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爾濱萬家勞教所的流氓手段:電、蹲、撅、掛、捆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七年五月二十四日】萬家勞教所位於哈爾濱郊區萬家村,有男隊、女隊,集訓隊是迫害大法弟子最邪惡的地方。萬家勞教所主要迫害法輪功女學員。法輪功男弟子直接送男集訓隊進行迫害,逼迫寫「三書」,不寫便給上刑,然後送長林子勞教所繼續迫害。萬家勞教所內關押的其他男勞教人員為刑事犯。

女隊分女集訓隊、十二隊(要調進「前進勞教所」)、七隊已調進「前進勞教所」。女大法弟子直接送女集訓隊進行迫害。其中,趙某某、吳某某、某某某為男科長,受盧振山指使,每次給大法弟子上刑都是親自動手,參與迫害,充當打手,手段極其殘忍,邪惡至極。還有二十多名女惡警協助迫害。迫害方式有多種,有時多種方式同時進行,不分晝夜連續迫害,有的直至被迫害死。

例如:哈爾濱大法弟子張紅,進萬家勞教所,一週被迫害致死,死時全身是傷。

迫害手段大致有:打或電棍電、蹲、撅、坐鐵椅子、冬天開窗凍、上大掛、上繩。

1. 打或電棍電。一個惡警對大法弟子拳打腳踢或用電棍電,一個或多個電棍電。用小型電棍電,皮膚會起大泡;用大型電棍電,皮膚會腫如饅頭或西瓜。

2. 蹲。強制兩隻腳平行靠攏後蹲下,手背後或銬在一起。此種方式會使人的身體不好找平衡,一會腿就麻了,倒在地上;摔倒後上來幾個惡警拳打腳踢,然後再讓蹲下,不分白天黑夜。

3. 撅。強制兩隻腳平行靠攏整個上身貼在大腿上,兩條腿要伸直,手背後或用手銬銬後,不讓動,動一點便拳打腳踢,然後接著撅,不分白天黑夜。

4. 坐鐵椅子,冬天開窗凍。被固定在鐵架台上,兩隻腿被固定不能動,手被銬在椅背鐵架上,或扒掉全身衣服,只剩一條短褲,冬天開窗凍。或把衣服扒掉,僅穿褲頭,光著腳,手吊銬在椅背上,光著腳蹲在地上,打開窗戶凍。此種方法極為難受,使人站也站不起來,時間長了,胳膊、腿都像折了一樣的痛。

5. 上大掛或上繩。1)兩隻手用手銬或警繩吊在床(二層床)架上,腳離地,時間長了胳膊殘廢或手不好使。(2)把兩隻手背後用手銬或警繩吊在床上,腳站在凳子上,用繩把腿捆住,猛地把凳子踢掉,然後拽起捆在腿上的繩子,整個人被盪起來,當時胳膊像折了一樣,同時用電棍電身體敏感部位。

例如:法輪功學員張春玉被電棍電脖子全是大泡;上大掛,兩手腕被勒壞,手腕處皮膚潰爛,手腫的像紅饅頭;兩隻手伸開吊在床上,白天晚上不讓睡覺二十多天,腳站得腫的老大,不行穿鞋,睏極了就睡過去,被人叫醒,使人看來慘不忍睹。承受不住迫害,違心寫了「三書」。送勞動隊(十二隊)幹活。

十二隊強制勞動時間是早五點至晚八點,有時到晚十一點多,甚至有時到下半夜一點左右,勞動任務極其繁重。大隊長是郭立秋,此人非常邪惡,每次迫害大法弟子,都是她的指使,副隊長霍書平、張愛媛配合,惡警王娜娜、沙玉錦、劉白冰(已調科室)、叢志麗、周英凡直接迫害。手段同集訓隊大致相同。

例如:二零零六年四月,宋文娟因不做誣蔑法輪功的所謂「講評」,惡警強制讓宋文娟蹲著,不允許動一點,她蹲了幾個小時,因為不配合邪惡,惡警王娜娜對她又打又拽,拽到別屋內將其打癱在地上,然後又把她銬在鐵椅子上一宿不讓睡覺。然後又把宋文娟吊掛上繩在庫房貨架上,吊了十次左右,她暈死過去,又繼續吊,胳膊的筋被勒壞。

期間惡警周英凡用手銬緊緊吊銬宋文娟在鐵床架上,一會胳膊就變得青紫,她們用電棍電、猛打臉等各種方式,宋文娟最後也沒有妥協。惡警沙玉錦把她的上身衣服扒光,反說她不知羞恥,耍流氓,羞辱她。宋文娟的後腳爛得不行了,還被迫上車間幹活。早四點起床站到出工,晚上收工又讓站到十二點睡覺,迫害一直再持續。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