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臨湘市看守所的經歷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四月四日】我叫廖保清,是湖北省咸寧地區赤壁市大法弟子。我在湖南臨湘的姑媽家給世人講真相時,被人惡意告發,二零零八年八月十一日被臨湘市國安局夥同公安局惡警綁架。

國安局、公安局、政保局組成的近十人對我進行非法審訊,他們盤問我八月六日在我姑媽家中,我都對那七、八個人講了些甚麼?我想我一定利用這個機會來救他們,我就開始對他們講真相。我說:真善忍好,並給他們解釋真是甚麼,善是甚麼,忍是甚麼;還給他們分析了所謂的「天安門自焚」是中共一手造假的偽案;並告訴他們貴州藏字石,天滅中共,三退保平安等等;揭露了中共面對內部腐敗束手無策,而對信仰真善忍的善良百姓卻殘暴鎮壓;我還勸他們不要走文革的老路,文革結束後,北京市市長劉傳新因在文革中迫害老一輩遭清算,開槍自殺。善待法輪功就是善待他們自己的生命。

可惜國安局的人不僅不聽,還威脅我說:「你洪法居然洪到我們這裏來了,你知道這是甚麼地方嗎?你再講,我就將你送到精神病院,給你打毒針打死你!」

他們又問我關於真相資料的事情,開始我沒有承認。惡警順手就給了我一耳光,回過手來又朝我的下頜骨猛擊一拳,速度之快,彷彿在眨眼之間。他們還在我的胸口上踹了一腳。我被打之後,下巴就腫了起來,左耳聽力嚴重下降。這時只聽到國安局的人對我說道:「你不是說真善忍好嗎?那你就應該說真話,要敢作敢當。」我堂堂正正的告訴他們:「資料是我發的,資料上的內容也是教人做好人的,做好人才會有福報。」惡警手指資料上的一行字「天滅中共」問我說:「這也是做好人嗎?」我回答他:「我真的為你好,我就是要把真相告訴你,天滅中共是真的,趕快三退保平安吧!用小名、化名都有效。你們不為自己考慮,也得為自己的後人著想啊!因為大法一正過來,就要清算迫害法輪功的兇手了。」

當他們逼問我資料的來源時,同修們一張張偉大、慈悲、威嚴的面孔一一浮現在我的面前,這時,我的腦中浮現出師父在講法中的一句話:「大法弟子已經成為眾生得救的僅有的唯一希望」(《正念》),我的淚流了出來,在心裏告誡自己:「不管怎麼樣,哪怕失去生命,我也絕不能做出賣同修的事情。」我對他們說:「我甚麼也不想說了,我覺得太累了。」說完我就閉上了眼睛,背靠著椅子不再言語。國安局的人對我說:「你不想說了?那可由不得你,我們這裏有的是辦法讓你開口!」我心裏時刻發著強大的正念。

他們商量了一下,把我送到了拘留所,他們非法審問了我八個小時,揚言第二天再審問我。

在拘留所中,我時時刻刻都在發著強大的正念,解體迫害我的一切邪惡因素。當時我想這裏不是我呆的地方,我一定要出去,這時,思想中有一個很強的聲音回答我,三五天我就可以出去了

第二天中午,他們將我送進了看守所非法關押,在監室中我看到了二十多個普通服刑人員,他們的刑期是四年、六年,甚至八年。我的心在顫抖,在滴血,他們被關押在這個與世隔絕的地方,真相都聽不到,更談不上得救了。我用手不斷的擦著忍不住湧出來的淚水,在心裏求師父:「慈悲偉大的師尊啊!我現在不想立刻出獄了,我要把這裏該救的眾生都救了再出去。求求師父加持我,讓我的親人來給我送換洗的衣服來吧。如果是同修送衣物來,千萬不要讓他們給我送錢,他們的錢應該花在救度眾生的地方去啊。」

第三天,果然有不知名的人給我送來了三件換洗的衣服。第五天,惡警兩腿發抖的走到我面前說:「本來今天放你出去,因辦奧運,決定將你超期關押一個月。」

在被關押期間,起初監室中的牢頭不准在押的任何人跟我說話,如果他們違規就打他們而不打我。有一天晚上,牢頭終於忍不住將我叫到他面前,問了一系列我想對他們講真相的話題,還要我煉功給他看。那些躺在床上悄悄聽我講真相的在押人員,聽說我要煉功,呼啦啦的全都坐了起來。嚇的牢頭趕緊說:「不許看,不許看,都睡覺!」我發了一會兒正念,接著盤腿打坐,第五套功法慢慢舒展開來。煉完功我睜眼一看,幾乎所有人的眼睛都被我吸引住了似的,盯著我看。牢頭不准別人跟我說話的環境終於正了過來,由此也拉開了在監室講真相的序幕。

一個月很快過去了,惡警把我換到了嚴管監室,此監室關押著二十多個服刑人員,這裏的牢頭和幾個打手不斷的問我關於真相的話題,並要我煉功給他們看。我告訴監室所有的人:「法輪功是救人的,我告訴你們真相,我是為你們好。」為了讓他們相信,我還給他們舉了幾個例子,而在單獨面對其中的哪一個人時,我就勸他們三退。

在我絕食抗議迫害的第十天,我不斷的吐被灌的稀飯,這東西非常鹹,像豬食一樣噁心。監室的打手在惡警的公開指使下,猛擊我的背部,打完後,他們拿出一個月餅,問我還絕不絕食了。我回答說:「我被你們非法關押,我妻子又沒有工作,孩子要讀書,壓力很重,我吃不下去,我要求釋放我回去,我自然會吃。」幾個打手也用同樣的方式迫害我,整個監室的人都看不下去了,都來勸慰我。我對幾個幫兇說:「你們把我打死了,我也不怕。只是有一點,我跟你們無冤無仇,你們何苦這樣對我?」牢頭跳到我面前兇狠的說:「我們不會打死你的,我就是要打的你痛,因為你不吃,他們就不讓你洗澡,這監室裏溫度又高,你身上又髒又臭發出的怪味破壞了我們的生活環境,我們每天聞的都想吐,而且上面也開始給我們施加壓力,我們的日子也不好過了,我們只好這樣對待你了。」此時,我各種人心一齊上來了,便終止了絕食。

過了些日子,法院對我非法開庭,並聲稱:如果我認錯就輕判我,不認錯就重判。我回答說「我沒有錯。」惡人將我判了三年半,我反覆大聲的說:「你們說的不算,我絕對不承認你們對我的判刑。」一個女陪審員忍不住問我:「我們說了不算,那誰說了算?」我告訴她:「我師父說了算。」他們一個個驚呆了,半天無語。

我的親人提出上訴,要我配合律師。我想,上訴不也是邪黨迫害大法弟子的另一個變相手法嗎?我又能指望邪黨給我們甚麼恩惠呢?面對眾親人的悲傷痛哭和責罵,我的心不起一絲波瀾,我堅定的做我認為對的事情。

在監獄裏,我也有把握不好的地方,當發現自己沒有做好時,真想痛哭一場,恨自己不爭氣。回憶起以往在家中的點點滴滴,思緒萬千,我的心很痛。難去的人心,不符合法的思想與行為,就像陰影一樣刺痛著我的心。這樣消沉了幾天,悟到自己這種狀態不行,不斷的告誡自己:「跌倒了爬起來,歸正自己的思想和行為,救人的事不能耽誤。」我就從新按照師父對我們的要求做好一個大法弟子應該做的。

被關押的日子裏,我在監室中講真相也發生了很多神奇的事,這裏僅舉幾例。

A男子開車出車禍被關押,他同意退隊後,判刑僅一年,他欣喜若狂。
B男子販賣並吸毒品,同意退隊後,僅判三年半,全監室的人都說他判的相當輕。
C男子也是車禍被關押,但我無論從哪個角度給他講真相,他都聽不進去,他被判八個月,又罰款九萬元,債主催債的壓力可想而知。全監室的人都說他有苦日子過了。
D男子因盜竊罪被關押,我對他講真相,他拒絕聽,結果重判四年。
E男子把外地投資商打得住進了醫院,E男子的母親在接見他時傷心的哭著告訴他:「政府說你的案子性質惡劣,社會影響壞,不嚴懲你,外商投資都會受到影響,所以要判你三年刑。」E退隊後,法院開庭時卻僅判了他一年,E男子喜出望外,高興的在監室裏放聲高歌。

隨著我在監室不間斷的做好三件事,講真相救度眾生,時間過的也很快,一晃就到了零九年的春天。三月一日那天,法院來人通知我說:「你被判了三年半,緩刑四年。到目前為止,你在看守所呆了七個月,要交四千二百元的生活費,你打電話通知家屬來辦手續。」法院的人走後約二十分鐘,惡警打開牢門,我沒給他們一分錢,他們就催我走出了看守所。

我被關進看守所的初期,天天被逼奴役勞動十三個小時,如果任務完不成就再加班三個小時左右,幾乎天天挨打,這是邪黨逼一部份人鬥另一部份人的典型手法。上面領導來所檢查時,惡警要犯人對上級說「每星期吃兩次肉」,其實根本就不存在,幾個月能不能吃上一次肉還不一定呢!

在被關押期間,我的身體也受到了嚴重的摧殘,直到現在雙眼看書都困難,耳朵的聽力也沒有恢復正常。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