踏歌香江

——香港五千萬退黨遊行隨感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二月十九日】得知要去香港聲援五千萬退黨大遊行是在禮拜五,也就是二月十三日的晚上十點多鐘。離遊行僅差三十個小時,而我們還在距離香港四個小時飛行路程的新加坡。雖然時間緊迫,我們還是按部就班的籌劃著,聯繫航班,訂機票,安排巴士接機,住宿,全部安排停當下來,一看手錶已是凌晨三點三十五分。距最早一班飛機起飛差五個小時,時間還是蠻充裕的。滿足感頓時讓我睡意濃濃,一挨枕頭就兩個小時過去了。

沙漏裏的沙子不斷的流逝,時間就是這樣被人們一秒一秒的數著,沒了。望著沙子,頭腦中想著,宇宙中一定也有一個記憶時間的沙漏,不知他的最後一粒沙落下時,這個世界會不會也走到了盡頭。或是像人間的沙漏一樣,可以倒轉,然後進入新的宇宙周期呢!沒等沙漏裏的沙流完,我就整裝出發了。

上午的陽光充足,我坐在飛機裏,飄在雲端,身心沉浸在學法的快樂中,那種舒服,流暢是難以用言語形容的。打個比方就好像秋收了,收割的玉米粒堆放在足球場大的穀倉中,自己就任意的躺在那堆砌的高高的玉米山的中央。那種快樂,那種感覺應該只有神仙才有吧。時不時地望向窗外,一縷縷的雲帶拂過,碧藍的天空像是一幅畫。聽媽媽講我從小就喜歡發呆,小腦袋瓜總是不停的想啊想啊的,得法後我明白了自己為甚麼會那樣,那是因為我不認識這裏,對剛剛打開記憶的我一切都是那麼陌生,我想啊想的是在努力回想我的從前,自己到底是怎麼來到這個人間的。成長中也是在不斷地尋找存留在記憶中的朦朧的世界。時間慢慢解開了謎底,真相已慢慢在浮現。不知不覺中,雲朵越來越多的飛過我的眼前,我低頭向飛機下方看去,簡直嚇了一跳,黑壓壓的雲海翻著惡浪,一眼就能辨出香港就要到了。

遙望著天際,正念像離弦的箭一樣射出。自己發正念的同時,也沒有忘記提醒同來的三位同修一起發正念,她們沒有坐到窗邊,看不到外面形勢的變化,仍在學法呢!香港越來越近了,飛機在下降,雲也由灰轉成深灰色,射箭越發顯的不適用,心想有甚麼法器最適合現在除惡用呢?念頭有點動搖,我趕快念動正法口訣,立刻有一股強大的力量從背後生出來。

飛機順利降落了。

到了下榻的旅館,大家迅速梳洗,急急忙忙吃了晚飯,就坐在一起讀《精進要旨二》,逢整點必發正念,這幾乎成了每次天國樂團出戰前的必備課,大法弟子的「軍隊」靠的就是對法的堅定,從而發出的純而正的正念就能隨著悠揚的樂曲感動世人!

故事就是這樣發展的,第二天,就像歷史在重演一樣,我們熟練的集合,聚在一起集中的發正念,天空依舊是來港時的灰濛濛,看不到一點藍天!不要緊的,天國樂團踏在香江上,將用嘹亮的號聲來驅散這陰冷黑暗的邪雲,換給眾生一個自由的,清澈的天空。記的前幾次來正法,遊行前都是下著濛濛的細雨,這一次,天空只飄了幾個雨星星,還沒飄到地上就被正氣吹散了。開幕式照樣由天國樂團表演拉開序幕,一場急雨向我們撲面砸來,也就一首《法輪大法好》的功夫兒,就停了!我們的笑容依舊,笑著就把邪惡退了!

三個多小時的遊行,轉眼就結束了,時間倒轉回遊行中的幾個鏡頭,眾人們詫異的眼神,使勁盯著我們在看呢,只怕錯過了一個音符;那照相機劈里啪啦的在按呢,好像比賽按快門;街道兩邊的人才多呢,恨不得擠到我們的遊行隊伍中來。震撼!驚醒!嚮往!一幕接一幕!天國樂團的樂曲更是蕩漾在香江的波濤中,衝擊著不安的紅朝!遊行至中港碼頭,太陽扒開雲縫,照耀在天國樂團每個團員的臉上,頓時無比亮麗!

匆匆來,匆匆去,第二天凌晨五點我們便離開了旅館,飛機迎著升起的太陽載我們踏上歸途,臨行時忍不住抬頭望向天空,雖然還是多雲,但是沒有壓力,而且還時不時的露出一點湛藍,清澈的藍色,煞是好看。心情變的很愉快。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