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念正行就會出神跡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十月二十七日】九七年三月,我有幸得大法,從此走上了修煉之路,成了正法時期大法弟子。零二年以前每天雖然在學法煉功,但感覺自己提高不大,也沒有悟到師父講法的真正內涵,只是字表面的道理明白了,同修之間切磋交流時也是在感性的理解法。一句話,當時我學法不深。下面我想談一點:一個信師信法、走在神路上的大法徒是有能量、有功能的。即使自身發現不正確狀態,只要正念正行就會出神跡的。

我零二年證實法被邪黨惡警綁架到看守所,零三年被邪黨非法判刑四年,送到德陽監獄迫害。從看守所到德陽監獄黑窩,想學法而沒有法學。在黑窩裏有的同修就背法,三、五個就聽,慢慢的外面的大法弟子想辦法送來一些資料,後來師父的《轉法輪》、《洪吟》和各個時期的講法都有了,監獄的每個監區都有了,就這樣在監獄裏學法,除惡、證實法。

在邪惡的黑窩裏,雖然能看到師父的講法,但數量很有限,也不容易,是同修們冒著很大的風險才送進來的,所以同修們學法是很認真的,法背後的內涵不斷的開啟智慧,明悟法理。我深深的體會到,只要不斷的、認真的學法,學法不走神,法理就會不斷的湧現出來。有時還出現連鎖效應,就是在你體悟一個法理的時候,六至七個相關的法理同時都明白了,想到這裏這裏就明白,想到那裏那裏就明白了。由於不斷的學法,不斷的提高著,使我越來越堅信大法,堅信師父,師父的每句話,每個字都是真理,都是百分之百的正確。那時候,我把師父的講法抄寫出來,用心學法,讀到快背得了,還要讀。就這樣,很多法理就明白了。雖然在黑窩裏吃不好、睡不好,惡警獄頭們絞盡腦汁天天想達到他們的洗腦目地寫甚麼「三書」,對於一個明白法理的人來講,他們甚麼也不是。

零五年九月開始,德陽監獄所有被迫害的大法弟子,全部被集中到德陽二監區迫害,惡警的藉口是《九評共產黨》出台了,法輪功原來的內部矛盾變成敵我矛盾,所以大搞轉化,不轉化的就天天在壩子裏罰站做操,大熱天不讓洗澡。有一天,我們七個比較堅定的大法弟子被點名出隊站一排,突然一個惡警沖到我面前大打出手,接著第二個被打。待我回過神來,惡警又打第三個同修的同時,我發出一念,打到惡警自己身上去,並請師父加持,立即那惡警回辦公室去了。後面四個同修沒有再被迫害。大約下午四點鐘,這個惡警頭上包了白紗布,好像受傷了,一個星期一直都沒有來上班。

零五年上半年,在邪惡黑窩裏,我下身不知道長了甚麼?奇癢難忍,並裂開了口子。我以前看過一份資料,說有一個大法弟子,是搞化驗的,只要是用手摸了的地方,用顯微鏡一看,細菌全死了。我想,這癢可能是細菌吧!晚上睡覺時,把手心放到癢的地方。結果三個晚上就好了,不癢了,還脫了一層皮。

在二監區被強制迫害時,遇見一同修,經常打嗝,很難受,他說有三年都這樣,我說你悟一下看是甚麼原因這樣,他說不知道。我說修煉人要向內找,是不是口中有問題,你是不是講了不該講的話?如果講了,就要注意修口,他回答說可能有這方面的事情,一週後,再見到他時,已經痊癒了。

零四年在邪惡黑窩裏,我出現了病狀,三天發高燒,三十九點五度,第三天晚上,獄醫說:今天晚上不退燒的話,就用三輪車拉去醫院強行打針。醫生跟我談了兩個小時的話。回去後我發一念,讓我高燒退回到三十七度左右,一會兒我就感覺到頭不痛了,身上、臉上在出冷汗,頭腦越來越清醒。我心裏明白,師父在替弟子承受,十點鐘時醫生來了,一量體溫,三十七點八度。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