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念強大人心去 慈悲方知救人急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十二月十六日】最近師父連續發表了幾篇新的講法,促使大法弟子都能走出來,學好法,正念強大,抓緊時間救度更多世人。借此機會,我將自己一年多來,在法中精進、去人心、講真相救眾生的經歷作個總結,向師尊彙報,並與同修切磋。

一、堅持背法,充實正念,速去人心

作為一個年輕的大法弟子,我在常人中有自己的一份事業,法要學好,講真相要做好,家庭也要圓容好,這一切如何去平衡?思想稍一放鬆,就會陷在常人的名、利、情中,各種人心泛濫,令人疲憊不堪。有時冒出要出人頭地的求名之心、把生意做大,多賺錢的利益之心,在異性面前愛顯露本事的顯示心與色慾之心等等,這些骯髒的人心沒去,怎能去證實法,又怎算得上一個合格的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師父在《精進要旨》〈溶於法中〉告誡我們:「人就像一個容器,裝進去甚麼就是甚麼。」「作為學員,腦子裝進去的都是大法,那麼此人一定是真正的修煉者。」

我想作為一個真修者就應該把法背下來,永遠裝在腦子裏,這樣走到哪裏,時時處處都能用大法來對照,用法的標準來衡量。明慧網上有好多同修背法去執著,心性上突飛猛進的經驗之談,身邊也有同修法背的很好,比學比修,自己應該抓緊啊。

大概是從二零零六年開始背法的,開始是一段一段的往下背,背的很慢,一天背不了二頁,但我沒有氣餒,隨著背的遍數多了,也就比較快了。今年開始,我開始按每節的標題背,最後再按每章的內容背了。背法過程中,我發現前面的章節要比較熟,背到後面就不那麼清晰了, 我想可能是前面內容要看的多一點,記憶深些,這樣我就有意倒過來背,從第九講往前面背,這樣,印象要深多了,雖然直到現在背的也不是很流暢,但有一點卻改觀很大,那就是那些不好的執著變的微弱了,思想變的清靜了。有時那個人心剛一動,腦中就冒出一段法,將它抑制了,平時不論做事或休息,都能不自覺的記憶起特別熟悉的一段法來,就這樣,人心去了不少。

背法時最大的干擾來自思想業力以及後天觀念的阻礙,有時背著背著就走神了,狀態不太好時背了半天也不知講了些甚麼。我知道這是自我在同化法的過程中,與自己有聯繫的舊宇宙因素的干擾阻擋,為逃避滅亡的下場所進行的破壞。

每當雜念此起彼伏,難以壓制時,我就停下來發正念,清除這些敗壞的物質,求師父加持,讓所有與我有聯繫的生命因素都能同化大法,否則堅決予以銷毀,不能干擾我學法背法。這樣背法的效率越來越高,信心也越來越足了。

背法的過程是生命同化法的過程,也是心性的容量擴大與提高的過程。實修中,我發現每當學到哪一個問題,就會有與之相關的心性考驗,無不牽扯到隱藏人心的再去,法理上的昇華。

有件事讓我記憶猶新,那幾天我背到第四講中的業力的轉化,碰到這樣的事,一個客戶委託我們做一個工程,他是以轉包的形式給我們做的,將價格壓的很低,以獲取最大利潤,在施工過程中的增加項目作了口頭承諾,可是結算時卻拒不認帳,當時一下人心泛起與他爭了兩句,但一下猛醒,早上背的法打入腦中:「在矛盾當中,牽扯一個業力轉化的問題,所以我們在具體對待的時候,應該高姿態,不能像常人一樣。」(《轉法輪》)這個生命利用這種形式來提高自己的心性,同時也是來聽真相的,我怎能用人的理與他強爭呢,我立即調整心態,平和的跟他進行了溝通,雖然在利益上受到一些損失,可喜的是他欣然接受了真相。

師父要我們以法為師,每次講法都強調學法的重要,我悟到:生命只有徹底的同化法,才能圓滿的進入新的宇宙,而每一個大法弟子都連帶著數不清的生命群體和無數大穹,所以大法弟子的圓滿絕對是新宇宙最輝煌、最偉大的事情,那麼在這個史無前例的正法修煉過程中,主動修去為私為我的本性,修成先他後我的正覺,抓緊救度世人,就是在成就未來宇宙大覺者金剛不破,光耀寰宇的偉大威德。

我們所有的一切都來自正法,一切都是大法所成,所以唯有學好法,正念充足,速去人心,心態就會越來越穩。我認識到只要心在法上,想的不周的師父會點悟,做的欠缺的師父會補充。因為我們的大法就是法在煉人,而且師父時時都在看護著我們,為我們的圓滿操盡了心啊。

在今年「七﹒二零」那段時間,工作有些忙,學法沒跟上,狀態不是很好,發資料、講真相過程中做不到坦坦蕩蕩,總有一種莫名的惶恐不安。我意識到邪惡因素又想搗亂、破壞。及時調整,合理安排好時間,加強了學法和發正念的力度。這樣在學法背法中正念越來越充實,思想也逐漸清晰,就是全盤否定舊勢力的邪惡安排,決不承認任何強加的所謂考驗。我的修煉道路由師父來安排,一切由師父掌控,誰也動不了我。也不能因為自身的人心觀念,影響到眾生的得救。每天照舊做資料,發資料,勸三退。我清楚的記得,在一次發資料時,面對一棟高層住宅,門衛防範很嚴,正徘徊猶豫之際。一個聲音清晰的點醒我:不要以自己的安危為重,要為眾生的安危著想。就這看似平常的一句話,在那時給我的震撼是無以言表的,剛才還膽膽突突的怕心,忐忑不安的顧慮,瞻前顧後的人心,一下就消失的無影無蹤,就在那一瞬,正念無比強大,就在那一刻,我真切的感受到師尊的慈悲加持。是師父看到弟子一顆去人心與執著的堅定的心,在另外空間,替我拿掉了這些不好的物質,我也通過這件事,心性得到了昇華,信師信法的正念更充足了。

二、圓容整體,向內找,再去人心

由於工作上的原因,我對電腦技能懂的多一些,這樣就擔負了我身邊一些資料點的技術工作,為同修提供技術上的支持。哪個電腦壞了,幫忙看一下,哪裏要建資料點,幫著購買、指導。在這些年的正法修煉中,感覺一些心也漸漸去了,原先只要在資金上,材料上幫了同修一下,好像都要張揚,我幫你出了多少錢,幫他買了甚麼。同修給的錢儘管也不要,但總像放不下那個名一樣,修煉日久,現在這個求名之心也沒了,看誰困難就幫著點,有時同修電腦硬件故障,更換配件花了多少錢,也沒那個心去說了,大家都是為大法無私的付出,有啥好說的,認識上算有一點小小的提高吧。

然而有些自身存在的問題卻是自己沒看到,或者沒過多去考慮的。在整體的協調中,同修看到了,及時指出來,讓我受益匪淺。切實感到大法整體的力量和每一個同修心繫大法,維護大法的這顆純淨的心。

有一次,同修拿來一台筆記本電腦,說是不好用了讓我幫忙看一下。我初步判斷是顯卡問題,可能脫焊了,準備第二天拿電腦城去修,我這人平常做事有些大大咧咧的,隨手把它放在椅子上,誰知第二天早上站在椅子上取東西的時候,將屏給踩破了,拿到電腦城連換屏帶修顯卡,花費了五百五十元,本來是個小問題卻用了這麼多錢,雖然有些自責,由於做生意開公司,資金還充裕,對這個錢也沒過多往心裏去,同修來取的時候也沒收錢。

後來,我隨意告訴了一位身邊比較熟悉的同修,她卻沒一絲讚許的表示,反倒要我悟一悟。我心想,悟甚麼,是我自己拿錢修的,又沒要別人的錢,修顯卡的錢都是我出的,應該沒錯啊。可是她後來的一番話,讓我看到自己對法理認識的不足:「你想過沒有,你是大法弟子,也就是大法的一粒子,那麼你的資金不也是大法的資源嗎?而現在有那麼多的項目要做,相比之下大法的資源卻極其有限,你就沒向內找一下,為甚麼會這樣嗎?我記得師父在《對澳洲學員講法》時為學員算了一筆帳,弟子來去的飛機票得花多少錢啊,而大法的資源又這麼有限,如能將之用於救度眾生上該多好。」

同修語善心慈,點到為止,全無指責同修之意,卻存圓容整體之心。令我看到了修煉中的差距,向內找,確實有許多沒意識到的心要去,平時總認為是自己的錢亂花費,為圖舒服不去乘公交,總喜歡打的;穿著講究品牌,購物愛買貴一點的等等,在用錢上這麼放任,舊勢力不要鑽空子嗎?連續幾次小問題積成大毛病,還不從法上去悟,反省自己的同時不禁為自己身邊有這些悟性好的同修感到高興。

隨著正法進程向最後的最後推進,師父講的法越來越明白,感覺同修在整體協調與圓容上越來越成熟、理智,出現問題都學會向內找,而不是人為的製造混亂、矛盾,看到心性有漏也不是當面指責,激化矛盾,而是單獨交流、背後切磋,這樣致使問題直接、簡化。

有位女同修與我認識好幾年了,彼此都很熟悉,有一段時間為資料點的事,接觸較頻繁,一次在一起切磋的時候,她給我講:「某同修覺得我們在一起空間場不那麼純正,你給說說,是不是我哪方面存在問題?」同修雖然在反省自己,卻令我猛然一驚,我們之間並沒有不好的甚麼言行,為甚麼會令人有這種印象呢?向內找,真是有人心的存在,該同修曾經在魔難中給了我很大的幫助,在潛意識中對她有很多人情的執著。也許她是擔心直言會令我難堪,才旁敲側擊的給我提醒,我馬上認識到這種不足,向她坦言了不應有的人心,以及平時在幫助同修中所表現的分別心,與自己熟悉的同修叫做甚麼都很熱心,不認識的同修卻不太在意,這不也是一種人情的表現嗎?同修看我找到了癥結所在,笑著說:「每一顆心,都走不了。」

是啊,修煉不就是修人的一顆心嗎?在魔難中真正能幫助我們的是師父,而非哪一個人,執著的人情能帶到天上嗎?由此,我也更深刻的感受到大法整體真是一個大熔爐,特別是在這個整體的環境中,修煉中的「漏」都藏不了,都會被師父用各種形式表現出來,就看你想不想修去,只要你有那顆精進的心,你就會坦然面對,曝光它,去掉它。有了問題不讓人說那不是一個精進的弟子所表現的狀態,我一直對那些能直面指出問題的同修心存感激,不管他們用何種方式,有時也難免有失偏頗,很衝氣管,但我知道那顆心不是為了自己,而是為了整體提高,對同修負責。作為一個真修者當知其可貴,懂得珍惜。

三、發正念,清除邪惡,排除干擾

通過學法,我認識到了發正念的重要作用,而發正念本身卻是師父在這個特殊的正法時期給予我們的威力無比的佛法神通,是自我保護,減少損失,清除邪惡最有力的法寶。只要正念足,幾乎是無所不能的。因為大法弟子與正法同在,師父給予我們的是這個宇宙中前所未有的榮耀,所建立的威德也是不封頂的。如果走的正,對來自每一層邪惡干擾,我們都具足一切能力予以清除的,針對它們對大法的所謂考驗以及破壞,一念即令其徹底銷毀,即使我們沒有的能力,師父也會給予,因為這是正法的需要。

年初那段時間,身邊有幾位老年同修病業關沒過好,被邪惡拖去了肉身,幾個資料點的設備也是隔三差五的出問題,同修都在找我解決,陷於做事之中,講真相心態也不穩。我意識到這種狀態不對,邪惡在另外空間虎視眈眈,不斷搗亂,妄圖製造混亂,伺機為大面積的迫害作準備。趕緊放下手上的事,加強了發正念的密度,清理自身空間場,剛開始發正念還不是那麼心靜,隨著發正念次數增多,加長,發正念的能量場越來越強,真是頂天獨尊,有時感覺身體都不存在了,化作大法中的一個粒子了,念力超越大穹,橫掃一切邪惡、亂鬼。有時感到渾身充滿能量,無數的法輪從自身向周圍發散,清除空間場的邪惡敗物,真正起到了發正念的作用,另外空間企圖幹壞事的邪靈、亂鬼被大量清除,那種來自外在空間的壓力開始逐漸消失,心態也變得穩定、踏實了。周圍的環境也得以改變,做起事來超常的順利。

「十一」期間,邪黨動用所有國家機器,鋪張造勢,勞民傷財,特別為阻礙民眾了解真相,對能客觀報導新聞事實的新唐人電視信號進行非法干擾,對海外網站予以瘋狂封鎖,妄圖阻斷民眾知情權,以利繼續推行愚民政策,將中華民族引向深淵。

由於邪黨對互聯網的封鎖,造成這段時間幾乎所有的破網軟件都不太好用了,給學員上網,瀏覽每日明慧及正常交流帶來很大困難,給救度眾生帶來困難。邪黨能幹了他們所要幹的,除了最後的瘋狂與迴光返照的表象外,它能做了這麼大範圍的干擾,邪惡的舊勢力一定找到了它們所認為的藉口。

我理解我們正法修煉中所碰到一切都不是偶然,但是只要抱著慈悲心去做就能很好的解決了問題。那麼就是正法的洪勢向前推進中,我們的整體需要提高了,正念要更強了,慈悲心要更大了。

向內找,學員在整體上在上網這個問題上也確實存在有漏的地方,有學員心態不純淨,把上網當成了常人的喜好,就像常人每天要聊QQ一樣,而不是以修煉者的正念,勇猛精進,網上切磋,找出不足;證實大法,揭露邪惡;而是帶著一顆人心,像看新聞一樣,今天本地誰被迫害了,明天誰放出來了,又來了甚麼小冊子,有沒有新的通知。沒有去為明慧同修的艱苦付出著想,為技術同修的艱辛努力考慮。「小鴿子」用的心安理得,對不斷升級的封鎖熟視無睹,很少對這種不法的邪惡封鎖予以全盤否定與正念清除。更有甚者,一上網就對動態網所列的時事新聞很感興趣,對常人社會的事件表現得心浮氣躁,還將符合了自己觀念的東西打印出來傳,這難道是一個大法弟子所應該表現的狀態嗎?所有這些都人為的滋養了邪魔,給邪惡鑽空子封網製造了藉口。

邪惡對正法所做出種種干擾和破壞,不管以甚麼理由,都是不被師父承認的,也都是違法的。邪惡能干擾的也只不過是人心,對一個正念強的大法弟子是不能起作用的,它們所有的安排根本甚麼也不算。在網上不是有無數同修正念突破網絡封鎖所展現的神跡嗎?

事實上,我的網絡也一直用的比較順暢,我用了一個低版本的自由門,再手動填上一個從代理網站上搜索的代理服務器,就輕而易舉的突破了邪惡的封鎖。雖然表現在人這面做了一點技術處理,但我很注意對突破網絡的正念加持。「小鴿子」在我正念的作用下,在另外空間如一柄鋒利無比,光芒萬丈的寶劍,劃破暗夜的黑幕,盡除一切亂神。那些邪靈、亂鬼在網絡上的阻擋根本不起作用,一念中就讓其化為灰燼。況且我們大法弟子在正法中所用的一切都是有能量的,電腦、鼠標、鍵盤在另外空間都是我們的法器,都是高能量物質構成的,相比之下那些邪惡算得了甚麼,阻擋得了嗎?師父講過邪惡所幹的一切事都是醜事、敗事。都是表現出來被大法弟子所正念清除的。願我們所有的學員都能走出來,將正念連成一片,匯聚成無與倫比的正法洪勢,鏟除邪惡不法封鎖與迫害。

四、修出慈悲,講清真相,抓緊救人

從師父的講法中,我悟到萬古事為法來,三界的產生都是為了今天在此傳宇宙大法,當今在世的每一個生命都是不簡單的,可是世人卻在生命的輪迴中,紅塵的迷中忘記了來在這裏的目地與意義,更可怕的是宇宙舊勢力的安排下,被邪黨所欺騙,不明真相,甚至對大法犯罪,從而走向毀滅。但他們卻曾是宇宙中的神,帶著同化大法的目地而來,代表著相當龐大的宇宙天體與大穹,卻因舊勢力因素的破壞,將隨舊宇宙走向毀滅,他們所連帶的無窮無盡、難以計數的生命群體也即將走向覆滅。作為一個無私無我的正法覺者,能對這種慘景無動於衷嗎?助師正法,救度世人是我們久遠的誓言,肩負神聖歷史使命的大法徒,必須以更大的慈悲之心,圓容師父所要的,在宇宙歷史的最後關頭,抓緊救人,搶人。

為了不錯過每一個有緣人,日常中,我利用開店營業這種便利條件,在店裏放些「神韻」及「風雨天地行」的光盤,這樣每一個上門來的客戶有時間我就給他們講真相、勸三退,時間倉促就及時贈送一張光盤讓他們不至於錯過機會。好多人就問我是甚麼內容,我就告訴他:「這是一台純善純美的歌舞晚會,她能幫助我們找回已經遺失的優秀的傳統文化,是在海外演出的,極為珍貴。」又有人問我:「為甚麼送我這個?」我笑著告訴她:「因為你是個善良的好人,有好東西當然要給你。」一般對方都很樂意接受,連聲稱謝。

大多數時候,我都會利用機會勸三退,我勸三退並沒有固定的模式,常人中的任何一件事都可引到三退的話題,年紀大的人給他談健身,年輕人談時事,平民談腐敗,幹部談天象。基本是用所掌握的知識,隨意而用。這一點得益於平時積累,各類真相傳單、小冊子、光盤內容我都留意去收集、記憶。

一次,有位女士在店裏加工一個小東西,我得知她是團員,還正準備入邪黨,我趕緊開展勸退,首先從邪黨現今的腐敗、社會貧富差距、民間維權衝突談起;再談到當今天象變化,藏字石、優曇婆羅花;最後說到大法的真相、大法在全世界的洪傳、各界的褒獎、三退大潮。事實清楚,有理有據,真是滔滔不絕,智如泉湧。聽的她連連點頭,跟我開玩笑說:「你肯定是你們組織的頭目。」我笑著給她糾正:「大法修煉,大道無形,不存在任何組織,也沒有任何政治訴求,當然也不講等級,每個人都是本著一顆慈悲之心去勸善救人。」「我們人與人之間都是一種緣份,每個人都有了解真相的權利,我就利用這個善緣告訴你真相,你此時的善念就會為你求得一個美好平安的未來。」最後我以張蓮的化名幫她退出了邪黨的共青團組織,並祝福她:「記住是蓮花的蓮,願你的生命像蓮花一樣純潔、美麗。」她欣喜的應允,謝之不盡。

講真相當中,面對的是社會上的所有人,觀念不一樣,個性不一樣,心性標準不一樣,受毒害程度也不一樣。有贊同的,有沉默的,有粗暴反對的,都不能為其所動,我們不是修佛的嗎?佛家講的是普度眾生嘛,眾生對正法的態度肯定會有不同的表現,這就需要我們有更大的慈悲心去包容。這令我想起師父曾經在講法中講過的,當年傳法的時候台下就是甚麼樣的人都有,就有罵著聽師父講法的,可是師父根本不為所動,也根本不去計較。師父是以最大的慈悲對待著宇宙中的一切生命。師父的言行就是弟子的典範,我們也應該不計個人得失,不怨自身勞苦,心懷慈悲、冷靜、理智、正念十足的將真相講給每個世人。

講真相的過程是心性提高的過程,也是充實正念的過程。在講的過程中雖是神的一面起作用卻是用人的道理在講述,所以人這一面也得智慧,要講究方法。世人都有其固有的執著,有「頭腦」的人會提出他的觀點和疑問,這個就靠對《九評》、《解體黨文化》等書所了解的真相的靈活運用,只要心懷眾生,不要怕說不好,這次說不好,下次再來,久而久之,自己所掌握的真相越來越多,道理越來越充份,這樣會讓深受黨文化毒害的世人越來越信服。

有一次打的,碰到一位出租車司機,是個老黨員,受邪黨毒害很深,講到「三退」,他抵觸很大,特別是活摘器官事件,他根本就認為不可能,我趕緊發正念,清理其背後阻礙聽真相的邪靈、爛鬼。並及時轉換話題,因為以往的經驗,在一個問題上,他存在觀念,你硬要他認同,只能會引起爭執,適得其反。我挑他熟悉的話題,「文革」、「六四」、及現今的腐敗大案,他開始表現的緩和,也認識到邪黨是越來越不行了,我再適時從邪黨的謊言政治轉到天安門自焚偽案,以及大法在海外洪傳的形勢,真善忍的法理被世界越來越多的人所認知。他聽的很入神,最後又給他講了善惡有報的道理和「三退」保平安的重要性。我看他表現出認可,及時補充:「我給您起個化名,就叫張清,清白的清,退出邪黨,並祝您有一個美好幸福的未來。」他很高興的答應了。

講真相,接觸三教九流的人都有,有時還會碰到很多趣事。前段時間,有個老和尚化緣到我店裏,看樣子年紀很大,但精神矍鑠。我有心考他一下,看他是不是真正修行的,就問了他一些情況。他說是從九華山來的,今年已經八十二歲了。要蓋一座廟宇,所以四處化緣。我說蓋廟幹啥用啊?他說是為子孫祈福,我說佛家講六根清靜,你還心繫你的子孫後代?他平靜的說:「小處為子孫,大者為天下蒼生。」我告訴他我也是修佛的人,並問他:「你知道法輪功嗎?」他立時肅然起敬:「師父告訴過我,法輪功是修大佛的,我們是修小佛的,小佛可說不了大佛中的事,我知道你們師父在美國傳法。」我說法輪功是宇宙大法,是修真善忍的,你對法輪功有此認識,算不錯了,目前所有宗教都走入末法,度不了人了,有機會你還是走入大法修煉吧。他點點頭說:「你們的成就要比我們大。」我說:「那你現在就記住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會讓你受益無窮的。」

的確,我們每天接觸的世人都是有緣人,都值得我們用心去救度,當你真正抱著正念,慈悲之心去看眾生時,你會體會到他們的苦,活在無明的迷中,爭爭鬥鬥,虛度百年,重墮輪迴,永無出頭之日。而且在這個特殊的歷史時期,真出現歷史上預言的那樣大劫難,那該是怎樣淒慘的景象。師父以巨大的承受,無量的慈悲,化解了歷史所定下的種種災難,延續著正法的時間,這段時間是留給眾弟子及眾生的,我想作為大法弟子和還未走出來的學員,應懂得時間的寶貴、急迫,講清真相,抓緊救人。

前一段時間我在某體育院校辦事,看到從校體育館出來一大群學生,我心生一念,這些人是否知道真相啊,要是錯過多可惜呀,我將包裏的「神韻」及「風雨天地行」全拿出來,站在路旁,挨個遞給他們:「送你們一份精美的晚會碟!」「甚麼啊,給我一份」「我要一盤」只幾分鐘,手上三十多盤光碟就發完了。還真有點後悔帶少了點,看到他們仔細的看著碟面的那份喜悅,心中很是感慨:眾生為了這部法經歷了漫長的歲月,他們要能明白真相,該有多少大穹得以保留,又有多少宏觀到微觀的生命群體得到救度,穿越了茫茫宇宙久遠的時空,他們就不會白來三界一遭。

結語

大法弟子是走在神的路上的修煉者,助師世間行,兌現著史前的誓約,完成神聖的責任與歷史使命,在洪大的正法進程中,在師尊的慈悲呵護下,每個人都在走自己證實法的路,這篇交流稿旨在對自己近年正法經歷的總結與回顧,寫出來意在與同修交流、切磋,其中還有好多地方沒有展開來寫,還有很多做的不夠好的地方和執著也言不盡意,自己家庭方面也沒圓容好,就在寫稿當中,妻子翻看了我的稿件,還數落了我半天,說我把錢用在資料點上,還像個長舌婦一樣一天到晚到處講。我想,這都是我今後修煉中要突破的地方,畢竟有人心才會表現出來。

我這個修的不怎麼好的,擷取正法修煉點滴,拼湊成文,權當拋磚引玉吧。不當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