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除人心的干擾,用正念到香港講真相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七年十一月十六日】各位同修大家好,我是苗栗同修楊皓羽,想和大家分享一下我如何去掉人心,來做好證實法的心得。

現在我正值國三,所面臨的考驗,也無非還是在課業與證實法中如何的去平衡好關係,現在的我平常一天有三分之二的時間是在學校,也許因為是大法弟子,在班上老師總是將一切繁雜的事務交代給我,使我不但要準備考試、晚上參加晚自習、還得要經常忙於學校的各項比賽、以及老師交代的事,這些對我的干擾非常大,但我心裏總是清楚還有一件事,也是我必須得去做的事,就是做好大法弟子的使命。常常碰到的考驗就是這三者間的矛盾,老師往往交代予我的事情都是只有託付我一人的、非做不可的事,在這時就得看我如何把這三者的順序排對。

在現實生活裏,修煉可沒有人逼著你修,全看你那顆心如何把持,也是看自己信師信法的程度,也就是因為這樣才能把執著心去的最徹底,有時只要忽視了學法,就容易被常人之心帶動,說是被帶動,其實就是自己有著那麼一顆為私的心,想保有常人的執著,把常人的事情看的比較重要,進而把大法擺到次要位置上去,這時常人的事可能得花比平常兩倍的時間都還做不好;但是當自己正念很足,將大法擺在第一位時,常人的事情就不容易干擾,或是做完大法事情都還會有剩餘的時間去圓容常人的事,師父也會給予我智慧,將常人的事做的更好,考試也能有很好的成績。

從前幾年第一次去香港開始,香港已經成為我跟媽媽最常去證實法的地方,幾乎每次都會去,媽媽笑著說像是在走廚房,或許是自己以前有立下誓約,每一次到香港都有重大的任務要做,舉辦退黨的遊行往往就是在周休假日,這時就會碰到常人的事來干擾。最近有一個例子,我報名參加國三的畢業旅行後,過了幾天,突然來了同修的電話說,週六、日香港要舉辦香港人權聖火大遊行,而畢業旅行我已經報了名也交了錢,旅行回到家又剛好是在星期五下午,此時,媽媽問我是否還要報名,我心想一切事都干擾不了我做證實大法的事,每次到香港都有那麼多大陸的眾生在等待著被救度,我堅定的說:「我要去!」,媽媽便幫我報了名。

在赴香港的旅途中,我一空下來就發正念,鏟除干擾我到香港證實法的一切邪惡因素。到了旅行的最後一天,每位同學都累的呼呼大睡,而我還是持續的發正念,回程的時間剛好是週末也是上下班的時間,以往總是會塞車,但在我持續的發正念下,車子一路順暢的回到了學校,同修開到機場的車直接在門口接我,剛好就差10分鐘就來不及,在車上,我將行李換上到香港的腰鼓隊衣服,就這樣順利的到香港證實法。原來我此次也是有著神聖的任務,因為腰鼓隊的打鈸的同修沒辦法來,而我剛好可以替補。才剛旅行完應該很累的我,到香港參加遊行聽到新唐人旗鼓隊大鼓震撼的鼓聲,馬上精神百倍,常人的「累」字也完全都消失了,反而越打越有精神。感謝師父慈悲的安排。

之前的『7.1遣返案』我也在其中,在我們去的之前就已經聽說有同修被遣返,自己可能因為存有人心,在入關時也被擋了下來。當被關押在拘留室的時候,自己當時身體都在不自主的顫抖,但心裏都在堅定的全盤否定一切舊勢力強加給大法弟子的干擾。到被送上飛機的時候同修們跟航警說下次還是會繼續來。

回到台灣後,過沒多久就接到了下次香港的行程,我和媽媽也照樣都報了名繼續去。不過還是看到有許多同修被怕心障礙住,沒有繼續去。邪惡就是希望越少人去好,這樣不就等於承認了邪惡的安排嗎?邪惡也怕被曝光,如果去的人正念越足、場越正,邪惡也就無地自容,不敢在那麼大肆的干擾了。

師父近期的新經文也在不斷的強調:「救人、救人」。每次在香港遊行時,都可以看到馬路兩旁圍著滿滿的人群,有時還會看到大陸民眾目瞪口呆,急著想了解真相的表情,到景點講真相也不例外。中共邪靈的根也早就被拔出來了,剩下的就是要給大法弟子建立威德的機會,也能從中去掉最後的人心。

以上短短的心得與大家分享,不足之處請慈悲指正。謝謝。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