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講真相心得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八月二十五日】很高興可以與大家分享講真相心得,自己在修煉中還有許多不足,一點講真相心得,與各位分享。

一、向親友講真相,開創環境

往返香港講真相的環境需要自己去開創出來,現在在工作單位上,在家庭中,老闆和親友同事都能理解接受我前往香港講真相半個月一個月。平時修煉狀態的表現、工作上的態度、與講真相和發正念,都是環環相扣。

因為去香港講真相,有時一待就是半個月一個月,對家人與親友的講真相就格外重要。不了解的人是很難理解為何要大老遠跑到香港去,面對不同的親友,我便會針對他們的情況去說。比如跟年輕的親友說內地訊息的封鎖,大陸同胞不清楚真相等問題;對年紀大點的說是揭露迫害做善事,告訴他們一些同修在香港講真相後變年輕和健康等實例,長者對於做善事和善報較容易接受;對於仍難以理解的或者尚無時間多講者,告訴他我自己從小的志願就是弘揚自己的信仰。大家普遍都能夠理解。

但不管對親友講真相後其接受度如何,或他們又有甚麼意見,都不應該干擾到自己該去做甚麼的念頭。師父近期講法也提到:「說甚麼常人有甚麼想法啊,常人有甚麼想法?常人想法多了。是你們在救他們,你們在做甚麼,你們在幹甚麼,自己得知道。」(《二零零八年紐約法會講法》)

二、該做甚麼,就做甚麼

師父說:「所以你三件事都做好是修煉,三件事只做一件事就不是修煉,就是這樣,也提高不了,所以大法弟子一定要做好。」(《二零零五年舊金山法會講法》)從得法認識到講真相的重要之後,自己總是會想要想辦法講真相,從網路聊天到打電話講真相、香港講真相等等,在師父的引導下,只要我想做,總是會有人教我,引導我或者是出現機會。

多次的往返香港,自己體會到純淨的念頭的重要,每每遇到問題,向內找總是能發現一些隱蔽的執著。今年二月底,自己遇到香港電子簽證下不來的問題,像是當頭棒喝,因為平時修煉鬆懈下來,講真相救人的心淡了。認識到後,我加強發正念,否定不正確的觀念,從新辦理簽證,很快就核發出來。

在工作未滿一年期間,自己曾經請假一週上阿里山景點講真相,還請假半個月到香港講真相,主管都答應讓我前往。兩個月前我打算辭職換工作環境,藉此在找到新工作前再去香港待幾個月,想不到主管突然告訴同事說:「他要是得常常往返香港,待在這工作好啊!請假比較方便,到別的地方可能沒能這樣。」那時候同事告訴我,我不禁會心一笑,這句話對我來說,就像是師尊給予的提醒,只要想要去做,師尊都給安排好了。今年五月在單位忙完評鑑後,我向主管表示自己打算要去香港兩三個月,主管說「兩三個月太長,能不能去一個月就好?」我想那就一個月吧!心裏感謝師尊安排,只是到了香港之後,還是覺的太短,向內找還是發現自己想要救人的心太淡,待久一點的心不夠堅定。

七月份上班時,其實自己心裏也沒有底甚麼時候可以再去香港講真相,雖然想要近期再去一趟,但總覺的這樣請假有些不好意思,打算過陣子再看看吧。沒想到有一回在與主管、同事聊關於香港情況等等時,主管突然說了一句「搞不好他兩個月之後就要再飛去香港了」,自己心裏又是一震,環境與條件已經開創出來,反而是自己被人心障礙住了。慈悲的師尊早就在《美國首都法會講法》說過:「心中有法,該做甚麼就做甚麼,大法需要,想做甚麼就做甚麼。(鼓掌)任何事情都不要走極端,理智的、清醒的去做,那是大法弟子的威德。」

三、放下包袱,救度眾生

在香港講真相、派真相資料時,有時會遇到不明真相投以不友善態度的人,沿路派報給商家時,自己的怕心便會出現,怕別人拒絕,如何如何等,老是硬著頭皮去這顆心。後來再次學習到《澳大利亞法會講法》談到虛榮心的問題,師父說:「你喜歡別人說你好,你喜歡別人表揚你、誇你,你喜歡別人尊敬你,任何有損於你形像的事情你都怕,產生了這種心理狀態,就是虛榮心,執著嘛。人愛面子的心哪,也是很強的。其實放下心來,別帶有那麼多的包袱,修的會更快。」

後來想派發真相資料,是救人的事情,怎麼會怕損形像?做任何事情的基點如果不對了,都很難去做正,而且還會感到彆扭,這樣如何能做的好?往後自己總是提醒自己帶著笑容,想著這是救人的事情,放下怕這怕那的心,心態越正,越做越輕鬆,即便遇到別人拒絕,也比較不會往心裏去了。

怕被拒絕的心,在對大陸遊客講真相中也特別突出,因為一些女性遊客總是會明顯的拒絕聽真相。過去自己遇到別人拒絕,就會傻乎乎的不繼續告知真相,到最後演變成習慣找男的遊客講真相。六月到香港講真相時,仍然是有這些情況,我便告訴自己,得突破,救度眾生怎能有分別心,之後要求自己不管如何,看到遊客在前,有女的就先找她們講真相,不能讓自己的觀念障礙著,即便一開始對著女性遊客還是會不小心說錯稱呼,把「女士」叫成「大哥」,還是要求自己繼續講真相。沒幾天就發現,以前我勸退的女士幾乎寥寥可數,現在有時候就都是只有勸退女性遊客。因為自己這顆心去的還是不夠,現在在家裏撥打退黨回撥電話,接通的和退的也大多是女性。我逐漸的發現其實都是看自己如何去動那一念,是救人還是做事?是神念還是用人心去對待?

四、總結

自己打電話或者做網路等講真相,確實很方便快速,但是在香港景點講真相時的效果,是更廣大且直接的,不論是擺展版、派真相資料、講真相或者是在景點發正念,都起著強大的作用,希望同修有機會可以安排前往參與。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