抓緊時機在香港海關講真相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七年六月三十日】我是澳門法輪功學員,趁香港回歸十週年,胡錦濤到香港之際,去表達我們法輪功學員的心聲,呼籲各界制止中共迫害法輪功,同時準備參加香港「七一」抗議惡黨的大遊行。

我乘二十八日上午十一時半班船,航程一小時,我不停的發正念、背法。十二時半抵達香港,辦理入境手續時,香港人民入境處工作人員把我的有效證件、表格遞交給有關官員,並帶我去大廳旁邊的等候處。期間我仍一直發正念。隨後他們叫我到小房間,由值班主任問話。他總問些無關緊要的瑣事,如家庭情況等。我跟他講:這些與你及現在的事沒有甚麼關係,我也沒必要告訴你,又浪費大家時間。現在我想請你告訴我你的中文名字好嗎?他講沒問題,等一下寫給你,我接著又問他:今天是甚麼原因不讓我過關?他講:我還沒問完。我說:應該你先回答我的問題才對,因這一切都從此事開始。但他又問了些小事做好記錄,竟不告而別離開了。

等了一陣,沒任何訊息,當時我想,我的問題他還沒有回答,我要講的話還沒有講,不能這樣乾等。這海關入境處雖然經常進出,但你要講真相沒這樣的機會還真是進不來,像是一個死角,今天既然來了,可要好好抓緊不要錯失機緣。於是,我就問看管我的警察:剛才問我的那個主任去哪裏了?我還有話要講,請你幫我找一下,謝謝!他告訴我:主任向上級去彙報了,我去告訴他,你有事找他。

一會兒主任回來了。他坐下,我就問了他的中文名字,他寫了給我,接著我就問他,今天為甚麼我不能自由進入香港?他答:他也講不清,是上面決定的。於是我就向他們講真相。二位工作人員在房內,另二位警察在門口。我告訴他們:我是澳門法輪功學員,趁這次香港回歸十週年,胡錦濤到香港的機會,表達我們法輪功學員的心聲,到香港參加有關法輪功的活動。我還對法輪功作了簡單的介紹,也講述了自己因身體不好,煉了很多氣功、太極拳等,但效果不顯著,而煉法輪功沒多久,一切病痛都好了。他驚奇的問:病都好了?怎麼煉?是氣功嗎?我告訴他:連腎結石、膽結石也排出來了。法輪功是高層次的氣功,其實是修煉,修「真善忍」,除了煉動作外還要修心性,不做不好的事,不講假話、不賭錢,要做好人。香港也有很多人煉法輪功,中國大陸上億人煉法輪功。當年人大委員長喬石曾組織調查,向幾萬名法輪功學員作了書面調查,並作出正面的結論。而江澤民因個人妒嫉,非法鎮壓法輪功,是迫害的元凶,已遭全球多國起訴。中共還活摘法輪功學員的器官盜賣牟取暴利。他們聽後流露驚恐、不寒而慄的表情。

我繼續講:為此加拿大前國會議員與人權律師成立了獨立調查團,並發表調查報告,證實活摘器官確實存在。隨後四大洲──亞洲、美洲、澳洲、歐洲又成立了「法輪功受迫害真相聯合調查團」,其中有國會議員、立法局議員、非政府組織成員、律師、醫生等,由三百多名社會精英組成。該組織寫公開信給胡錦濤、溫家寶要求立即停止迫害法輪功、允許國際組織赴中國大陸進行調查活摘器官等,三個要求。他們插問;現在進行的怎麼樣?我說:當時有要求赴中國大陸進行調查的人,中共不予簽證。我又說,公開信中還提出:奧運會是象徵和平、促進尊重人權的體育盛會,不能與反人類罪行同時在北京發生。正講到這裏,似有人叫他,該主任就離開了。當時從他的表情來看,似乎意猶未盡。

主任走了,門外的兩位警員進來了,一坐一站。我接著給他們講真相。我還告訴他們:香港是法治社會,我有合法證件,正常過來香港,前幾天剛來過,我又從未有違反香港法律的行為,今天為甚麼又不讓進香港?五年前江澤民到香港,那是第一次不讓我進香港,香港政府侵犯人權,影響國際形像。

這時門外有事,他們都退出小房間,又剩我一人。我聽了一會兒師父講法,心想不能再閒著。想起剛才聽他們講,去廁所路很遠,我就藉機去上廁所,兩位警員陪同我,來回路上我給他們講:現在天要滅中共,已有二千三百多萬有識之士退出中共組織,中共解體指日可待。一定要認清形勢。法輪功是正的、是好的!歷史會作出公正的評價,大家很快都能看得到!

一晃,那位主任拿著「拒予入境通知書」進來講:上級指示拒予入境,要求我簽名。我說香港政府侵犯人權,我不會簽名。在香港人民入境處滯留了兩個半小時,我未能入境,臨走時該主任與兩位警員臉帶無奈、歉意的笑容,主動與我握手、揮手道別。希望我所講的能讓他們更好的了解真相。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