萬家勞教所迫害大法學員的酷刑種種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七月十三日】二零零一年七、八月份,我們因證實大法被惡警綁架,被非法送進黑龍江省哈爾濱萬家勞教所。凡曾被在此地關押過的大法弟子都非常清楚,這裏是迫害大法弟子最黑暗和最邪惡的地方。

被非法關押後,首先被逼迫看那些歪曲、誣陷、攻擊師父和大法的惡毒的電視、錄像,以及一些邪悟者胡編亂造的所謂文章。不准大法弟子之間說話。由惡警、邪悟者和刑事犯(即「包夾」)4至5人組成「幫教」,對大法弟子一個個進行所謂的「轉化」。逼迫大法弟子談所謂的「認識」,逼迫放棄修煉,背叛大法,背叛師父。稍有異議或不從,便遭到非人的折磨和各種體罰。

萬家勞教所殘酷折磨大法弟子的刑具、方法應有盡有,像小號、鐵籠子、電棍、鐵椅子、上大掛等等,等等。我們被非法關入後,曾因絕食、不配合邪惡以及呼喊「法輪大法好」便分別被送萬家醫院灌食和上大掛。一個孫姓的胖惡警手拽著我們的頭髮,腿壓著我們的肚子,將膠皮管往鼻子裏插,灌鹽水和發霉的苞米麵粥。

所謂「灌食」就是暴力摧殘,有時膠皮管從鼻腔插進氣管裏,造成呼吸困難,疼到腦袋頂上,幾天緩不過來。我們身上長的疥瘡都爛到骨頭,勞教所的惡所長宋兆惠竟指使惡醫用勺子使勁刮疥,不分青紅皂白硬刮,那種疼痛難形容。那些惡護士在給大法弟子打針時故意隨便在身上使勁亂扎,經常把血管扎漏,鮮血淋漓。

我們被非法關押在十二隊。隊長趙余慶非常陰險,姚福昌則是邪惡的打手。每天對我們的圍攻長達十七至十八個小時,甚至二十個小時,不讓睡覺,不讓走動,不讓吃飯。強迫以固定姿勢坐小板凳。小板凳是塑料的,坐時間長了臀部潰爛、化膿,爛到骨頭,粘乎乎的沾到褲子上。

我們不配合邪惡被關進「小號」。冬天無被褥,我們自身穿的絨衣被強行扒掉,再打開窗子,用冷凍迫害我們。不讓洗澡,不讓上廁所(室內置一便桶)。

還有一種折磨是關鐵籠子。讓你在鐵籠子裏站不起,躺不下,只能坐。坐一、兩天腳就腫,腳銬的鐵筋卡進肉裏(至今傷痕很深)。

其它的重刑還有:手腳固定鎖在鐵椅子上;「蘇秦背劍」(將兩個大拇指反背綁在一起),手指甲都能勒掉;夏天上大掛並餵蚊子、用大燈烤烤。上大掛就是把人捆綁並吊起,腳尖剛剛點地,上不去下不來,全身重量集中在兩手上。大法弟子因喊「法輪大法好」就被惡警姚福昌上大掛並用膠帶封嘴。他動輒就用電棍電,嘴裏還惡毒謾罵,大小便憋著不讓上廁所。電棍閃爍著弧光,電擊我們的嘴唇,脖子等敏感部位。

他們如此瘋狂、邪惡的迫害我們,目的只有一個--摧垮我們的意志,逼迫我們放棄修煉。但這是枉費心機,是徒勞的。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