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師信法 闖過一個個病業關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十月二十四日】師父說:「關關都得闖 處處都是魔」(《洪吟》〈苦其心志〉)。因為我們地區這些年來共有十幾個學員被舊勢力以病業形式迫害失去了肉身,給本地證實法與救度眾生造成了很大的損失。因此我想把我在修煉過程中憑著信師信法闖過的一個個病業關的經歷寫出來,希望對大家能有所啟發,在最後所剩不多的時間裏,真正做到信師信法,做好三件事。

我在得法前,心臟、肝臟等處都有問題,白血球、紅血球均減少,失眠,體弱多病。一九九六年的時候,單位的同事向我介紹法輪功,說功法很好,我就請了一本《轉法輪》,就在那時,家裏接二連三發生了一些事,讓我忙的根本沒時間看書。後來我因膽結石到醫院動手術。回到家後不能吃也不能喝,骨瘦如柴。就在這時,我想起了家裏還有一本《轉法輪》,請回家後一直沒有看,我就拿出來看,那天從早上八點一直看到下午三點,之後膽部開始疼痛,一直到晚上十點才好。第二天我接著看,我老伴對我說,書不能看,看了肚子痛,看不得。我說了書裏面講了「物極必反」,看了有反應說明書好,我要看,就這樣我又接著看,到下午三點膽部又開始痛。我以為痛到十點就會好的,沒想到十點過了還越痛越厲害。我兒子、老伴看我這樣就要我到醫院去,我不肯去,一直痛到凌晨三點。當時是正月,我痛的汗直流,快支撐不住了。老伴要我到醫院,他說不去會死人的。我說死就死,我就信這書一回。話剛說完,我就開始吐,吐了一痰盂雞蛋黃一樣的水和兩大塊黑東西,我當時就意識到是師父在幫我淨化身體,吐完後感覺全身輕鬆,很舒服。然後一覺睡到天亮,第二天我就急切要學法輪功,到處找法輪功學員,第五天我就找到了煉功點,並且一步到位一晚上將五套功法全部學會了。

得法三個月,我發了一場高燒,每天都是三十九℃到四十℃,一連燒了六天六晚上,晚上燒的睡不著覺,我就一直背「真、善、忍」,三天沒吃飯。第四天家裏人就強迫將我弄到醫院,一檢查,醫生要我馬上住院,說很危險,我說不住院。醫生說你一定要聽我的,我說不能聽你的,我說了算。結果醫生發脾氣,把住院單撕了。我讓醫生開點藥,想應付一下家裏人。醫生說你病的這麼重,不是吃藥的事。後來老伴求醫生給開了點藥。回家後,老伴一手拿藥,一手端水要我吃,我當時求師父幫我,我不想吃藥。結果藥未到嘴就開始吐了,將我肚子中不好的東西全吐了,吐的眼淚直流。吐完後感覺很舒服。第二天早上兒子又叫我吃藥,我說我就信師父,不吃藥。到第六天就退燒了,第七天早上到煉功點煉功,就好像坐在雞蛋殼裏一樣美妙。

得法六個月的時候,有一天突然右腳不能走路,右手不能煉功,腰痛的起不了床,不能打坐,但是我還是堅持到煉功點學法,上下樓梯走不動,我就用一隻手扶著樓梯慢慢挪。那一段時間,我每次從煉功點回家,前方總有一團紅紅綠綠的光照著送我回家。我的右腳幾天就好了,右手還是痛,而且萎縮了,比左手小一些,我也沒在意,每天堅持學法煉功,九個月後就好了。

二零零四年三月份,我到鄉下去做客,帶了一些真相資料去發。在親戚家睡到半夜的時候,醒來感覺自己動不了了。我想我的真相資料還沒有發,真相還沒有講,要是癱在這裏像甚麼樣。我就懇求師父幫我,到早上我就能起來了,我煉了一小時功,真相資料也發了,真相也講了,晚上回到家,可能是我在親戚家感覺不能動的時候一念沒動好,潛意識中還有不能癱在這裏,這是在做客,有甚麼事回家再說,結果晚上回家時就感到下半身癱瘓了,起不來,身上汗毛孔就像針在扎,早上不能起來煉功,我就請老伴將我扶到桌邊,我雙手撐在桌邊上站了四十分鐘腳才慢慢站穩,煉了一小時功,然後靠在門檻學了兩講法。同時我想我不能聽邪惡安排,我要聽師父的,中午一定要起來發正念,中午果然堅持發完了正念,之後聽到一個聲音點化我說:「你在巨難面前沒有倒下」,我說是的,我沒有倒下。

從這天起我除了吃飯、整點發正念外,就一直聽師父的講法。結果第三天晚上身體上不好的東西從每個汗毛孔裏面排出來,第四天就可以走路了。第五天老伴說是我的生日要買雞蛋給我吃,我說要買水果。就和老伴一起上街買水果敬師父。我女兒和媳婦聽說我好了還上街了,就問我既沒吃藥又沒打針是怎麼好的?我說是學法煉功聽師父的就好了。

二零零八年七月的一天中午,我在看《明慧週刊》,看到我老伴睡著了,我就去關電視,忽然感覺到頭發昏,左手左腳往地下拽,我轉了半圈,差點摔倒,當時我就發了一念,不能倒,接著發正念。同時我想哪裏有漏呢?過了兩分鐘,來了兩個大法弟子到我家來學法。當時在我腦中就出現一個念頭「你病了還學法?」我意識到這個念頭不是自己,學法是師父要求的,我一定要學。但是我的左手左腳都沒有知覺,眼皮也撇下了,嘴也歪了,讀書也讀不清楚了。於是我給師父上了一炷香,懇求師父幫我把法讀清楚,我就走師父安排的路,不要舊勢力的安排,我就信師信法。然後我和同修一起學法,整點發正念。直到六點鐘吃晚飯時,我想我該做甚麼還做甚麼,做事時不停的發正念,邪惡迫害不止,正念不停。

第二天中午兒子到家裏吃飯,看我端湯撒了,端飯也撒,像個痴呆,就讓我趕快去醫院,我說我不去,我就信師信法,在法中修出來。我兒子說我鍛煉少了,要我加強鍛煉。我悟到是煉功少了,中午就加了一小時煉功的時間。

雖然這樣,我還是堅持出去講真相,三退,因為臉色不好看,我就晚上出去,白天學法。雖然走路很吃力,走不動,我還是發正念,否定舊勢力的安排,堅持講真相,那幾天晚上每晚都講退好幾個。就這樣我天天堅持學法,發正念,講真相,走師父安排的路,慢慢就恢復了。記的在第三天打坐時,我左眼角出現「金燦」兩個字,「金」字還從左眼角飄到右眼角。我知道是師父在鼓勵我。

通過這一個個的關,我深深感受到,只要信師信法,只要正念堅定,只要按師父《轉法輪》中說的:「如能橫下一條心,甚麼困難也擋不住,我說那就沒問題。」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