講真相是制止迫害的有效方法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三月二十八日】我是一個殘疾人,一九九八年得法修煉,從此獲得新生。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舊勢力操縱人間的敗類對大法開始了邪惡的迫害。那時真是邪惡橫行,電台、報紙、電視到處充滿了對大法的攻擊,惡意的誹謗。我開始履行一個大法弟子的使命──講真相。我的經歷證明:講真相是制止迫害的有效方法。

用親身經歷講真相

當時我是憑著感恩的思想開始講真相,從心裏覺得政府錯了,這麼好的功法,能給人祛病健身,教人向善,怎麼反遭迫害呢?

我用我的真名、真姓、真地址往市電視台、省電視台、中央電視台、市政府寫信,寫我修煉前後的變化,用事實告訴他們真相:大法能祛病健身,能提高人的道德水平,於國於民都有利。以後我又給國務院信訪辦寫信,並希望能轉給總理,告訴他們這次鎮壓真的錯了。有的同修說不要用真名,我說我真希望能有人來調查一下,結果誰也沒回信。每次我講真相也好,寫信也好,心裏都沒有顧慮,只覺的師父太冤枉,大法太冤枉,師父辛辛苦苦的盡為人做好事反遭誣陷,太沒道理。

我還到鄉政府去找政工書記,也是後來的政法書記,講我修煉前的淒慘,修煉後得到的福澤。告訴他們法輪功教人向善,凡事替別人著想。記得有一次我們談話,我說:「某書記,你是讀過大書的人(大學生),我就不信你自己沒長腦子,別人說太陽是黑的,你就說甚麼也不看見。別人說月亮是方的,你就說有稜有角。你到底看見的是甚麼?你不清楚嗎?我一個大活人站在你面前你不清楚嗎?你分不出真假嗎?別跟人瞎起哄。」他說他是共產黨員,我說:「共產黨員也是人,也有腦子,甚麼事你們都是上有政策,下有對策,這事也得這樣,不要過了,過了對你一點好處都沒有,你對誰好與壞,誰也不會忘記你。凡事給自己留點後路最好。你做過了你就是傷天理,像我這樣一個殘疾人,學大法學好了,你非不讓我學,就是往死路上逼我,過了我能忘了你?上邊打個雷,你不用真下雨。」這樣,隨著全體大法弟子不斷的講真相,我們鄉在當時是全市迫害最輕的一個鄉。

二零零零年,我們這裏的法輪功學員到北京上訪,要是被抓回來,被非法拘留一個月那是鐵板一塊,沒人能逃過。五一到了,那時農村果園裏蘋果授粉剛到掃尾的時候,我和妻子決定到北京去上訪。有的同修說:「你們都去,萬一被抓,果園打藥怎麼辦?」我說:「隨它去吧。」也有的同修說:「現在車站抓的很厲害,能去的了嗎?」我說:「師父安排到哪,我就到哪講真相。」

結果在師父的慈悲呵護下,我順利的來到北京國務院信訪辦。還沒見著信訪辦的人,先被警察給圍上了,問:「來幹甚麼?」我說:「為法輪功上訪。」我拿出我的殘疾證給他們看,告訴他們:「我今天能來到北京,能站在你們面前全是法輪功的功勞。」他們拿著殘疾證,看著照片,正確無疑,有一個警察圍著我轉了好幾圈,問我:「這是真的嗎?」我說:「這上邊的鋼印能是假的嗎?」我告訴他們大法是被冤枉的,我們師父是被冤枉的,法輪功教人向善,不危害社會,不危害任何人。這些人聽了以後,很客氣的說:「快回去吧,好就在家煉,別出來了。」我說:「我就是要求給個煉功環境,給條生路。」

他們見我不走,就通知了我們當地專門抓法輪功的駐京辦事處。駐京辦事處的人把我帶到辦事處,我又把殘疾證給了我們當地的警察,告訴他們我的變化。駐京辦的人又通知了我們鄉政府,鄉政府的政法書記開著轎車把我從北京拉回家,連公安局的門都沒進,我家甚麼活也沒耽誤。我真正體會到了:「修在自己,功在師父。」只要你有那個願望,一切都是師父在做。

理智的講真相

講真相不要講高了,講那些別人能接受的,講那些別人願意聽的,不刺激別人,不神神叨叨的。人都有善惡兩面因素,我們講真相就要啟迪人善的一面,抑制惡的一面,才能救度眾生,抑制迫害,不要講高了。

記的那是九九年的十一月初,一天晚飯後,我記的我關上大門,可一會不知怎麼進來六個警察,兇神惡煞般的進了門。我搬凳子讓他們坐下,他們面無表情的問我:「還煉嗎?」

我沒有正面回答他們,我說:「你看我這個情況。」我就開始講我修煉前是一個殘疾人,剛患病時我的小孩還小,剛五歲,全部壓力落在妻子一人身上,為了生存下去,妻子上山,只能讓五歲的小女兒來為我端屎端尿。孩子小,出去玩,一會跑回來問:「爸爸你不撒尿呀?」真的好淒涼。姐姐十歲了,星期天帶著妹妹,到處拾破爛,記的第一次大女兒給我二十元零錢,我抱著孩子大哭一場。有一次妻子病了,不能做飯,只得孩子自己去燒火做飯。為了減輕妻子一點負擔,我拄著雙拐到地裏坐著幫妻子薅草。

聽著我的講述,他們自己搬凳子坐下,我告訴他們,通過學習法輪功,我丟了雙拐,身體得到康復。我講完了,他們都表示同情,也很佩服大法的神奇。臨走時,所長說:「好就在家煉,我們也不能整天在你家炕席底下看著你。」

就這樣本來是來抓人的,反成了我給他們講真相。在師父的慈悲呵護下,自己理智的面對他們,善意的告訴他們真相,救了他們,也抑制了迫害。

面對迫害講真相

二零零一年,邪惡在我們這裏像瘋了一樣大面積的辦洗腦班,到秋天,快秋收了,洗腦班還在抓人。

這天早晨,我們正在發正念,我聽到有汽車響聲。我告訴妻子:來人了,正念清理,不配合。我們發完正念,開開門,他們說某書記讓你去一趟,我說:「不用繞圈子,你也知道幹甚麼,我也知道幹甚麼,我不去。」因為他們來的太早,大家都沒上山,街上圍了許多人。我就把他們引到大街上,我說:「鄉親們,你們看看,我拄著雙拐甚麼也不能幹的時候,沒有人來看看我,現在我學法輪功身體好了,能幹活了,反倒有人來關心了,這也不行,那也不行,我就躺著行,是吧?我拄著拐甚麼也不能幹的時候,這些人哪個來看過我?沒有人來問問我,缸裏有沒有麵,鍋裏有沒有水。現在我好了,他們來了,來不讓我學法輪功,好像我學法輪功傷害過他們甚麼似的。老少爺們,你們知道他們今天來幹甚麼,叫我去洗腦班,說煉就得蹲公安局。」

這時一個鄰居說:「人家有病的時候,你們誰來過,現在好了,你們有毛病了,你們來找麻煩,還非得病死?不用管,只管煉,能好病就行。」

由於我不跟他們走,在外邊講,那當官的說:「到屋裏來吧,別在外邊講了。」我說:「不怕人,怕人就不講。」我不跟他們走,他們又往鄉里打電話,又來了一輛轎車,還有騎摩托的,一共十幾個人,一個個聽我講著,聽著鄉親們的責問,他們有蹲著的,有低頭私語的,就是沒有動手的。僵持了一早上,我一看這樣雙方都下不了台,我就走了。我在外邊講的時候,那當官的在我屋裏坐著,我走後,他聽不到動靜了,出來一看人沒了,就問那些小嘍囉:「人呢?」他們說:「不知道。」其實他們是看著我走的。

就這樣在師尊的呵護下,我又一次走過了這一關。我深深體會到,要想制止迫害、救度眾生,就得讓眾生明白真相。

以上是我這幾年來,在講真相這方面走過的一段路程。是慈悲的師父給我化解了一次又一次的魔難,領我走過一程又一程。我體會到:只要心態穩,講到位,不刺激別人,講真相就能減少甚至制止迫害。同修們讓我們都行動起來,按師父要求的去講真相,制止迫害。

層次有限,不當之處懇請同修慈悲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