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難中的鼓勵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九月二十二日】我們所做的那些好事在另外空間都有記載。我記的在開平女子勞教所被迫害時,那是在二零零一年的年初,我們接到了《忍無可忍》這篇經文,我們一個班一個班的傳,把這篇經文背了下來。

同修們為了再次開創煉功學法的環境,堅決不配合邪惡的命令和指使,有的被電棍電的滿身滿臉的大泡,有的被關小號迫害,有的被脫掉棉衣吊到小樹上凍著,甚至有的在夜裏被偷偷的拖到菜園裏,十冬臘月只穿一身球衣球褲,吊到小樹上凍著,直到凍僵。有的被吊銬,背銬,有的身體被打的青一塊紫一塊的,有的被迫害的昏過去,還有的被偷偷的送入了精神病院迫害。我們為了反迫害,集體絕食(在這之前有很多同修已經絕食很長時間了),惡警們又開始用邪惡的灌食手段來迫害大法弟子。邪惡使盡了招數,可同修們仍舊堅強的堅持不懈的開創著煉功環境。就這樣我們有一個月可以自由的大聲的背法、煉功。

勞教所接到上級「打死算自殺」的邪惡命令,從外面調來幾十名年輕的小武警。一天中午一點左右,幾十個惡警一齊上,三、四個抓一個大法弟子,踩著頭髮的拽著胳膊的往外拖大法弟子,同修們每個人身上都被拖的是一身土。當惡警拽我時,我突然想起《昭示》這篇經文,便大聲的對惡警說:「我們不希望暴力,我們希望和平解決問題,我們要見你們的大所長。」惡警們大聲的叫囂「哪有那麼多的和平給你們使,我們就執行上級的命令。」這時一個姓劉的處長把我按到床上說「在這等著,一會所長來見你。」

這樣我和一位廊坊的六十來歲因絕食很虛弱的同修留在了屋裏,班裏其他同修都被拖出去了。其它班有的同修在屋裏跟外面的武警們講真相,可他們根本不聽。有的惡警把同修的腦袋從窗戶外面的鐵護欄杆的夾縫中硬拽出去,腦袋夾在兩根鐵桿兒中間,動不了,惡警在外面使勁的打同修的臉,一會兒臉就被打的青紫紅腫。同修們一個個的都被拖到操場上,背銬吊到操場的小樹上和鐵桿上,雙腳插到小樹下面的雪堆裏,惡警們問她們還煉不煉,說不煉就放回去,說煉就左右開弓搧嘴巴,用皮鞋踹大腿,用電棍威脅。無論邪惡怎麼迫害我們的同修沒有一個說不的。

這時我在屋裏,聽到空中喊著:「生無所求 死不惜留 蕩盡妄念 佛不難修」(《洪吟》〈無存〉)。聲音是那麼雄渾,整齊,坦蕩,震天動地。一遍接著一遍的喊著,我的淚水「唰」一下流了出來,一邊和廊坊的那位大姐說:同修們在背法,我們也和她們一起背。看著我倆的隊長和監護看我一喊,就到外面的操場上轉了一圈,回來告訴我說外面的大法弟子沒有人背法。廊坊的大姐仔細的聽來聽去也說聽不到她們在背法,可我卻總能聽到她們在不停的喊「生無所求 死不惜留 蕩盡妄念 佛不難修」。我的淚水不停的流著怎麼也止不住了,我的心早跑到同修的身邊,我層層的身體都在跟著同修一遍一遍的喊著。

我突然明白了,這是大法弟子在另外空間也在和邪惡大戰,她們在人間面對邪惡的迫害所表現出的毫不畏懼和對師父對大法的堅定,在另外空間她們的境界體現就像師父寫的《無存》這首詩一樣,真的是令邪惡膽寒。

到了晚上六點多,被吊了五個多小時的同修們才被一個個的從小樹上放下來,可惡警們並沒放過同修們,還是要同修寫不煉功保證。同修不寫,就被惡警強行踹跪在地上,讓同修給他們下跪,只要同修起來就被踹倒。有的被電的滿嘴大泡不能吃東西,有的同修的臉被惡警打腫了,滿嘴是血,眼眶青紫,有的被長期關進了小號迫害,我們也都被從新調了班。

第二天早上惡警要大法弟子全部到操場上集合,看到同修的雙手被凍的滿手大口子往外淌血,雙腳凍的大口子都不敢使勁沾地,我難受的偷偷的落淚,同時自己也感到很慚愧。

我從勞教所回到了家,四•二五快到了,當地邪黨政府害怕我去北京上訪,就到我店裏來要我的身份證,我堅決不給。他們就把我強行送進了當地的洗腦班,同時也抓了其他的同修。到了洗腦班我只有一個念頭,就是不配合邪惡,這裏也不是我呆的地方。我絕食一個星期,他們見我不妥協,也就把我放回了家。

第一天在洗腦班時,我的天目看到,在洗腦班的上空出現了一群在洗腦班早期關押的大法弟子,很多都是我認識的。在洗腦班的大門口裏面,她們手挽著手圍成多半個圓,高聲背著法,拼命的在保護著大法書籍。我被放出來後,和一位在洗腦班被迫害很長時間的同修說了我看到的景象。她說:你看到的是真的,就是在洗腦班的大門口,610和洗腦班的邪惡之徒強迫大法弟子寫不煉功保證並讓燒大法書,我們全部起來反抗,就是像你說的那樣,手挽著手圍成圓形背著法,保護大法書。

也是在洗腦班期間,我聽到一位在我對面屋關押的很堅定的大法弟子,竭盡全力的喊著:我就是不寫保證,就是不妥協。一遍一遍的喊著,那聲音就像是同修在和邪惡拼搏時發出的,是從同修生命的深處發出來的,喊的聲音都沙啞了。這聲音也是從另外空間傳來的。這時我丈夫來看我,我就叫他到對面聽一聽是不是邪惡之徒在打同修,同修在喊「法輪大法好」。丈夫回來告訴我說這位同修正在床上坐著,沒被打。這時我深深體會到了是同修的那顆對大法堅如磐石的真心在喊,在時時的堅定自己的正念;雖然在我們這個空間沒出聲,可是修煉人信師信法的堅定在另外空間就是有聲的,這聲音在震懾著邪惡,銷毀著邪惡。這個堅定的聲音整整在我耳邊響了多半天,直到我不忍心再聽下去了,才從我的耳邊消失。也正是這些情景使我更加堅定的要正念闖出魔窟。

這些年這些可歌可泣的場景一直在激勵著我做好,走正。今天寫出這些,是想鼓勵同修在最後的時刻一定要做好,不要總是做過之後就後悔給自己留下遺憾。是師父慈悲,不計我們做的不好的一面,把我們做的好的一面保留下來。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