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下執著 輕裝前行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二月一日】我是九八年得法的老弟子,在大法中走過了整整十年。這過程由於自己人心重,悟性低,走的跌跌碰碰的,在勞教所被迫害時寫了對師父對大法不敬的「三書」,雖然這樣,師父也沒有拋棄我這個不爭氣的弟子,一直在管著我、點化我。我深深體會到師父的佛恩浩蕩,慈悲偉大。為了我們能走正,走到最後,師父為我們承受了太多太多,給予我們的也是太多太多,我無法用語言表達自己對師父的深深敬意、謝意。惟有多學法,精進正悟,做好三件事,跟隨師父走到最後。

現在我想談談這十年的修煉中,感受比較深的兩件事。

九九年我女兒大專畢業,找工作很困難,花了不少錢和精力、時間在人才市場未果。為此她心煩意亂,經常發脾氣,搞得我也人心浮動,執著於情,嚴重干擾了學法煉功。自己也知道人各有命的法理,但就是放不下,難以割捨,因而感到很痛苦。這樣持續了幾個月,有一天我丈夫(外地打工)打來電話說得了急病,病情很重,叫我去照顧他(我已失業在家)。我去了,在外地沒看到女兒那愁容滿面的臉,但還是沒從根子上解決心性問題,輕鬆不起來。一天我在電話中與同修切磋,師父通過同修的口從法理上點化我,使我一下子清醒過來,悟到這一切都是自己的執著心放不下造成的。正像師父在《道法》經文中告訴我們的:「每當魔難來時,沒有用本性的一面來認識,完全用了人的一面理解,那麼邪魔就利用了這一點沒完沒了的干擾與破壞,使學員長期處於魔難之中。其實這是人的一面對法認識的不足所致,人為的抑制了你們神的一面,也就是抑制了你們已經修成的那部份,阻礙了他們正法。還沒修成的一面怎麼能抑制主思想、抑制已經得了法的一面呢?人為的滋養了邪魔,使其鑽了法的空子。」回想自己幾月來不就是這樣嗎?被魔干擾得那麼厲害,悟到這,好像心裏一塊石頭掉下去了,瞬間輕鬆了許多,我下決心放下執著,闖過情關。我想:大不了就再供養她一年,這有何難!就這樣,半月後我弟弟打來電話說女兒找到工作了,而且還很滿意。

還有一件事是我於二零零零年十二月底上北京證實法。二零零一年元旦那天在天安門被惡警綁架,後被押回當地看守所關押九個月,然後又直接轉到洗腦班迫害,這一年多經歷了一連串的魔難。開始是過情關,家人、親戚、朋友、同事,輪番勸說,快寫保證回家在家悄悄煉。軟的不行,就開始威逼,適逢單位破產,經理說上頭有文件,像你這號人不寫 「保證」就不給辦退休,全單位都因為你的事延誤了手續辦理時間,要我限期寫「保證」回家,否則如何,口氣很硬。我七十多歲的父母老遠坐車來,氣的老淚縱橫,差點昏倒。當時我心裏確實很難過,特別是看到老人這樣。但我堅信師父堅信大法,修煉大法「真、善、忍」絕對沒有錯。這一切也是衝著我的心來的,不管發生任何事情,我的心決不能被帶動。我是修煉人,沒有生活來源,我還可以去幫人帶小孩,做家政嘛。為了不給單位領導和同事造成困難,我及時寫了一份委託書交回單位,說明上面這樣整法輪功學員是違法的;表明了我的態度:寧願放棄工資,也決不放棄修煉。

這些事把丈夫氣壞了,在各方面的壓力面前,他提出來如果我再不寫「保證」就與我離婚。我知道作為常人他承受不住,就只有這最後的一招了,但還是動搖不了我信師信法的決心,我理解他的痛苦、無奈。為讓他早日擺脫邪惡的脅迫,我很乾脆的在離婚協議書上簽了字,將唯一的家產,一套兩室一廳的住房一分為二。家沒了,工資沒了,父母、親人全與我反目,朋友、同事責罵我,自己腦子中正邪兩邊的交鋒也非常激烈,在這強大的壓力面前,是大法在激勵我,是師父在點化呵護我,同修們也鼓勵、關心我,才使我本性的一面戰勝了人的一面,跨過了這個難關,體驗到了柳暗花明又一村的喜悅、輕鬆。看上去我失去了常人的一些東西,但我得到的確是宇宙中最珍貴的法輪大法,是最幸運的人啊!

由於放下了這些執著,二零零四年當我結束了流離失所、勞教所的迫害回到老家時就給我辦好了退休手續,開始拿退休工資了。而且丈夫也主動來找我,叫我回去,告訴我他當時也是不得已而為的。現在我甚麼都沒有失去,這都是師父的愛護,是大法的威力,沒有師父,不修大法就沒有我的一切。

我體悟到在魔難面前,只要能牢記師父的教誨,認清法理,心中始終想著有師在有法在怕甚麼,保持這一正念,放淡、最後放下執著,法理就會展現在我們的面前,就沒有跨不過去的難關的。師父就會把我們的執著拿掉,讓我們體會到大法的神聖、美好的。你越放不下的執著就越痛苦,當你放下後才會感覺到不過如此而已,真不值得為他痛苦。

同修們,時間不多了,讓我們比學比修,互相鼓勵,共同精進,在最後的進程中放下執著,輕裝前行,做好三件事,兌現我們的史前大願吧。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