幾次過病業關的體會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十二月十二日】我於一九九八年末得法。我那年六十一歲,今年七十一歲,得法整整十年。今天說說我幾次過病業關的一些體會。

得法後 眾多病症不治而癒

一九九六年,我因騎車跌一跤,造成第一腰椎成壓縮性骨折,在床上躺了整整六十天,藥費兩千元,營養品吃了不少,所謂的好了,以後腰還是經常疼,經專家門診,說沒有甚麼好辦法了,已經變成了陳舊性骨折。我還有左膝滑膜發炎、歷史性的風濕症,後來左膝不能蹲,加上其它症狀,每月藥費幾乎與工資持平。這就是得法以前的我,得法後這些症狀不治而癒。

被打致壓縮性骨折 半月痊癒

二零零一年四月底,我被非法關押在洗腦班時,拒絕放棄修煉,邪惡之徒硬是把我打成第十二節胸椎成楔形改變,其實就是壓縮性骨折。當時我出了一念:半個月就好(這就是當時所在層次的想法),讓邪惡之徒見證一下大法的神奇與超常。

因為知道了腰部不能動,給生活帶來了諸多不便,我強烈要求與家人見面,邪惡之徒就是封鎖消息。我被打傷次日,洗腦班「校長」到監舍,當時我躺在床上根本動不了,我對他說:「這回我可知道怎麼轉化了(那時),就是把我這健康人轉化成殘疾人。我們是修真善忍的,那就是把真轉化成假,善轉化成惡,忍轉化成暴。你也五十歲的年紀了,面臨著兒子說媳婦、閨女找對像,你給他們選擇甚麼樣的人呢?是真善忍含的多,還是假惡暴含得多?」他在地上轉了兩圈說:「我給他們找老實厚道的。」我說:「那不就是含真善忍的多嗎?修真善忍沒有錯,法輪功沒有錯。」他臨走時握住當時與我同監舍的兩個同修的手說:「好生伺候老太太吧!將來我會關照你們的。」後來他又到監舍時,我跟他講:「這事擱在常人身上要出檢查費、醫藥費、營養費,還有精神補償費,弄不好還要上法庭,我們煉功人,就是以大善、大忍之心來對待,這給社會帶來一片祥和、一片安寧。」洗腦班當時的伙食每月五十元左右,我用自己的錢買塊豆腐就算改善生活了。半個月後我生活基本能自理了,在院裏單獨遇到「轉化校長」時,他笑著豎起大拇指,小聲說:「法輪大法好。這和當常人是怎麼相比呢?」

正念對待腿傷症狀 三個月業消

二零零五年仲夏,我突然左膝疼的很劇烈,站坐、臥都不行。我時不時的發著正念:「我的師父就一個,是李洪志老師,我只走師父安排的修煉道路,與你舊勢力沒有任何關係,我師父不承認你,我也不承認你。」說來也奇,當時我幹別的不行,煉動功還可以,於是我每天煉兩次動功,兩個小時。其實這都是師父為了不使我落下,在加持著我,為我承受過去了。四天後,我突然頭腦中出現一念:最終還是要雙盤的。於是我開始盤腿,能單盤時,心想「不過如此」,出現了歡喜心,結果加長了單盤的時間,再次體會到了修煉的嚴肅性:「修煉中所要去的每一顆心都是一堵牆,橫在那阻擋著你修煉的路」(《精進要旨》〈環境〉)。

師父要求我們做好三件事,可我這一瘸一拐的怎麼去爬樓發《九評》、真相資料呢?路總是有的,那我就騎車去市場。從此我開始了騎車在市場上邊散發真相資料勸三退、邊買菜。歷時三個月腿才完全好了。只有信師信法狀況才會越來越好。

一念之差的教訓

二零零六年一月初,我騎車去市場勸退買菜。剛出小區門,那是八道車的路面,我要過去,那一刻路上沒車沒人,當我過去一半的時候,突然一輛轎車撞到我自行車的尾部,把我摔倒在對面停放的轎車旁,撞的那轎車嘰嘰嘰的叫,我的肩膀倚著那轎車,臀在地上,我的身子是斜著的。我知道是舊勢力、黑手、爛鬼妄圖迫害我。我當時沒有害怕。那司機跑過來他可嚇壞了,忙把我攙扶起來邊說:「大娘,我送你上醫院。」我說:「不用害怕,我是修法輪大法的,沒事的。」他挺機靈,馬上喊「法輪大法好」,還說:「要沒事我也和您學法輪功。」我說不會出事的,他看我站立不住,他把車開過來,把我攙上車,還是要送我去醫院。他車上放的都是拜年的禮品,我便和他講真相,一開始說話很費勁,喘不過氣來,大約半個小時,講的差不多了,他也退出了邪惡的團組織。這段時間在師父的幫助下,我的身體也得到了調整、恢復,臨分手時司機還要給我留電話。

回到家裏打坐半個小時,淚水不住的流,我知道是師尊給承受過去了。晚飯沒吃幾口,老伴看我上床很費勁,就問怎麼了?因家人還沒有走入修煉,怕他們理解不了會造成麻煩,想等事情過去之後再和他們講。原先定好了次日老伴休息日一起回老家。當然我的任務是講真相。他就問明天回老家你還回去嗎?我想任何事都要把法擺在第一位,怕錯過了這個機會,我暗下決心說去。他說上下車我拽你,我覺的應該沒事。回老家的路不算遠,中間要換乘,車上有幾個乘客,老伴給我換了個靠後面的座位,路面不平,又是硬板座,一路上顛簸的很厲害,心想這對我的脊柱可是不利,這個錯念,人的觀念出來了,結果狀態不佳,沒能達到預定的效果。回來在床上躺了兩天,一點也動不了,每天吃很少的飯,不餓、不喝也不解手,就是睡覺和發正念,這都是師父還看護著我這不爭氣的弟子,讓我靜養。如果我那時想這下可把這脊柱給撮合好了,那可能就真的沒問題了。因為任何事情都不是偶然存在的。「好壞出自人的一念,這一念之差也會帶來不同的後果。」(《轉法輪》

到正月初二家人與親朋好友團聚日,我告訴他們:「我要不是學法輪大法,今天就不能和你們坐在這裏。」在車輛保險公司的姪兒伸出「V」字形的兩個手指說:「姑,騎車撞人至少兩個數。」在醫院放射科的姪兒說:「不拍片,也不留電話號碼,你可真是大善人了。」我說:「師父就是這樣教我們的,不光是我,所有的煉法輪功的遇到這類問題都會這樣做的。」

今年七月下旬,我的腰疼是漸進的。我發著正念,看到有的黑東西已遠離我而去,走不了的也發揮不了作用,正在銷毀中,可腰還是疼的動不了,同時覺的悶熱,有時覺的乾熱,渾身滾燙,別提多難受了,幾乎是不吃不喝。躺在床上想起來經過兩個小時的努力還夠嗆,痛苦極了,突然間冒出一念:生不如死。又一念:可這樣死去會給大法抹黑,那是犯罪,那是舊勢力的安排,是褻瀆師尊的慈悲苦度。只有活著才能修煉,才能證實法。這一思一念多重要啊,為甚麼邪惡鑽了我的空子呢?向內找。這一找看到了許多不足,很長一段時間學法不精進,正點發正念也不好,時不時的表現出來都是人的觀念、人的執著,沒按法要求自己,因為法學的不好,遇事就不能用法來衡量,心中沒有法指導自己的行為,積攢的業力多了,形成大難。沒有堅實的法做後盾,魔難來時表現的很脆弱,那麼魔就來鑽空子。

因為學法不紮實,所以每一關、一難過的都很艱難,精進的同修可能一、兩天就過去了,可我就得一個月、兩個月,這是個教訓。寫出來,希望給別的同修能有借鑑和有所幫助。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