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講真相的心得:能救一個是一個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七年六月二十三日】我是黃素貞,台南的學員,今天想跟大家分享自己在香港講真相的心得體會。

當我得法七個月,從法中認識到去香港講真相的重要性時,我的內心充滿了擔心。得法前,我因為痔瘡、失眠等原因,從不在外面過夜。我就在這種又期待、又害怕的情況下去了香港。

短短五天的行程對我是一大考驗。因為我的擔心並沒有放下,被邪惡鑽了空子,類似痔瘡、失眠等症狀都發生了,當時我又因為跟同修發生矛盾而無法靜下心來發正念清除干擾,第三天我就覺的自己再待下去會破壞整體的場,因而計劃回台灣。第四天一大早,當我拖個行李準備去機場時,師父通過同修點化我:「能救一個是一個。」我當場就流淚了,覺的自己應該留下來。當時的我真的有一種「願意為眾生吃苦」的心,很快的一切矛盾、疼痛都消失了,剩下的兩天我專心做著該做的事。

除了破除身體上的障礙,心理上的障礙也得破除。從小我就不愛說話,口吃的毛病更令我不想說話,在眾人面前說話總是讓我神經緊張,常常會讓我的頭腦一片空白,不知所云。前幾次去香港,我只能發正念、舉展板,還記的當時有一位同修一直要我開口講,那時我的內心就在吶喊:「我不是不想講,可是我真的講不出來」。終於有一次我哭了,我告訴自己一定要講,我認識到從小到大那些不愉快的經歷是舊勢力的安排,我內心告訴自己不能這樣下去,我一定要突破,一定要開口講真相。當我下定決心改變自己,我很快的就能講了,雖然一開始講不到幾句,但是情況越來越好。《轉法輪》書上說「修在自己,功在師父」,我知道這一切都是師父給的。

中國人來到香港看到眾多的真相展板、看到「天滅中共」、「法輪大法好」等眾多橫幅,看到電視上播放的「九評共產黨」、「自焚真相」,他們的內心都深受震撼。很多人想看真相、想接資料,可是心有顧忌,害怕被監視、害怕回國過海關被查。在這種情況下,我如何讓他們明白真相呢?

慈悲心要大。我只要想到這些遙遠天體的主、王,因為要得法得救而轉生到中國,結果卻在無知中反對大法、認同惡黨而即將使自己與連帶的天體被淘汰時,我的內心就充滿不捨與慈悲。慈悲心一出來,我的正念就會很強,可以說那時的狀態是一個神的狀態。疲累、沒耐心、爭鬥心等不好的東西一掃而空,講的話真的能打動人心。曾經有一位中國人對我說:「有你這樣的弟子,你的師父一定引以為傲!」

慈悲心一出來,就能順著常人的執著去講真相,選一艘他喜歡的「船」去救度他。我通常不會主動告訴他,我來自台灣,但是如果他一直追問,我會告訴他。我會說,我愛中國,也希望有一天能統一,台灣本來就是中國的一省,如果沒有惡黨,台灣人都很願意統一。這時他就會很高興的聽我講真相了。我理解不管統一、獨立都是以後的事,與大法弟子沒關係,眼下我們能夠救度眾生就行了。

在香港跟導遊、司機講真相、清除他們背後的邪惡是非常重要的。常常因為他們的一句話,如:這些人都是有拿工資的,就讓中國人對我們產生誤解。常常因為他們的一句話,如:不准拿資料,會有麻煩,就讓中國人不敢拿真相,或者把真相丟回來。

在講真相中,我常常發現自己說的頭頭是道,對方說一句不正確的話,我可以說幾句話去修正他,說的讓他接不上話,可是效果如何呢?他口服心不服,不愛聽,說的話感動不了他。光有道理,慈悲心不夠,不能站在他的角度來了解他為何會有這種謬論,一味的把自己的認識強加給他,這是不行的。我想到師父說過:「我不只教了你們大法,我的作風也是給你們留下來的,工作中的語氣、善心,加上道理能改變人心,而命令永遠都不能!」(《精進要旨》〈清醒〉)現在他說的不對或者對迫害表現的很冷漠,一副事不關己的樣子,我會說,我能理解你為何會這樣想,我相信你一定有善良的一面。對立的氣氛緩和下來,就能開始講真相了。

若他們告訴我,誰是領導,有監視,我一定先去找領導講真相。若他們告訴我,不敢拿資料,怕有危險。我就會說,「在香港看絕對沒問題,事實上,很多人都拿回去了,你們帶回去給別人看是一件功德無量的事情,會有福報,沒事的。」我們的正念在解體邪惡,也在給中國人壯膽氣。

師父非常肯定台灣同修跟中國人講真相。還記的有一次在香港,一名同修提到師父給在曼哈頓講真相的大法弟子送水,話一說完,就來了一名帶著汽水飲料的同修要請大家喝飲料,說是今天剛好大減價。這不是師父送水來了嗎?大家都好高興。

隨著正法進程的推進與大法弟子發正念、講真相,邪惡被大面積銷毀,現在越來越多的中國人都在主動找真相。我通常講完真相後都會補上一句「把真相講回去,讓大家快退,別給中共陪葬。」明白真相的中國人,不僅自己得救,也能救度更多的人。在台灣我常常跟網友講真相,我發現只要他曾經去過香港,真相都很容易講,三言兩語就都明白了,同意三退了。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