珍惜機緣 配合整體做好三件事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三月二十九日】回家的路上,路過一個十字路口時,落下一陣雨,開始細雨濛濛,還想緊趕幾步,快點回家,不料雨點越來越密,又沒帶雨具,只好就近到一家貿易公司的過道處,暫時避雨。

走進過道,見一輛三輪車停在裏面,車後放著一摞紙殼等雜物,一旁蹲著一位約六十來歲的老人,默默的吸著煙,望著外面淅淅瀝瀝的雨。不一會,陣雨停了,路上的行人也漸漸多了起來,我回頭看了他一眼,心想:要不要跟他講「三退」的事呢?看上去他好像不是邪黨的黨員吧?我還要急著回家,於是走出道口準備趕路。

走出沒幾步,我的心猛然一震,似乎有一種聲音在質問我:「你是大法弟子嗎?你履行大法弟子的使命了嗎?講真相救人難道還要憑感覺分人去講嗎?」

我旋即又走了回去。來到老人面前,我善意的問他說:「老伯,避雨呢?」見有人搭話,老人站起身來,「噢,等雨停了再出去收點貨。」老人顯得平靜而安詳。我說:「老伯,我想問你個事,你是黨員嗎?」「是啊,當年在部隊入的。多少年沒交黨費啦。」沒想到他還真是邪黨的一員。想起剛才我那錯誤的一念,內心感到一陣愧疚。

我耐心的跟老人談起當前的退黨大潮和「亡共石」,以及「三退」與每個人性命相關等,我說,退黨不是我們個人對××黨要怎樣,而是這個邪黨做壞事太多了,上天要消滅他,就像那個狐狸、蛇呀那些不好的東西,遭天滅雷擊一樣,是凡入過邪黨的,就趕快退出來,才能免得到時陪命遭殃的。

老人聽罷,顯出很著急的樣子,問:「怎麼退才作數啊?」我告訴他如何退,他當即讓我給他起了個化名,聲明退出了邪黨組織。完後他如釋重負的向我道謝。隨後他又問我:「我家孩子也有入團入隊的,我想讓他們也快點退出來,怎麼辦哪?」我詳細告訴他,可以把三退聲明張貼出去,或暫時寫在紙幣上花出去,也可找你認識的法輪功學員,幫你發表「三退」聲明,他激動的說:「好,這可是個大事,我一定叫孩子們快退!」

師父說過:「無論他們代表的與他們自身對映的空間與眾生都是重大的生命群。」(《北美巡迴講法》)可是,這次卻差點因我的分別心,而貽誤了眼前眾生的得救,想來覺的真是對不起師尊的慈悲救度。

我是九六年得法修煉的。幾年來,自己也知道遇事應多向內找,這是修煉人的本份,但分別心就像一些固有觀念一樣,雖說自己也注意在層層剝去,但老覺的去除不淨,如看《明慧網》時,對當地邪惡迫害大法的情況,我總是格外關注,格外上心,無論是發正念,還是打電話、發郵件、寫真相信等,可以說做的都很用心,在曝光邪惡、制止惡人惡行等方面,有機圓容,配合整體,也有較好的實效,而相對來說,對於其它地區的迫害覺的當地同修也在做這些事,所以用心就不太夠。找出癥結,正視這些問題後,現在我一改以往的不足,只要大法需要,整體需要,我都會毅然決然的去做。

還有一次,我想編輯一份本地真相資料,就此事與協調的同修切磋時,同修告訴我說,已有其他同修在做這件事了。聽到這話,我就打算放棄資料的編輯工作,此時同修誠心開導我說:「你在資料編輯方面,有技術專長和條件,又有心來做,為甚麼非要侷限在一時一地呢?大法弟子是一個整體,只要對證實法有利,無論甚麼項目,都應該主動去做才是啊,救度眾生咱可不能有分別心哪!」

同修的話,一下子說到了我心裏,真是點到了實處,找到了執著心的根源,是啊,同樣都在證實法,誰做不是做,這不都是好事嗎?那我又何必非要侷限自己呢?難道其它地區就不需要我們去做嗎?師父說過:「救度眾生這件事情我們不能分是我該管的還是我不該管的。你分不清。這是有分別心,這可不是大覺者的慈悲。」(《二零零三年元宵節講法》)

瀏覽明慧網,我看到有些地區在證實法中,有時的確需要一些必要的真相資料,如真相小冊子及傳單等,於是,我就盡其所能的參與到這部份資料的編輯工作中來,幾年來,一直堅持在這樣做著,對曝光當地邪惡,啟悟世人正念,起到了應有的作用,做了一個大法弟子應該做的事。

其實,師父在這方面早就教誨過我們「大法弟子是個整體,在正法中所做的一切我都是肯定的,都是在做大法弟子應該在做的。不同的做法就是法在運轉中有機的分工圓容方式,而法力是整體的展現。」(《師父對學員文章評語》)

證實法中,每個同修都是大法中的一個粒子,講真相救眾生,需要的是我們整體的圓容和配合,過程中任何一個執著心,如顯示心、歡喜心、依賴心、分別心等,都會成為我們講真相救人的阻礙,也都會給我們證實法帶來遺憾和損失,因此,我們只有時刻以法為師,真正向內修,向內找,不斷歸正不足,證實法才會取得更好的效果,才能完成歷史賦予我們的神聖使命。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