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下自我 講清真相救度世人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四月三日】雖然我的怕心還沒有完全去掉,在講清真相,救度世人方面做的很不夠,我還是想把自己目前所在層次的心得體會寫出來與同修交流,互相促進,共同提高。不對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

一、師尊鼓勵我做資料、發資料 ,抓緊時間多救人

二零零零年春,我隨家人搬到某小城居住。當時救人心急,可怕心又重,經過一段時間大量學法修心,決定發真相資料讓人們了解大法的美好和邪黨鎮壓法輪功、迫害大法弟子的真相。心性提高了,師尊就會幫你。很快丈夫(未修煉法輪功)就說想買電腦,在我的建議下不久他又買了打印機。設備有了,可我還不會用,師尊看到了我的難處,有一天安排一位同事來教我。大法開啟了我的智慧,很快我就掌握了做資料的基本技術,而且在做的過程中遇到的具體問題都能神奇的得到解決。例如第一盒墨用光了,我剛想試探著把空盒卸下來,手幾乎還沒按到機器那個部位,墨盒已經移位了,真比有人教還快。那時我還不知道有明慧網,都是自己寫勸善信或改寫自己手裏原來的真相資料。雖然現在回想起來認為那時做的非常不容易,可當時自己心裏似乎沒有「難」的概念,能做出來資料就非常滿意。

後來外地同修又給我送來兩張真相光盤,我一看,太好了,如果與文字資料搭配在一起發給世人,效果會更好。可是只有兩張盤!怎麼辦?在師尊的安排下,根本不知刻錄機為何物的我順利的買來刻錄機並請安裝人員教我怎樣使用。這樣,我能複製真相光盤了。

由於以前沒來過這個城市,不熟悉環境,和當地同修又聯繫不上,所以我利用每次坐公交車的機會選擇發真相資料的地方。比如,這裏還沒有來發過;這裏的房子有幾個報箱;從這個門也能進這個小區,等等。以至於養成了習慣,後來回到家鄉乘車時仍然會不由自主的觀察窗外的建築。

剛開始出去發資料都選在天黑以後,雖然一個人走夜路,心裏卻沒有怕的感覺。現在明白了,那是師尊的加持。隨著心性的提高,正念也越來越強,後來白天也敢發資料了。由於心態比較正,所以很少有干擾。有幾次遇到麻煩,在師尊的呵護下,都正念化解了。出去發資料有時得帶著女兒,為了節省時間有幾次就把她送到超市裏等著。每次她都很配合,在指定的地方等著,從不亂跑也不要求給她買甚麼(她知道我的工資除了家庭開銷還要節省下來做真相用)。我知道這一切都是師尊的安排,鼓勵我下一次做的更好。

二、師尊鼓勵我面對面講真相

修煉以前,我性格很內向,而且不善言詞,除工作關係外很少與人交往。隨著修煉昇華,在做真相資料中怕心一點兒一點兒的越來越小,越來越淡,我產生了強烈的想向陌生人講真相的想法。二零零六年初冬的一個上午,路遇一個小伙子裝白菜的袋子破了,我幫助他送白菜來到他經營的餐館,並很順利的勸他們夫妻倆退出了邪黨少先隊組織。從此,我開始了向陌生人面對面講真相勸三退。

剛開始的時候,由於自己心裏不穩,顧慮很多,做的效果並不理想。有時講了很多,對方也不退;有時勸了三退卻忘記了講大法真相;有時只顧講卻忘了發正念,沒有解體阻礙眾生了解真相得到救度的邪惡生命與因素。有一次,連續勸了十幾個人,竟然一個也沒有勸退。回到家裏靜心學法,向內找。漸漸的我找到了問題的實質,在講真相時心思沒有百分之百的完全用在救人上,而是摻雜著怕心,保護自己的為私的因素,不能做到完全為對方著想,為這個生命著想。這不是經驗問題,也不是性格或技巧問題,而是自己的心性問題,能不能放下自我的問題。師尊讓我們做好三件事,哪一件摻進這個「私」字,哪一件就做不好。我們的目標就是要修成無私無我的正覺。

幾天後,走出家門不遠就看見一位推著自行車的婦女,車上的大袋子使她走的很慢。和她搭上話後,一講她就同意退了,並且還真誠的感謝我。向前剛走兩步又碰到一位問路的小伙子,我抓住機會也勸退了。我知道這是師尊的精心安排!鼓勵我不斷突破,在修中做,在做中修,靜心學法,遇到問題向內找,救人的腳步不能停。

現在我發資料、講真相都不害怕了,為自己想的心小了,為眾生著想的心大了。不但敢講真相,也敢當面送資料和護身符了。雖然這是一個正法時期大法弟子早就應該達到的狀態,但對我來講是不斷去怕心,去私心,放下自我的修煉過程,是以法為師,信師信法才達到的,是突破自我的狹小框框,同化真、善、忍宇宙大法的結果。

雖然我還有很多執著沒去,距離師尊對我們的要求標準還有很大差距,但我一定聽師父的話,越到最後越精進,不負師尊的慈悲救度與厚望,兌現自己的史前誓約,做師尊合格的弟子。

合十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