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下自我證實法 去香港講真相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六月七日】距離上一次到香港講真相已時隔將近一年了。這趟進香港感觸很多,以下跟大家分享我的心得體會。

我是去年「七一」被港府非法遣返的學員之一。回台灣後辦了多次香港簽證都遭到拒絕。我的簽證前後共送了三個不同縣市的旅行社,短簽、長簽、台胞證共送了八、九次吧,香港入境處不斷以各種理由要我補件,然後再以各種理由拒絕我的申請。

我想,如果是我工作很忙抽不出身,那也是我自己選擇不去香港,留在台灣好好的講真相。但現在的狀況卻是:我能有一些時間去香港講真相,但那簽證卻阻擋我去不了。站在修煉人的角度來看,既然講真相舊勢力是不敢擋的,那現在肯定是我的執著心障礙著自己前進的路了。我知道唯一的辦法就是往自己的心裏找。

每一次被拒,我都覺得自己找到了一些執著心,像師父說的剝洋蔥那樣,一層一層的剝去。但是我的簽證還是一直被拒。我開始著急起來,我想我很有正念啊,我也很堅持想去香港講真相,我也不覺得害怕啊,去香港講真相是比較辛苦,但我也不是很在意啊,到底問題是出在哪裏呢?後來竟然開始有些著急。

當我感覺心裏開始著急的時候,我意識到這個著急的狀態不對,我問自己:你在為甚麼著急呢?因為不能去救人著急嗎?還是為甚麼在著急?記得那幾天學法時,似乎師父一直在點化我,經常學到的法就是:「你是在證實你自己呢還是在證實法」(《二零零四年紐約國際法會講法》)。突然有一天我恍然大悟,找到那顆想證實自己的骯髒的心,它一直隱藏在我內心的某個不易發現的角落。

我開始向內找那個「證實自己」的思想根源:自己身兼幾項協調人工作,經常需要發言,也經常聽到同修的讚揚話。我知道讚揚話對修煉人來說是考驗,也經常提醒自己不要動心,但是我不是時時都能有這樣的正念。不自覺我開始心裏有些膨脹,覺得自己認識的應該比同修好一些吧,說話不自覺的有點架子。反應出來就是,主持集體學法時自己談的多。跟同修交流時,不等別人說完,就開始發表自己的意見。同修善意跟我說過幾次:「話都給主持人說完了,交流時間不夠用。」或說:「剛開始聽你交流時挺好,但後來覺得你說的太多了。」或是:「跟你一起做事,你有一種上對下的姿態。」長期以來我竟然都沒有正視這個自我膨脹的問題,還覺得這應該是別人的問題吧。另一個突出的表現就是,聽不得別人說自己沒正念,因為覺得沒正念是很沒面子的事。簽證要是過了那感覺多有「正念」呀。找到這裏,猛然驚醒!證實大法、救度眾生這麼嚴肅的事,我竟然把這事拿來為證實自己而用心。

找到這顆執著自我的心後,整個人豁然開朗,我開始連續幾天排斥這個思想,正視著這顆骯髒的心,發正念清除它!我仍然不放棄的送簽證,但心態不一樣了,做而不求,我想去留由師父安排了。

沒多久,我的簽證下來了。我馬上決定要去香港講真相。出發前一天,項目組幾個主要協調人商量著有一件事需儘快解決,最好這兩天開個會把事情確定下來,他們問我能不能取消這次去香港的行程。我有些猶豫,兩件事看起來都很重要。思考後,我選擇去香港的行程不變,我相信:沒有我,那件事情同修也能處理得很好,我不能再有意無意的想證實自己的重要性。

項目組會議時間幾經更動,大家最後決定在我回台灣的那天晚上開會。我去了香港,晚上回來後接著上線開會,兩件事情都沒有耽誤到。我明白,當自己的心放的下時,師父都會給我們最好的安排。

這次在香港通關時,忽然腦海裏像有一個聲音跟我說話:「任何想在大法中證實自己的行為,都是很傻的、很不敬的,任何生命在大法中都應該謙卑,無求而自得。」那時我很想哭,想到師父說過:「不清理的話,帶著這樣一個渾濁的身體,黑乎乎的身體和一個骯髒的思想,怎麼能達到往高層次上修煉呢?」(《轉法輪》)我體會到修煉人必須放下執著心,抱著無為的狀態修煉,無所求的同化大法,大法的法力和功才會在我們身上展現。我在心裏合十,虔誠的說:「弟子明白了,謝謝師父!謝謝師父!」

我在香港停留的時間很短,但感觸卻很深刻。香港同修人數少,從大陸來的可貴中國人卻是很多很多,師父把有緣人都集中送到我們跟前來。不管我們是發正念、舉展版、派資料、講真相,那一車一車下來的人就是木木的看著我們。他們不像來吃飯的,倒像專門來看真相的。他們不像來觀賞景點的,倒像來聽真相的。香港同修長期在那種環境中錘煉,把那個場正的確實相當可觀,我在其中都強烈的感受到,更何況是那些常人哪。

但是,在香港各景點,同修人數相對較少,很多地方都很缺人手。不提每天要拉車來回,收掛展版、橫幅有多需要人力了。就說那成百上千的可貴中國人來到眼前時,要講真相、要派資料、要舉展版都是需要人手的,時間很短,人手不足就會漏掉一些救人的機會。這次去某個景點時,我們約有九個同修分工的講著真相,我們配合的很好,到那些可貴的中國人上車時,都大致能聽到或有機會能讓我們將資料遞到他們跟前。他們上車後對我們微笑豎起大拇指,眼神流露著:法輪功真了不起。過程當然也有不接受的,只要我們不動心,一起發正念,對方也就灰溜溜的沒聲音了。在那裏只要我們一開口講真相,對方就會放慢腳步想多聽一些。只要我們舉起展版,對方的眼光馬上轉過來看個不停。但是這些真的都需要大法弟子有人力來做。

在收展版時,我幫忙把那些展版放上拉車,捆綁及固定那些展版,對我這樣高個子的女生來說,還顯得很吃力。我問香港同修:當沒人來支援時,誰拉這車呀?她樂呵呵的指了另一個同修,意思就是她倆。我看看她們兩個身體加起來才有我一個人大吧。我想經年累月的,風雨無阻的,若不是真正在法上認識法,有修煉人的堅強意志,知道這是救人的大事,否則是絕對做不來的。現在回想起那一幕,我都覺得自己要精進。

以往每次要離開香港時,香港同修總是叮嚀我們回去轉達其他同修:「要多來、再來香港喔。」對於「支援香港講真相」這個說法,這次我心裏有不同的感受,我想香港講真相也是我們台灣同修自己的事。我們是最具條件及地利之便,這是歷史上的安排,我也相信支援香港或其它世界各地講真相,確有我們台灣大法弟子的誓約在其中,我們得自己去兌現。

在這裏再一次轉達香港同修的殷殷期盼:「要多來、再來香港喔。」

以上交流層次所限,還請同修慈悲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