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譽上搞臭」:農家婦女遭遊街侮辱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十二月四日】(明慧通訊員河北報導)大法弟子劉鳳芝,女,五十三歲,河北遷安市扣莊鄉東牛山村人。二零零一年在自家門口遭遊行侮辱;二零零四年被非法勞教一年半;二零零八年再遭綁架,遭惡警浦永來電昏死過去,躺在地上幾個小時不會動彈,血壓高二百七。

二零零一年春的一天上午,劉鳳芝正在家裏料理小賣部,遷安市煙草公司一行人來到她家,說是看看有沒有賣那些不讓賣的煙,就在屋裏屋外的到處翻看,當看到她家有一本《轉法輪》時,就問是誰學法輪功。就在當天下午,扣莊鄉派出所惡警就闖入她家實施綁架,惡警讓劉鳳芝罵大法師父,劉鳳芝正告他們:「我不會罵人,我媽沒教過我罵人,罵人不能解決問題,只有沒有道德的人才罵人呢。」

就這樣,劉鳳芝被劫持到扣莊鄉派出所一宿,第二天就被非法關入遷安市看守所十二天,而後,又被劫持到原遷安鎮劉季莊村東的洗腦班(專門用於非法囚禁法輪功學員的黑窩)二天。

在看守所期間,劉鳳芝被戴上手銬,被強行押上公開審判犯人的大汽車上,至少有三十輛車,從看守所出發,沿著劉鳳芝所在的扣莊鄉各個村莊及她自己本村遊行,最後又到扣莊鄉公審大會的台上站著,並給劉鳳芝扣上莫須有的罪名。自此,給劉鳳芝名譽上造成很大的影響。致使後來孩子的婚事都受到了一定的影響。

這就是江氏流氓集團對法輪功學員實施的「名譽上搞臭、經濟上截斷、肉體上消滅」惡毒的指令下的一個實例。

在此期間,同時被非法關押的還有大法弟子李玉蓮和劉秀英,她們在煉功時遭一姓楊的惡警用掃把打。

二零零四年一月十九日,劉鳳芝再遭綁架,被劫持到唐山市開平勞教所,被非法勞教一年半的時間,在此期間,惡警強迫她們做奴工,包棉籤,還給每人定量。強迫大法弟子說、寫不願意的事情。八個月後才回到家中。當時身上帶的二百二十元錢也被遷安惡警指使的一女人搶走,劉鳳芝曾經向惡警哈福龍索要,他謊稱沒看見。

二零零八年十一月二十六日,國保大隊浦永來、哈福龍等人開著兩輛沒有牌子的灰白色的車,綁架了劉鳳芝。劉鳳芝遭到浦永來等人電棍電擊迫害,電昏死過去,躺在地上幾個小時不會動彈,血壓高二百七。劉鳳芝仍然被非法關押到遷安市看守所十四天的時間。到第十四天時,劉鳳芝嘔吐不止,約有半天的時間,血壓再次升高,看守所不敢要人。最後,公安局向家人勒索五千元現金,才被放回家。

小議:一個五十多歲的農家婦女,一個普普通通的賢妻良母,只因為相信按照「真、善、忍」這三個字做好人沒有錯,卻多次遭中共惡警的綁架迫害,給本人及家人的身心都造成極大的傷害,使家人在極度恐慌中艱難度日。共產黨標榜「為人民服務」、「和諧社會」,十年來,綁架迫害手無寸鐵的善良百姓,這是為誰服的務?每個家庭是社會的一個細胞,像這樣的家庭有千千萬萬,這樣的社會又怎麼談的上「和諧」?誰是不和諧因素的製造者?很顯然就是中共自己。真正的和諧社會是沒有中共獨裁的社會,那時善良的百姓才能擁有真正的自由、民主,最基本的人權才能得到保障。從中也能看出,對善良好人的迫害,必定是邪惡才能幹的出來。懼怕已經步入老年人行列的普通農家婦女,這樣的黨還不邪嗎?其實也凸顯其存在的恐慌和危機。天滅中共,指日可待。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