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思一念都要純正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二月十六日】在修煉中,我們都有沒去淨的人心和難以意識的執著,慢慢的積累成很難逾越的大關,從而被舊勢力鑽空子,有的則表現為嚴重的病業形式,週刊上同修們對此事有過很多很好的交流。前幾個月我經歷了這方面迫害,所以同修建議我寫出來,不足的地方請同修指正。

去年冬天,家裏雇人打玉米,我幫著幹了一會,就覺得肚子有點疼,一次次的上廁所,肚子脹的有些透不過氣來。天將黑時去廁所回來的路上暈倒了,頭一著地不到一分鐘就醒來了,我起來發著正念往回走,沒走幾米又倒下了。這時鄰居從屋裏出來,我想叫他扶我一把,但轉念一想一個修煉人這是幹甚麼呢?就自己從地上爬起來,進了屋,爬上炕躺下,心想:「這個邪惡,我還幹不過你?!」這樣一想,頭腦一下清醒了,發了一陣正念,感覺好多了,心想歇一會六點再發,可是這時家裏來人辦事,六點正念沒發成,之後就再也沒起來,只要一起來就暈過去,也不知暈了多少次,身體上的痛苦也不必細說。

我給丈夫打電話,叫他早點回來,告訴他我身體不舒服,他根本不相信,因為從我修煉,這些年從沒消過病業,他根本不相信。半夜丈夫回來了,要找大夫,我不同意,好在丈夫知道大法好,沒再堅持,他摸我的手說:「你連脈都沒有,你會不會死啊?」我說:「沒事。」丈夫要找同修,我說他們都挺累的,我沒事,但我卻忽略了整體的力量,可當時真沒想過我會有事。

我聽著師尊的講法,心裏一直在和師尊說:弟子知道自己做的不好,您可要牽著弟子的手別放,弟子會做好的。我對舊勢力說:我是師尊的弟子,師尊會安排我如何修煉,我不是你們的人,你們安排的一切我都不要,雖然有時因私心和後天觀念符合了你們,那是我沒修去的人心造成的,我的選擇就是同化「真、善、忍」大法。就這樣我真的感覺到來自放師尊法像的方向的力量,這樣我一邊聽著師父講法,一陣陣的能睡著了。

第二天早上,同修知道了,與我切磋,我們就相信師父的安排,別怕,並幫我發正念。七點的正念,我是躺著發的,八點我就能起身與同修一起發正念。中午,妹妹由外市趕來,一見她我的眼圈就紅了,情出來了,又被加重迫害。妹妹陪我上廁所回來後,我又暈了,這下可把家人嚇壞了,昨天晚上的事他們只是聽說、沒看見,這下非要送我去醫院,看那架勢好像不去是不行了,我想去就去,看了沒病也就沒話說了,如果不去還容易被常人不理解,說我們煉法輪功的不看病,我要求帶一名同修去,其他同修在家發正念。

到了醫院,我剛走了十幾步就暈在椅子上,但每次都是身體一放平人就醒了,他們沒看出來。我想,如果在這暈了,先打針吃藥,然後就不知是甚麼了,不行,我求師尊加持我,打出法輪,清理另外空間,叫醫生都聽我的!想到這,我兩手插兜,同修和妹妹挎著我的胳膊,感覺自己又高又大,兩邊的人很小,說奇怪也不奇怪,醫生一反常態,愛搭不理的,家人要求做CT,醫生說大腦沒事,要求做B超,醫生說肚子做不了,就這樣,我從六樓走下來,沒事,家人也沒甚麼可說的,只能回家了。妹妹也因此見證了大法的神奇,回家開始學法,因她以前修煉過,可惜沒能堅持。

這件事,同修們和我一起在找甚麼原因被鑽了空子,發現那段時間學法不入心,煉功不能每天堅持,發正念困,爭鬥心還很強,三件事做不好。

雖然我找到了這些心,不暈了,但肚子還是脹的很大,學了一會法,感覺很難受,肚子鼓的好像有甚麼東西頂到心臟了,就躺下來睡一會,腦子裏突然出現師尊的法「有的人很難受,趴在椅子上不走,等我從講台上下來給他治。我不會動手治的,就這一關你都過不去,今後在你自己修煉的時候,你會出現許多大難的,這都過不去,你還修煉甚麼呢?」(《轉法輪》)

我一翻身坐起來,告訴自己我是修煉人,不是常人。這時妹妹突然打來電話說:「我學法學到第二講,師父說『一個常人修煉你可不要有替親人承擔罪過的想法,那樣大的業力一般人是修不成的。』」(《轉法輪》)

這明明是師尊在點醒我,使我恍然大悟,這使我想起我身邊一位剛從勞教所出來不久的同修,從精神、身體、經濟上都被迫害的很重,我對同修的情也出來了,我想我要能替她承擔點多好。這裏不只是對同修的情,還有爭鬥心、顯示心、好勝心,找出的執著還真不少,但覺的好像還有,可怎麼也找不著,我就在心裏對師父說:「師父,弟子要能找到它,就能很快的走過來,而且會有一個很大的突破。」

又到整點發正念的時間了,我頭腦迷糊中出現一句「加持大法資料點、上網點、學法點的一切邪惡」,我一下嚇傻了,我在幹甚麼,眼淚順著臉淌下來,心被揪的好痛,我怎麼這麼壞呀,加持邪惡迫害我可敬的同修,我在幫誰的忙,我不能原諒,但我也沒有時間在這後悔,解體這些邪惡是我現在必須做的,師父沒有放棄我,師父認為我行,那我就一定行。我發出強大的功與法輪,定了好久好久,終於我想到了,我過去羨慕同修總消業,覺得自己一直沒有消過病業,心性關過不好,這業不消還不行,想拿都拿不掉,這是自求之心,是自己求來的。

其實這事之前,我和同修都得到師父的點悟,我夢見在一個大院裏,共產邪靈給我發一套它們的軍裝,我不想要,可還是無可奈何的接著了。可惜當時我沒多想。我母親也打電話說:她夢見我掉在冰洞裏了,伸手撈也沒撈著,急的醒了。我還是沒多想。同修在我被迫害那晚也夢到來了一支邪靈隊伍,要找三個同修,直接點到前面被迫害的同修的名字,而另兩個人名做夢的同修沒記住,事實上這三個人中有我,另一個陪我上醫院的同修在我暈倒的那天晚上也是表現為肚子疼,但她正念強大,過去了。

在這件事上我悟到,這不是一顆、兩顆心的問題,是很多方面的不足堆積在一起造成的,但,即使你甚麼心也找不到也不能放棄,師尊就更不會放棄你,說來說去,還是個信師信法的問題。此事教訓深刻,希望大家別學我。

因文化有限,敘述可能不很清楚,請諒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