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雨同舟修煉路 夫妻並肩共精進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十一月五日】在修煉之前,我們感情很好,外人都覺的我們是一對恩愛夫妻。但是,我還是有點遺憾,覺的缺少點「共同語言」。我們的第一個孩子不幸夭折。我真的不願也不敢再生一個孩子,為這事我常常以淚洗面。更重要的是,我不想讓我的先生為這事痛苦,但未來究竟會怎麼樣,我無從知曉,我只能茫然無助的聽天由命。

萬分幸運的是,我就在這樣的時候接觸了法輪大法。一九九五年,我走進了大法修煉中。一切都發生了變化,我們有了一個健康聰明的孩子,我們的家充滿了歡笑……


──本文作者


看到明慧網上第五屆大陸大法弟子修煉心得書面交流大會徵稿啟事,我和先生都覺的有必要對這些年的修煉做一個小結。回首這幾年的修煉,要說的事情真的很多很多,我們的感慨也真的很多很多,作為夫妻同修,我們在這裏側重向師父和同修們彙報一下我們是如何在大法的法理指導下,相互鼓勵,攜手並肩走過這些年的修煉歷程。

* 緣歸修煉

在修煉之前,我們感情很好,外人都覺的我們是一對恩愛夫妻。但是,我還是有點遺憾,覺的缺少點「共同語言」。專業方面:我學文科他學理工,我們對彼此的專業一竅不通;性格方面:我內向他外向,我喜歡安靜,他特愛熱鬧;身體方面:我瘦弱他強壯,我成天病病歪歪的,他每日精力旺盛;家庭方面:我家在城市他來自農村,我的家庭成員簡單,他的親戚朋友一大堆。而且當時我們還面臨一個最大的問題:他極希望當父親。這本是一個很正常的願望,但對我們來說,真的是一個奢望。因為我們的第一個孩子生下來就有病,後來不幸夭折。我真的不願也不敢再生一個孩子,為這事我常常以淚洗面。在他的哀求下,經過反覆的思考,我終於同意再生一個孩子,畢竟我也很渴望當母親啊!更重要的是,我不想讓我的先生為這事痛苦,但未來究竟會怎麼樣,我無從知曉,我只能茫然無助的聽天由命。

萬分幸運的是,我就在這樣的時候接觸了法輪大法。一九九五年,我走進了大法修煉中。茫茫人海,滾滾紅塵,原來我活在世上,就是為了得大法啊!一切都發生了變化,我們有了一個健康聰明的孩子,我們的家充滿了歡笑。我的身心巨變,更是令先生驚喜不已,「脫胎換骨」這句話對我來說不是形容,而是一句大實話。先生看在眼裏,喜在心裏,儘管他當時尚未走進修煉中,但他對我的學法煉功非常支持,並且到處向別人熱情介紹法輪功。一九九八年,先生也走入大法修煉中,我們夫妻同修大法,我們經歷了一段幸福的平靜祥和的集體學法煉功階段,在個人修煉時期打下了一定的基礎。

*風雨共度

一九九九年七月,邪惡鋪天蓋地而來。在這風雨如晦的初期,我們確實有過迷茫和徘徊、悲觀和無奈,特別是有很強的怕心。但是,大法已在我們的心中紮下了根,我們絕不可能放棄大法,放棄修煉。

二零零一年,在先後輾轉被非法關押了三個看守所、強制送洗腦班、在單位被剝奪工作,派專人貼身監視的情況下,我被迫流離失所。在這期間,我得到了許多同修無私的幫助。因為後來幫助我的同修被邪惡之徒綁架,我幾經周折,回到了老家。從那時開始,每隔一段時間,先生就給我送來師父的新經文、《明慧週刊》和大量的真相資料。早在二零零零年,我們就買了打印機,雖然不懂的上明慧網,但我們把同修送來的資料大量打印郵寄散發。我回老家後,開始暫未能與先生取得聯繫,我就用手寫真相資料寄出去。在我手寫了一百多封信件後,先生知道了我在老家,於是想法回來看我。走的時候,他把我寫的真相信底稿拿回去打印,再來的時候,給我帶來了一大包整齊的打印稿和其它各種類型的真相資料。先生還從批發市場買來一扎紮的信封和一版版的郵票帶給我,當他利用週末的時間來看我時,我們除了學法交流外,還會一起去城裏大量的寄信。

記的我們第一次去的時候,看到城裏最大的新華書店正在進行詆毀法輪大法的「書展」,整個店堂擺滿了邪惡書籍。我們立即發正念除惡,不許其毒害眾生。幾天後我獨自再去發信,發現那個邪惡的展覽已經不存在了。這次正念除惡的經歷令我們印象深刻,因為當時是二零零一年,尚屬於發正念的初期,我們由此真正體會到正念的威力。還值的一提的是,老家的親人都理解和支持我們,相信大法好,真善忍好,有時他們也幫我們郵寄真相信件。

我斷斷續續的在外流離失所了三年。這三年中,我們夫妻很少機會相見,各自做著我們該做的事。這期間先生不僅給我提供所需的資料,他自己也和同修合作投寄了大量的信件。我和孩子見面的時候就更少了,只有在過年的時候,我才能和孩子相聚。每次見到孩子,聽他用稚嫩的嗓音讀新經文和《轉法輪》,看他用嫻熟的手法折資料、裝信封、貼郵票,我和先生總會會心一笑,那種感覺真的很美妙。

在師父的慈悲看護下,我走過了這三年的流離失所。我們後來多次在法理上切磋,找到了許多的不足,認識到在當時的環境下,我們雖然有抵制邪惡的行動,但心裏還是被動的承認了邪惡的迫害。修煉中,我們更多的還是停留在對個人修煉階段的理解,對「正法」和「跟上正法進程」經歷了一個比較模糊和緩慢的認識過程。結束流離失所的日子,我們希望今後在大法的修煉中,能夠負起一個正法時期大法弟子應負的責任。

*一朵小花

二零零五年,我們成立了家庭小資料點,成了眾多「遍地開花」的資料點中的一朵小花。我們的小資料點基本上是獨立運作,先生負責機器的維修和耗材的購買,我則負責資料的下載、打印、複印、裝訂和上傳三退名單等。做好的資料,也基本上是我們自己送到同修的手中。需要說明的是:我們並不是甚麼技術高手,恰恰相反,我們在這方面完全是門外漢。我們面臨的最大困難,就是電腦和一體機的故障問題。先生對這些故障也搞不明白,很多時候只能抱著機器到維修點修理。在這個過程中,我們暴露了很多自身存在的問題。我的依賴心特別重,機器一運轉不正常,我就指望著先生解決。先生一來性格就有點急躁,二來也真的有點受不了我的這種依賴,所以往往機器一出現問題,我們也會出現「問題」, 甚至還會相互埋怨,心裏覺的委屈,沒有一個修煉人應有的正念和平靜祥和。

先生的工作很忙,經常出差,我自己做資料,有時真的有點畏難的感覺,甚至還感歎,我身邊怎麼就沒有一個技術熟練的同修幫幫我呢!明慧網經常可以看到同修寫的如何保證小資料點正常運作的文章,我要能遇到這樣的同修多好!我的這顆向外求的依賴心確實已經很嚴重了。

漸漸的在學法中,我認識到了自己的執著,看到了自己的不足,當我從修煉人的角度而不是用人的依賴心處理遇到的事情,我的智慧就出來了,我的正念就真正的發揮作用了,機器好用了,資料的質量提高了,先生也覺的我「水平提高了」。也就在這時,我還真的與我希望的「技術不錯」的同修接觸上了,交流中我得知,同修的「技術」,完全是自己在做真相的工作中,憑著對大法的堅定,對救度眾生的責任,在沒有任何基礎的情況下摸索出來的。我和先生都看到了自己的差距,也決心踏踏實實的在這過程中修好自己。我們的配合越來越默契,小資料點也一直在平穩的運轉。

二零零八年春夏之交,當地邪黨部門為了「奧火」傳遞,瘋狂抓捕大法弟子,我們身邊就有多名大法弟子被綁架抄家。得知消息的那天中午,我剛外出送資料給同修和郵寄信件回到家,我的第一反應是平靜堅定的立掌發正念,清除破壞大法的一切邪惡,鏟除共產邪靈和共產黨的一切邪惡因素,正念加持我們的大法同修。當我發完正念後,淚水模糊了我的雙眼。這些年,我們經歷了多少的血雨腥風!但是,大法弟子只會是越來越堅定和成熟。我們沒有被這表面的氣勢洶洶的邪惡所嚇倒,資料點不但沒有因此停頓,反而比以前做的數量更多,因為有學法小組在這次事件中失去了資料來源,我們知道後,主動的把同修的需要承擔了過來。

*三退救人

二零零四年底,《九評》出世,大法弟子的修煉,也進入了一個新的階段。這幾年在三退救人這方面,我們也經歷了一個修煉提高的過程。開始做三退時,效果很不明顯。往往我們講了半天,對方不是沒有反應,就是指責我們「搞政治」。弄的我們很困惑,也頗有點洩氣。在這之前,我們也一直有給世人講法輪功真相,覺的世人還是接受的,為甚麼講三退效果就這麼不如意呢?

我們對照大法,認真的找原因,在我們的認識層次上發現幾個問題:首先是我們自己自身修煉的不足,三退的根本目地是為了挽救被邪黨毒害的世人,我們在勸三退的過程中,沒有清晰的把握這一點,容易使人產生誤解,認為是要「推翻」邪黨政權;其次是心態不穩,沒有大法弟子應有的堂堂正氣,說出的話不夠純淨,無法打動人心;在方式方法上,我們也比較單一,過多的從「預言」、「報應」這些方面來講,沒有做到因人而異,有針對性的解開他們的「結」。

我們冷靜下來,認真學法,學《九評》、《解體黨文化》,閱讀明慧上同修的交流文章,在學法小組和同修相互切磋鼓勵,慢慢的我們能夠比較自如的講真相勸三退,效果也比較好。這幾年,我們出門探親訪友,主要目地就是勸三退,現已有一百多位親人三退。此外,我們還勸退了一些熟悉的或陌生的有緣人。先生的工作接觸人較多,他勸退的人中,有的就是在出差過程中遇到的國企老總、私營老闆、技術人員、工人、旅客、司機,等等。

在勸三退的過程中,我們遇到過許多難忘的事情。有一位身患癌症的小伙子在生命垂危時,聽了先生給他講真相勸三退,和夫人一起退團退隊。二天後,他安詳的離世。這件事令我們非常感慨,也真真切切體會到「救人」的緊迫和神聖。先生曾到某市出差,同時遇上六位個體老闆,當時他只有一念,就是要救他們,他面對面給他們勸三退,結果六個老闆都安靜的聽他說,明白了真相的六人全部退團退隊。先生回來給我講起當時的情景,我也深受感動。

有一次,我們到一位同學家講真相送資料(同學這次沒有三退,後來我們再找機會講,他們一家都退了)。回來的時候,遇上了一位眼神憂鬱的小女孩,我微笑著給她講真相,並勸她退隊。她很認真的聽著,連連點頭。告別的時候,她笑著向我們揮手,原來暗淡的眼睛變的亮晶晶的,整個人神采奕奕,在一旁發正念的先生驚訝的說:「這小姑娘像換了一個人!」這樣的例子還有不少,眾生都是為法而來的,他們不應該錯失這萬世機緣呵。

今年夏天,邪黨為了開奧運,集中了大量的人力物力,千方百計阻止大法弟子講真相救眾生,我們身邊,有弟子就是在講真相的時候被邪惡之徒綁架,並遭到嚴重的迫害,一時間烏雲滾滾,氣氛緊張。面對邪惡的最後瘋狂,我們都愈加認識到三退救人的重要,要更加智慧理智的做好這件神聖的事情。其實現在邪惡已經是潰不成軍了,世人也越來越清醒了。前二天,我們在出租車上講真相,講到攀枝花地震(汶川地震後又一大地震)中倒塌的泥坯房,百姓生活的困苦,奧運的窮奢極侈,中共不顧人民死活,打造所謂的「史無前例奧運會」。司機聽到這裏,馬上接了一句:是啊,它確實是「史無前例」,哪個國家像它這樣對待人民的呢?它怎麼不是「史無前例」呢?我們都會心的笑了,接下來順利的勸三退當然也就是順理成章的事了。在邪惡被清除的越來越少的今天,我們要更加用心做好講清真相促三退的事,這是我們來時的心願和誓約啊!在這方面我們做的還是很不夠,還經常的有怕心和懈怠心,錯過了不少講清真相的機會,這都需要我們在以後做好,不要給自己和眾生留下遺憾。

*向內實修

從一九九九年到二零零八年,大法弟子已走過了九年多的正法修煉歷程,我和先生也風雨同舟走到了今天。我們曾一起坦然面對「六一零」和單位保衛科的人員,真誠的給他們講述大法的美好;我們也曾一起互相配合撕掉邪惡張貼在人來人往路口的詆毀大法的宣傳畫;更多的時候,我們曾一起外出散發資料和寄真相信,以及面對面給世人講真相勸三退;我們也曾一起用心做出救度眾生的真相資料和參加學法小組的學法活動;……我們一起走過的歲月,令人難忘。回首我們走過的路,我們深深感到大法的殊勝偉大,修煉的神聖幸福,同時我們也深深的意識到自己存在的許多不足,認識到一名修煉者無條件向內實修的重要。

作為夫妻同修,在此我想主要談談我們在家庭生活中遇到的一些問題,我們如何在大法的指導下歸正我們意識到的變異觀念和行為。

首先說說孩子,我們的孩子從出生就沐浴在大法的恩澤中,他是聽著師父的講法錄音長大的,識字後跟著我們一起學法,在學校表現良好,成績優秀,我們對他的要求也比較嚴格。當然嚴格要求並沒有錯,問題是我們總是以一副高高在上的姿態指責他、糾正他,孩子就不是那麼接受了。每當孩子頑皮搗蛋,或是出現明顯的「消業」狀態,我們往往就控制不住自己,衝著他大喊大叫:「你還像個修煉人嗎?你怎麼就不好好學法煉功呢?告訴你,修煉是自己的事,你再這樣下去,你就不配當大法弟子了!」很長一段時間,我們就是這樣「教育」孩子的,不但自己覺的累,孩子有的時候狀態也達不到我們希望的「效果」。

我們悟到,問題應該是出在我們身上,我們在法中對照自己,檢查自己的言行,真的嚇一跳:在這個問題上,我們不但沒有找自己的原因(其實孩子的表現是和大人的修煉狀態有直接關係的),反而儼然成了舊勢力的代言人:你要是做不好,就不配當大法弟子了。這不是有意無意的站在了舊勢力的一邊嗎?我們悟到這點後,對孩子的教育就較少出現連吼帶叫的情形(很慚愧,這種情形未能完全根除),而是真正的注重幫助孩子從法上提高上來,認清舊勢力的邪惡目地,正念否定舊勢力的邪惡安排,認識修煉的神聖和嚴肅,不要被常人社會的假相所迷。作為一名大法小弟子,孩子現在遇到問題也漸漸懂的從法上認識和提高,他也常幫助我們做一些大法的工作。

其次,我想說說我們夫妻之間的相處。這些年,我失去了工作,結束流離失所的生活後,我一直是在家中。我本來就是不愛熱鬧的人,現在越發的喜歡安靜。先生則剛好相反,這幾年他從事的專業在國內有較好的發展,他是越來越忙,忙工作,忙出差,忙接待,加上他本來性格就比較開朗,喜歡熱鬧,這一下就更是經常「忙」的沒日沒夜的。我們常為此而起磨擦。其實說白一點,主要就是我對他不滿,覺的他不珍惜時間,不抓緊學法,不嚴格要求自己,反正是一堆的意見。此外,在金錢的支配方面,我們也屢起衝突,我覺的他不夠節約,人心重,人情味太濃,他則覺的我計較,心胸不夠開闊……不要以為這都是小事,我們有的時候真的是為這些事情生氣,甚至還氣的不行。

雖然我們知道自己是修煉人,沒有像常人那樣吵起來,但表現出來的狀態已經是很不像話了。尤其是我,不僅說起來一套一套的,更會振振有詞搬出「大法法理」指責他,雖然過後心裏特別難受,覺的修煉這麼多年,連修煉最基本的要求都沒做到,真是太慚愧了。但是,我在「慚愧」的同時,總是連帶著捎上先生一塊的「剖析」,覺的是因為他如何如何,才導致我如何如何,這樣的「向內找」效果可想而知,因此當下一次矛盾來時,我又不由自主的重犯相同的錯誤。

幾次三番,我終於意識到,我離「真修實修」真的差的太遠太遠,我豈止沒有「向內找」,我甚至連常人的「反躬自省」都沒有做到呵!師父要求我們的是無條件的向內修自己,每個弟子都有自己的修煉環境,每個弟子都在走自己的修煉道路,我們是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是法中的一粒子,任何時候、任何環境、我們所遇到的任何問題,都是我們修煉的內容,我們怎麼能不修自己呢?

早在我們修煉的初期,師父就為我們寫下了《聖者》這篇經文:「其人賦天命於世間、天上,具厚德而善其心,懷大志而拘小節,博法理可破迷,濟世度人而功自豐。」(《精進要旨》〈聖者〉)這是師父對我們的殷切希望,也是大法對我們的要求呵!修煉就是要紮紮實實修好自己,更何況我們擔負如此神聖的使命,我們更應該修好自己呵!認識到自己的問題後,我們的心態真的祥和了,情況也大有改觀。我們有信心做好,因為我們要做真正向內實修的大法弟子。

*共同精進

寫下這篇文章,我的標題是「風雨同舟修煉路 攜手並肩共精進」,但我的心裏有些不安,不為別的,只是覺的這些年我們的表現還真的說不上「精進」。但先生說:大法弟子是一個整體,我們在大法中熔煉,在大法中成長,希望我們所有的大法弟子都能攜手並肩,共同精進。我很認同這個講法,所以還是定下了這個標題。願我們所有的大法弟子都不辜負師父的期望,不辜負「正法時期大法弟子」這個神聖的稱號。

(明慧網第五屆中國大陸大法弟子修煉心得交流會)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