捎往農村。

3.在做資料的過程中逐漸修去怕心,走向成熟

買耗材的過程也是修去怕心的過程。開始買紙、碳粉等耗材時怕心都比較重,常用人心想:商店的人員會不會與警察有聯繫?警察會不會買通商家?在買東西的過程中,我就不停的發正念,並請師父加持。經過無數次之後,怕心越來越少,而且從法理中認識到,我們做的才是最正的事,邪惡是不配來干擾的。買紙從原來的一包、兩包,到後來用自行車馱一箱,到現在的讓商家用他們的送貨車將我和幾箱紙一起送到家。過程中變的越來越平穩、心越來越純淨。

二、走出怕心,先在市裏發放真相資料

1.初學乍練

最早發資料是在我所住的小區及附近小區。剛一上樓時,心「怦怦」直跳。上樓不敢上到頂樓,六層的樓房最多上到三樓就往下走,邊走邊貼不乾膠。發資料之事,一直不敢讓丈夫知道。有一天晚上,丈夫去值班,我就出去將幾十張不乾膠貼完了,快到家門口的時候,被回家拿東西的丈夫看到,他開始翻我衣兜,看裏面都是不乾膠的襯紙,大為惱火,並揚言要去揭發我。開始我還真有點心慌,後來就想:揭發我對你也沒有好處,我不怕你?第二天早晨,他回家的時候,根本沒提這回事,好像甚麼事都沒發生一樣。從那以後,我就明白了,其實家人的表現都是大法弟子的心促成的,家庭環境也是靠自己去開創的。

2.大面積救眾生

後來,師父教給了我們正法口訣。通過不斷的學法和隨著發資料的次數越來越多,我現在在市裏各種地方、場合能輕鬆自如的發放真相資料。比如有的高層住宅,在每個單元門口和電梯裏都有監控器。對這一小區,開始我們都很發怵,不太愛去。直到一年多以前,一般的小區都發了很多次了,我就想應該去一些真相空白的小區。學完法後,我一路發著正念,騎著自行車朝該小區徑直走去。在那一刻,心中裝著的是法,想的是救度眾生,所以心異常的平靜。乘電梯到十八層後沿樓梯往下走一直發到二層(因一樓有監控器沒再發),過程很順利。有了這次成功的體驗之後,我的信心大大增加,從那以後,我一直堅持到該小區發資料,有時帶兒子一起去、一塊發。這個很大的小區都覆蓋完一遍後,再發第二遍。

在發資料的過程中,偶爾也有遇見人的時候。這時我一般不急不慌,有時和他們打聲招呼,有時拿出手機假裝打電話找人的樣子。

3.掛條幅,解體邪惡

二零零五年過完年,我們有了集體學法的環境,在這個集體環境中,大家學法更有保證,更加精進。同修有時拿來條幅,我們就在晚上學完法之後出去懸掛。條幅上的字是同修印上去的,面料選擇光滑的尼龍綢之類的(透明,光滑便於展開)。我們為了懸掛方便,將長方形條幅的上端串上竹籤(烤羊肉串的竹籤即可),並拴上兩個小石子(小石子可用舊布包裹,用繩繫在條幅上),懸掛時一般是先發正念、求師父加持,然後用力對著高樹枝拋出,因為石子的阻力小,會先上升,這樣條幅就展開了。開始出去之前,也是有點緊張,後來發現在懸掛的過程中,是很簡單的,沒有了怕心。看著懸掛在公路兩旁、公園裏大樹上的條幅特別醒目,就感慨不該貪圖安逸在家不願出來,應該一直堅持。當然,也有掛不好的,主要是條幅被樹枝卡住,墜不下來,這時我們就要找我們的心性了,並正念加持條幅會隨風垂下來。(隨著氣溫降低,北方大部份樹葉落光後,是掛條幅的好時節)

4.用真相紙幣講真相

自從師父在講法中肯定了用真相紙幣講真相的形式後,我就堅持並從未間斷。新錢用打印機打出來,舊錢開始用手寫,現在改用印章印上。開始花真相紙幣時有點緊張,現在也是越做越輕鬆;開始是幾張紙幣中加一張真相紙幣,現在是除了特別破舊的紙幣之外,幾乎每張都不落;從開始的有字的一面朝下到後來偶爾字面朝上。我悟到:每一張真相紙幣就相當於一個條幅,它能在人群中流通、循環使用。

5.寄信講真相

用信件講真相,我也堅持了幾年了。三張A4紙或不超過二十八頁的小冊子都不超重。

通訊地址有幾種渠道獲得:平時利用工作之便收集一些通訊地址;利用一些期刊上的通訊地址;明慧網上公布的一些參與迫害大法弟子人員的地址。

以前,主要是寄往本市的。現在我悟到:不應只侷限在本市範圍,只要是明慧網上公布的通訊地址我們都應該重視起來,用寄信的方式講真相救眾生、解體邪惡、營救同修。

向本單位同事寄信講真相,也是我一直堅持的,而且從同事那裏反饋的效果很好。收到信件後,一般都會認真閱讀。

三、不怕麻煩,利用出差機會救度眾生

1.在高校救度眾生

利用出差機會,我會帶真相資料去一些高校發放。因為高校人員集中,大學生思維活躍,有甚麼消息傳播快。學生公寓、教室、教學樓中教師的信箱、教師辦公室旁都是放資料的理想場所。

2.在北京證實法

(1)貼不乾膠,滅邪惡救眾生

零八年剛過完年,我要到南方去出差,中間需到北京換乘飛機。我提前買好了早班火車票,中午就到了北京火車站。簡單吃過午飯,將箱包寄存好,問好去機場的路線,我就去貼不乾膠了。遺憾的是,因為前一天晚上去農村發資料,半夜一點半剛回來,所以沒能來的及準備小冊子等真相材料,身上帶的就是各種不乾膠資料。我上了火車站對面的天橋,隨手將不乾膠貼在了天橋的電梯旁、橋的欄杆等位置上,然後下天橋在火車站附近的大街小巷中粘貼,有時經過公交站牌,也順手貼上一兩張。

在剛到北京站時我就到售票處想買好返程的車票,在排隊等候的過程中,我就在想怎麼貼不乾膠。通過觀察,我發現,售票廳有監控器,但並不是甚麼角度都能照到的。等輪到我買票時,我邊詢問車次,便在售票廳牆的側壁上貼上了天滅中共的不乾膠。那時一點怕心也沒有,即使後面的人看到不乾膠也沒關係,因為沒人能斷定是誰貼的。詢問完車次,我發現合適的車次只剩了站票,就沒有買。(從南方返回北京後,再去買票時,我又貼了不乾膠。)

(2)師父就在身邊

四點半左右,轉了一圈回到了北京火車站。剛取完寄存的箱包,就聽到站北側有人喊:「去飛機場的上車了!」我緊跑了幾步,剛落座車就開了。我坐在座位上,不斷的發著正念,加持那些不乾膠能起到救度眾生的作用。一路上感覺時間很快,到了機場就下車了。

到機場後,我邊等外地同行的到來,邊發正念,鏟除機場空間場中破壞大法的一切邪惡、黑手、爛鬼、共產邪靈及共產惡黨在另外空間的一切邪惡因素。

在機場買東西時,我發現,提前準備好的從北京站到飛機場買車票的錢還在錢包裏,回憶剛才坐車經過,才想起來,沒人給我要票,我只顧發正念,也沒想起買票的事。

在機場安檢時,我們都排隊等候,看到我前邊的人都要站那被工作人員用儀器在身上掃來掃去的。到我時,我也按照前邊的慣例,站到了台上,工作人員卻說:「你可以過去了。」我沒用接受檢查,就直接進去了。排隊在我後邊的是一位比我大幾歲的同行大姐,到她那時照樣又被嚴格檢查一遍。之後,那位大姐不滿的對我說:「怎麼還不一樣待遇,就看你像好人,我們都有問題呀?」我對她笑了笑沒說話,但我心裏明白,大法弟子的路是師父給安排的。

3.在旅遊景點證實法

到旅遊景點遊玩時,我的心思可沒有放在導遊的介紹上,而是想法在甚麼位置上貼我的不乾膠合適、醒目。一般我不急著往前走,等他們走過去之後,我將這些不乾膠貼在了柱子、牆壁等處。

四、突破固有觀念,到農村救度眾生

1.回老家發資料

回老家時,我經常攜帶真相資料,開始是在本村發,後來讓兒子騎著自行車帶著我去發資料。那時兒子只有十二、三歲,在師父的慈悲加持下,我們配合很順利。資料放的很靈活,有一次看到前面有一騎車的老人,車後面有鐵框,可能是賣水果的,我就讓兒子快點騎,在趕超老人的一瞬間,我悄悄的將資料放在老人的鐵框中;在村中穿行時,兒子騎著自行車,我就見機將資料拋在住家門口的柴禾旁邊或糧食堆上。田間地頭停放的農用車自然是接收資料的好場所。

在一村中央,對面來了一個老太太,兒子說:「媽媽,我想告訴老奶奶法輪大法好。」但當時自己心性有限,怕老人不理解,招來別的村民,就對兒子說還是穩妥一點為好。現在想來都是自己的怕心。

就這樣我和兒子騎車走了幾個小時,我們帶的兩書包資料發完了。這時,天色已晚,我們離家已經很遠了,而且從來沒有來過這裏,我們憑感覺往回走,還挺順利的回家了。

到家時,兒子說他的腿都軟了,但看的出他特別高興。

有一次,和小妹妹一起回家,我就做她的工作,讓她晚上和我一起發資料(妹妹九九年前曾學過大法,但後來因害怕放棄了)。她答應了。晚上我倆就騎一輛自行車,她帶著我,我發資料時她就等著。這樣也發了好幾個村(後來,小妹也成了一名大法弟子)。

2.整體配合,到農村大面積發資料救人

在同修的建議和帶動下,我也參與到了去農村發真相資料的行列。這一過程,也得突破自己的固有觀念。每次幾個同修一起配合,乘坐通往縣城的公交車,有時中間還需打車。按照地圖事先定好要去的村莊,提前發正念。幾個星期去一次,很多時候還是很順利的。

五、在發放資料、救度眾生過程中昇華

1.執著自我的教訓

救度眾生的過程也是修煉提高的過程。剛開始去農村發資料時,我對所去的地方不熟悉,那時我們就甚麼都聽同修甲的,因為她的老家在那一帶。開始時,大家配合挺好。可隨著去農村次數的增多,發現自己很能記路,有幾次返程的路很不好找,但我都能和乙同修順利到達。就這樣,證實自我的心不斷膨脹,有時發現同修甲的想法並不是最可取的,就提出自己的建議,對方不接受時心理就不平衡,經常想將自己的想法強加給同修。加上後來的幹事心,終於在今年四月份給了我們一次深刻的教訓。

那一次,我們帶的東西很多,幾乎每個人身上都攜帶了將近三十斤的資料。我和乙同修一組,同修甲和同修丙一組,坐出租車到不同的村莊,各自從遠往近處發放。在第一個村子裏,因為先發甚麼地方後發甚麼地方,我和同修乙就有分歧,並且心中暗自抱怨同修不記路還不聽我的。後來,說話的語氣都不對了。同修看到了,馬上調整她的心態,並說:你說怎麼走就怎麼走。走到第二個村子時,發現已被另一組的同修發完。我們就只能再另找地方,大約走了六、七里的路程,才到了第三個村子。這時狗叫的太厲害,我們用了很長時間站路邊發正念。這個村子不大,我們隨身攜帶的資料還有一部份沒有發完,時間已經很晚了。我們只能趕往聚集點。到那時,另兩位同修已等候多時了。

一見面,我就抱怨同修沒按預定計劃走,把應該由我們來發的村莊都發了,害的我們走那麼遠的路。同修聽了,有點動心。因為地形不熟,以前是我們經常將另一組的地方提前發了,但同修都能默默的配合,從不抱怨,為甚麼到我這兒就不行了呢?事後找自己,發現了自己的私心,甚麼事都是以自我為中心,不去站在對方的角度去考慮問題。

時間已是半夜一點左右了。我和同修乙因走的路太多了,都感覺很疲憊,考慮到時間太晚的緣故,決定將所剩的不多的資料帶回去。結果同修甲不同意,說發完再回去。我只好硬著頭皮再接著發。

在發的過程中,我提出到馬路旁沿一排排的房子發放,同修甲不同意,我們就沿著馬路的店鋪發。不知甚麼時候從門衛室出來一值班人員,同修乙沒有注意,還以為是同修丙呢。只顧往院裏放資料,我和同修丙在馬路上看著,但此時提醒已來不及了,等同修乙過來後我們馬上沿馬路撤離。遠遠的看到那位門衛好像在往外掏手機。此時,我出了怕心,不是發正念解體干擾我們的邪惡,而是埋怨同修不理智。

怎麼回去,在哪等車好,圍繞這一問題,我們又產生了分歧。剛才被人發現的地點是最好的等車點,因為那比較繁華,過往車輛較多。但回去是否安全呢?就在我們意見不一致的時候,我們發現天開始下雨。這是令我們最擔憂的。在出門時,我們發現太陽周圍有一圈光暈,邊界不是很清晰,在坐車時又聽到有人說可能會有雨。但我們認為,只要我們念正,一切不利因素都會被制約住。

其實,也真是這樣,因為在發資料過程中,我們都注意到了,曾經是滿天的繁星。可當我們都執著自我、放不下自我時,天卻開始下起了雨。我們的資料雖然都是裝在了塑料自封袋中,但如果雨大時也會有損失。我們開始意識到問題的嚴重性,不斷的發著正念,邊走邊等車,雨卻沒有停下來的跡象。儘管路上不時有車輛經過,但那些司機好像沒有看見我們一樣,根本不拿正眼看我們。我們只好在雨中往縣城的方向趕。不知甚麼時候,在我們身後幾十米處突然出現一個喝醉酒的人(也可能是精神不正常的人),邊走邊罵,一直跟著我們。我們只能是加快腳步,現在回想起來,經常是一路小跑。就這樣,我們在雨中走了幾個小時,才有一輛麵包車將我們拉到了縣城。到縣城時已經將近凌晨六點了。我們吃了早點,坐上早班車,回家了。

回家後,我痛惜辛辛苦苦印製、發放的資料會因下雨受到損失,同時向內找,找到了自己的悟性差、執著自我、對同修的不寬容,給救度眾生帶來的損失。

自那之後,幾個月的時間,我們沒能去的了農村。雖然中間曾有幾次想去,後來也不得不放棄了,要麼是天下雨,要麼是同修之間有矛盾。我悟到:救度眾生只能是抱著最純淨的心態才行,心性不到位是不配做的,邪惡也會阻擋的。

2.放下人心

十月一日之前,同修提議,利用長假時間好好學法,並去農村發資料。我們異常珍惜這次機會,大家都向內找,都認識到要放下自我。我們吸取上次的教訓,大家有事共同協商,不執著自我,在發的過程中,默默的配合、圓容,整個過程寧靜、祥和,沒有一點怕心,一切都很順利。我們經過了幾個村莊,當最後的資料剛發完時,對面就來了一輛麵包車,把我們送回家。

通過這麼多年的修煉及救度眾生的實踐,我深刻體會到,雖然我甚麼也看不見,甚麼也聽不到,但我知道慈悲、偉大的師父時時就在我的身邊。當我把自己視為助師正法、救度眾生的一個粒子,能放下自我時,任何奇蹟都能發生,任何邪惡也動不了我。

(明慧網第五屆中國大陸大法弟子修煉心得交流會)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