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法上認識法 傷痛消失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十月十四日】我是一名農村大法弟子,今年七十二歲。二零零八年九月二日下午,我去地裏幹活。騎車子剛到村頭十字路口,從左邊過來一輛摩托車,我們都是直走,我想我不著急,等他過去我再走。沒想到車子不走了,就倒下了,這時我還在車子上騎著,所以我就摔在水泥路上,這時我後邊又來一個人(也是和我幫一家幹活的)他就說,摔著了吧,你別去了,我說沒事,我就起來騎上車子,跟上他去地裏了。在路上走著,我還在想我以前挨過多少次摔,每次摔的都很重,都沒事,這回可能也沒事。

幾年前,有一次夜間下了小雨,早晨馬路上凍了一層冰,我去趕集,因為躲車就摔在馬路上,當時就說沒事,就真的沒事。可是到晚上脫衣服一看,一邊屁股和大腿都黑紫了,可也沒疼,真的沒事。

有一次,從一米多高的高凳上,一腳蹬空,仰面摔在水泥地上也沒事。還有一次在高凳上一腳踩空仰面摔在水泥地上,頭還磕在石頭上,磕的特別響,腦袋「嗡」的一下,我就想沒事,結果真沒事。

這回摔得還不重,可是到地裏幹了一會活,就覺得腿不得勁,別人說你回家吧,可是這時騎不了車子了,走也走不了,我就坐車回來了。可是到家門口,下不來車,還是人家把我背回來的,從此就二十九天沒出屋。

在炕上坐、躺,怎麼也不好受。別人都讓我去醫院看看,我說沒事,不用看。可是過了不知多少天,還是不能走路。家人又說不去醫院也得下炕活動活動,鍛煉鍛煉(那意思就是不能下炕活動,就上醫院)。我老伴(也是同修)告訴我:別的同修也說,是應該下炕活動活動,不能老在炕上,你還得向內找,還有哪些心沒有放下,哪個地方不對勁,你得好好找一找。我老伴又說,今天你好幾次說你不能下地走動,就應該上醫院檢查檢查到底哪有毛病,我看你好像動心了(說實在的,我還真有點動心),就是不住院,那也是動了常人心了。我說那就把枕頭、褥子都拿走,白天不上炕了。

就這樣兩天沒上炕,就在九月三十日晚上,一宿也沒睡覺,就是腿疼,怎麼也睡不著,就是不翻身也疼的受不了。一直快到凌晨三點時,我突然悟到,我不上炕,老在地上活動、鍛煉也不對,去醫院檢查更不對,那都是常人的想法。我是煉功人怎麼能和常人一樣呢,就這麼一想,腿就好了,怎麼躺也不疼了。不到三點半就起來了,準備參加全球集體晨煉。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