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下人心去救人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四月三日】我和「X馬列」這個人十分熟悉。「X馬列」稱呼的由來,是因為他當黨校校長幾十年、辦各級黨、政機關幹部理論培訓班,講馬列邪惡主義、哲學、政治經濟學,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等理論也幾十年,所以每逢人們見到他時,都不叫他「校長」、而習慣的稱呼他為「X馬列」。那時他本人也十分認可,並以此感到自豪、有身價。

《九評共產黨》一書發表後,在中國大陸掀起了三退(退黨、退團、退隊)的大潮後,不久的一天,我竟做了個夢,便與另一位熟悉「X馬列」的同修說:「我昨天晚間做夢夢見了『X馬列』。我悟到是不是等我們去救他。」另一位同修說:「是應該去救他,我也想到了去救他,跟他講真相,做三退,但一考慮到他那特殊的身份和職務,跟他講能聽嗎?」聽同修這麼一說,我人心也返出來:也是。他被邪黨毒害那麼多年、受害那麼深、政治敏感性又那麼強、跟他講真相、做三退,講不好不但不會聽,反而會說我們是搞政治、是反黨,若真是這樣,豈不是人沒救成,反倒往下推了他。由於顧慮多、怕心重,就被障礙住了。所以幾次想做都沒有做。

隨著正法進程的推進,通過學習師父《對澳洲學員講法》,我們倆深感救人的緊迫,又在一起切磋:我們和「X馬列」都十分熟悉,他一定是我們救度的有緣人。要珍惜一個生命,那就是讓他明白真相,退出中共才能保平安。我們是修煉人,其使命就是按師父要求的那樣抓緊救人。可我們倆老是顧慮這、顧慮那的,都是人心,它是一切舊勢力和邪惡因素阻礙眾生得救的最大障礙。所以,要想把「X馬列」這個有緣人救了,首先得從思想上、從法理上、從根本上否定舊勢力和邪惡因素對救度眾生,給我們自身所設的障礙和安排,徹底放下人心、人的觀念,堂堂正正的前去「X馬列」的家中,才能慈悲救人。於是,我們倆決定去他家一趟。

在去之前,我們倆做了周密的安排。先持續不斷的在家發正念:徹底解體阻礙眾生,包括「X馬列」得救的一切舊勢力和邪惡因素。請師父加持,讓「X馬列」明白真相;記住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退出中共。然後,又反覆看和熟記一些真相資料。

在去的途中,我們倆還不斷的用正念加強自身的空間場:請師父加持弟子,徹底解體另外空間破壞大法、阻礙正法,干擾我們去「X馬列」家救人的一切黑手爛鬼、共產邪靈因素。

可能由於我們倆救人心切,到了地方,沒有找到「X馬列」家的門,我們倆便及時在附近一邊向世人講真相;一邊調整救人的心態,並靜心用正念求師父:一定能找到「X馬列」的家。結果在往回返時,竟很順利的就找到了「X馬列」的家,還正好他一個人在家。

進屋後幾句開頭語,我便按事先的分工發正念,另一同修看了我一下,就開門見山的先講起了「法輪大法好」;並由此引出江氏妒嫉迫害法輪功,製造「天安門自焚偽案」栽贓法輪功的真相;緊接著較詳細的講了「老南京的預言」:說過去南京城北有一個金川門。清末1907年動工的「寧省鐵路」(俗稱「小火車道」)是從下關至金川門入城的。當年修寧省鐵路時,在金川門發生了一件奇事。

那年,修鐵路的工人在金川門外挖溝渠泥至七尺深時,突然發現了一塊長約六尺,寬四尺的石碑。人們把它上面的淤泥剝掉、洗淨時發現那石碑其實是上下對和的兩塊石頭。等工人們把這兩塊石頭分開後,圍觀的眾人驚訝的看到,裏面的石面上刻有隸字道:「此路變成鐵,大清江山滅」。果真1909年該鐵路建成通車後沒多久,辛亥革命就於1911年爆發了,大清王朝從此退出了歷史的舞台,石碑上的預言真的應驗了。

歷史上,很多社會巨變發生之前,上天就用各種方式給人類以預示,這塊石碑的出現就是如此。其實這樣的預示徵兆不僅古代有,今日也同樣存在。2002年6月,在貴州平塘縣掌布鄉風景區內,人們發現一塊藏字奇石,這塊奇石上有一行天然形成的6個大字「中國共產黨亡」,去那裏考查的中科院地質學家們,都嘖嘖稱奇,不予否認,認為這是上天之作。這塊奇石被發現後,雖然官方報導一律只取前5個字,但是最後的「亡」字卻清晰可見;最後同修又講到了天要滅中共,退黨保平安。

聽我們這麼一說,「X馬列」一句不信的話都沒有,很高興的、爽快的同意退出了中共。並贊同的對我們倆說:「中共腐敗而將『亡』,這確實是天意呀。你們倆今天來的也是時候,若是明天來,我就出門了。」此時此刻,我們倆有說不出的高興,齊聲慶幸的說:「咱們真都是有緣那。」就這樣我們離開了「X馬列」的家。

在回來的路上,我們倆都談到了此次「X馬列」這麼順利的得救了,一個最深的體會:那就是因為徹底的放下了人心和人的觀念,用正念純淨了自身的空間場,從而突破了舊勢力和邪惡因素的安排和干擾。結果師父看到了我們倆那顆慈悲救人的心,幫我們倆做了。

一點體悟寫出來,如有不妥,請同修慈悲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