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生緣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三月六日】在二零零五年冬季,因資料點出事牽扯到我,被我縣公安惡警綁架進當地看守所。縣政保科科長對我恐嚇:你只要說出全縣主要誰做的,與上線怎麼聯繫的,就馬上放了你。一開始我甚麼也不說,他們急了:縣裏法輪功的傳單、光盤滿天飛,你是站長,能說不知道?我坦然的對他說:「我知道,也不告訴你。」他氣極了:「好,你不說,我就永遠關著你。」當時我還覺的挺仗義:「關著我也不說。」後來一直在縣看守所非法超期關押了我四個月。

後來,我悟到:在法理上我悟錯了,我不說你也不能關押我,我做的是世間最正的事。就開始絕食抗議關押,結果絕食第十三天,堂堂正正的出來了,公安局都沒敢提讓我寫「保證」的事。政保科長還假惺惺的對來接我的丈夫說:「慢點慢點,回去好好營養營養,多做點好吃的」。我丈夫憤憤的對他們說:「你們做的缺德事,好好一個人,看你們給折騰成啥樣了」。

這次經歷,在另外空間也是驚天動地的正邪大戰。我進去後,外面全縣大法弟子就開始了大面積的發正念。一個開著修的大法弟子,看到另外空間曾慶紅指揮著七千萬妖魔,緊緊的壓著看守所,但就是進不了我住的那間號房,那裏滿屋金光,使它們無法入內。正好我在裏面同一號房有一個將死的刑犯,整天嚷嚷著不敢睡,說:外面、院裏、樓道裏、甚至窗戶上爬的都是蛇魔妖,那麼多,就是進不來。

其間縣公安局三次假造證據,羅列編造的罪名,上報省公安廳,說要判我四年刑,沒批,後改報三年,又是證據不足,沒批下來。(聽他們內部人說:別的判刑甚麼的,都不經公安廳,走檢察院、法院,唯獨法輪功的事,都必須報省公安廳一個專管迫害法輪功的部門審批備案),表面上是我姐夫在省公安廳,他說了話。實際上是好幾個縣的大法弟子都在發正念,有的甚至跑幾十里地,到看守所牆外、門口發正念,也在制約著它、清理著另外空間的邪惡。

按說,第一次絕食八天,就該出來了,但開始我在法理上沒悟好,再就是裏面確實有些可救之人,而且緣份很大,這裏不妨簡單的介紹幾個。

女號有個賣假幣的浙江人,五十來歲,常年病痛不斷,神經衰弱。每天晚上睡覺,一闔上眼,就看到兩個白白胖胖的孩子躺在她身邊。這次是中誘惑賣假幣,在本地被抓。

後經我給她講真相,她明法理後,很上進,主動跟我學會了五套功法,我每天在裏邊煉一遍動靜功,她非得煉兩遍,看到我發正念,她馬上放下吃了半截的飯,也要坐到那,立掌一會兒。剛煉了才一星期,突然有一天黎明,激動的抱住我:「太謝謝你了。」又雙手合十:「感謝老師,感謝大法!」我問她怎麼了?他才當著全號十三人的面,講出了以上她二十多年前的經歷。

最後還說:「剛才做夢,夢到那兩個死去的白胖的小孩站了起來說:『不跟著你了,你煉的功太厲害了,永遠不來了』,頓感一身的清爽,困擾我二十多年的病痛全沒有了,我真的體驗到了無病一身輕是甚麼滋味啊!我出去還得煉法輪功,是大法救了我啊!我來這裏不白來,就是這種緣份吧,要是在外面,原先也聽說過法輪功,但國家說是×教,我都躲的遠遠的。可能老師看到我在外面再也得不到法了,就給弄到這兒了,我真幸運啊!」她說的熱淚盈眶。說來也怪,本來按常規要判她三年以上五年以下有期徒刑,可就在得法不到一個月時,被保釋出去了。緣已結,功在煉,得法福無邊啊!

還有一位六十八歲的老太太,因冤上訪被誣為擾亂公共秩序罪,隔著兩個縣送到這裏,也跟著我煉起了功。還讓我教會了她好幾首《洪吟》,整天背,感謝師尊給她展現的奇蹟,她已滿頭白髮,可最近一個月齊頭皮長上來的頭髮,一寸之內全都是黑的。女獄警都覺的新奇:「沒見你服甚麼藥,是我們這兒的冬瓜湯使你頭髮變黑啦?」老太太笑著指著我說:「哪裏,我是跟她學了法輪功才這樣的。你也學學吧,挺管用的。」當晚女獄警把我叫到值班室,鄭重的對我說:「你要是把我說服了,我就也煉法輪功。」那晚,我給她講了足足兩個小時大法真相,最後她快樂的對我說:「很高興跟你交談,你說的對我觸動很大,給你透個底,你判不了了,昨天你的案子又被退回來了,你出去後,一定給我找本你們的書讓我看看,我被你說動了。」

可能女獄警私下裏傳了,沒幾天,看守所所長又一次把我叫進值班室,問我:「聽說你們法輪功挺神奇,私下問你一句,我糖尿病已多年了,受罪的很,老吃豆子面,忌口很多。這法輪功能不能治好我的病?」我看到他那無奈的眼神,鄭重的對他說;「你的病小菜一碟,但我們大法不是來治病的,現在也是你的緣份,你要想修煉,師父給你清理身體,甚麼病都不會有。」我出來後,還找到他家裏,給了他書和光盤。正好他兒子談了個對象,對像的母親就是大法弟子,從此以後,他再沒打過被迫害送到他那兒的大法弟子,還多方幫助。

我出來時,全號十三個人,十二個都跟我學會了五套功法,會背許多《洪吟》裏的詩句,也都有了很大的福報。我感歎師尊的慈悲、大法的神奇、還有眾生與大法不同的結緣方式!

我還想說的是:我在監獄待過,在勞教所也待過,在看守所、拘留所都待過,當然不為別的,都是惡警對大法弟子的迫害。我的親身體會是:迫害本不該發生,但既然已經發生了,我們照樣能利用這個環境,做我們該做的,等你做好了,你也提高了,你也就該出來了,自省、添正念、自我做好很重要。師父說過:「弟子正念足 師有回天力」(《洪吟二》〈師徒恩〉),不要被它們所謂的判幾年幾年所嚇倒,無奈的承受。他們說的不算,主動權在我們。我真的從來沒坐到時候,判我好幾年,我都是幾個月看似偶然的就出來了。師父在做著一切,另外空間許多正神也都在注視著我們,也都在關注著眾生。

同修們,法正人間的時日在快速的逼近,讓我們在修好的同時,助師正法,在不同環境中,儘快的、盡一切可能的救度眾生,讓眾生與大法結下這神聖之緣吧!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