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萬家勞教所遭受的酷刑折磨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三月十九日】二零零五年十一月,我第二次被哈爾濱惡警綁架到萬家勞教所,在這個人間地獄遭受了種種酷刑折磨。現把這期間我遭受的酷刑折磨寫出來,曝光邪黨勞教制度的滔天罪惡。

二零零七年四月十三日,我姐姐到勞教所來看我。我的姐姐是一個善良老實的人,在我兩次非法勞教中她多次到勞教所來看我,親眼看到我和其他大法弟子遭受酷刑折磨後那種慘不忍睹的狀態,終日為我擔心,寢食不安。這次她見我被折磨的脫了像,禁不住淚流滿面,對我說:「妹妹,剛才幹警跟我說了,只有寫了『三書』才能放人,你就把『三書』寫了吧!五月六日你就到期了,到期趕快回家,這裏太可怕了。」我沒有答應姐姐的要求,姐姐流著眼淚回去了。

二零零七年四月二十二日,我因不背污衊大法的「十三條」、堅持煉功,集訓隊惡警隊長吳洪勛便糾集萬家勞教所五個科二十多名男幹警,將我強行帶到一個屋裏。一進屋,吳洪勛便猛擊我的面部,把我打倒在地。惡警們扒掉我的衣褲,把我強行按在鐵刑椅上。一個小時後,大法弟子關華被惡警摁在另一個鐵刑椅上。關華也是因為不背監規和「十三條」被一幫惡警暴打後送過來的。

在此之前,大法弟子顏廷珍因不背「十三條」被罰坐鐵椅四十天,張淑琴因不背「十三條」被罰坐鐵椅三十四天,而李文俊、孫淑雲因不背「十三條」分別被罰坐鐵椅十多天。

第二天,大法弟子顏廷珍、張淑琴、孫淑雲、毛淑英、孫淑霞、李文俊被惡警們分別上大掛、用電刑。年過六旬的毛淑英上大掛時昏死過去,醒來時不知被誰放到地上,惡警們早已不見蹤影,是自己爬回班裏的。而年過六旬的孫淑霞上大掛時心臟出現了危險狀態,惡警們才把她放下來。

我被五隊一名姓王的惡警隊長和惡警小劉濤(大劉濤是管理科科長)上大掛、用電刑。他們用兩根電棍電我。之後又將我關進鐵刑椅中。當時我光著腳,只穿一身單薄的衣褲,而惡警姚福昌卻故意將窗戶打開凍我。第四天上完刑,還沒等我緩過氣來,惡警孫慶就將我的頭往下按,把電棍從脖子旁邊伸進去一頓亂電,然後又把我架回到鐵刑椅上。這次我被迫害了整整五天,六次上大掛,六次被電棍電。最後我的兩腿兩腳布滿水泡,腫脹的穿不上鞋,疼痛難忍。期間惡警不准我洗漱。每到晚上就把我關進小號,由三名猶大監視迫害。有一次因我不坐小凳,猶大陳麗麗、索蘭英就用條帚抽我,用皮鞋踹我(另一名猶大李英旭說是她指使幹的)。

由於大法弟子正念抵制迫害,萬家勞教所企圖用酷刑逼迫大法弟子背「十三條」的陰謀沒有得逞。它們便使出最後的流氓手段,給拒不背「十三條」的大法弟子分別加期一個月、兩個月不等。我被加期兩個月零七天,原本五月六日到期,結果到七月十三日我才被放出來。

我所遭受的酷刑折磨,在萬家勞教所只不過是冰山一角,比這更慘烈的酷刑折磨還有很多,有的大法弟子因遭受酷刑折磨而致死、致殘。萬家惡警迫害大法弟子手段之殘暴,後果之嚴重,實在是令人髮指、罄竹難書!曝光邪黨惡警的凶殘暴虐、慘無人性,讓人們充份認識到邪黨勞教制度的罪惡並解體它,喚醒人們(包括參與迫害的幹警)的正義良知,趕快退出邪黨組織,用實際行動贖回自己生命的未來!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