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掉情 救眾生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十二月十一日】我是一九九五年十一月有幸得大法的學員,十幾年的修煉路走的很艱難,離師父的要求還相差很遠。但是看到了明慧網上的文章,鼓勵同修都拿起筆來,貴在參與,我認識到參加法會同時也是個修心的過程。

在一九九九年七二零邪黨迫害前,修煉的環境比較寬鬆,我按照師父說的去做,每天多學法,並參加集體煉功和洪法活動,幾乎從未間斷。同修間比學比修,共同精進,溶於法中,為以後的正法時期修煉打下了基礎。

在邪黨迫害大法的嚴峻形勢下,鋪天蓋地的謊言擋不住我正法的進程。幾次上北京證實法,給各級政府和民眾講清真相,寫信、張貼真相標語。迫害初期我曾被惡黨三次非法關進看守所,一次非法關進洗腦班,我都能做到正念闖關,堂堂正正地走出魔窟。

但是修煉的道路並不是一帆風順的,一場突如其來的魔難,降臨到我面前,我丈夫的突然離世,使整個家庭的負擔落在了我身上,孩子那年正好又考上了大學,在外上學需要花銷很多。以前總感到有丈夫在我身邊,幹甚麼都有個依靠,我的依賴心很強。他雖然不修煉,但在那黑暗的日子裏,我如果有了甚麼過不去的難關,回家後能和他述說,他還可以給我拿主意,再苦再累我也不怕。可是他的突然去世,特別是在邪黨瘋狂迫害的時期,真是晴天霹靂,像塌下了半個天,使我修煉的路面臨著嚴峻的考驗。

從那以後,我證實法的路更加困難了,那段時間我帶著沉痛悲傷的心情給別人講真相,特別是親戚朋友,有的就直接說:「你還救我們呀,你先救救你自己吧……」我感到我的自尊心受挫,很沒有面子,說出來的話沒有了能量。許多人還故意躲開,嘲笑我。

我們當地有個風俗就是家裏人過世後一年不能串門,別人也不願意去你家。再加上邪黨對我的監控,功友也很少來往了。從來沒有過的寂寞和孤獨感,每到逢年過節,看到人家都是全家人熱熱鬧鬧的在一起,我家裏孤獨一人寂靜的像個廟,有時鄰居家裏傳過來的歡笑聲更是刺耳。特別是當我身體出現病業狀態,望著那漫長的夜,躺在床上無助時的心情更可想而知。真是「百苦一齊降 看其如何活」(《洪吟》〈苦其心志〉)。很多人說,看你都成這樣了還煉甚麼功呀?成個家好好過日子吧。那段時間裏我心情沉重,是修下去還是做一個常人?

我開始靜下心來學法、背法。經過深刻的反思內找,找到了是我的心太多、情太重、依賴心強、從魔窟正念走出來後產生了歡喜心、被邪惡舊勢力鑽了空子,舊勢力妄想用間隔和所謂的考驗,來削弱我修煉的意志,多麼危險啊!

師父說:「修煉就是難,難在無論天塌地陷、邪惡瘋狂迫害、生死攸關時,還能在你修煉的這條路上堅定的走下去,人類社會中的任何事都干擾不了修煉路上的步伐」(《精進要旨二》〈路〉)。師父用巨大的承受換來的時間延續,為我們承受了多少?我對得起師父嗎?對得起自己天體的眾生嗎?

不承認舊勢力的安排!我從新振作起來,把發正念的時間加長,破除舊勢力的間隔。主動找到同修交流,成立了學法小組。我開始學電腦,把生活中省吃儉用下來的錢,建立了家庭資料點。還記得每次打開明慧網時的心情,都有一種說不出來的激動和親切,看到明慧網上的文章經常被感動的淚流滿面,對我幫助很大。

我們地區會電腦的不多,有的同修先後出事了,我更感到責任的重大。雖然我年齡大,有些花眼了,學電腦吃力,可是很多時候都是師父給我開啟智慧,每當遇到難關,就想起師父的話,「難行能行」。記得我第一次學會打字,打了四個小時才打出來三行字,可是沒有點保存,不小心刪掉了,就是那樣我已經感到很欣慰了。學會以後又教會了其他的同修,現在我們地區的家庭資料點已經遍地開花。

以前我都是把電話號碼發送到國外,自己有怕心不敢打,讓國外同修往國內打電話講真相,費時又費錢,現在我認識到了,那樣大的私心,會給國外同修增加負擔。我們學法小組看到明慧網上關於用手機講真相的文章,又鑽研了怎樣注意安全事項。現在能針對我市的各個部門,政府機關、學校、公檢法,鎖住某個目標直接打電話、發短信。對震懾邪惡救度眾生,起到了很明顯的效果。

師父每次講法中都要求我們多救人,我按照師父的:「用理智去證實法、用智慧去講清真相、用慈悲去洪法與救度世人」(《理性》)的要求,走出去找世人面對面講真相,很多的人不僅明白了真相,還要書要光碟看,使幾十人走進了大法修煉,我把以前珍藏的幾十本《轉法輪》,因書不夠還有我的手抄本、和師父講法磁帶,全部都送給了有緣人得了大法。通過面對面的講真相,使上千人得救,退出了邪黨的黨、團、隊組織。

現在我周圍的環境已經好多了,親朋好友對我的態度轉變了,不管是走到哪裏,街坊鄰居、單位同事都熱情地跟我打招呼,交朋友,說:「修法輪大法的人都是好樣的!」我認識到了環境是修出來的,是大法弟子開創的,修煉是嚴肅的,舊勢力虎視眈眈地看著我們,邪惡就怕我們大法弟子連成一體,不能掉以輕心。同修之間產生了矛盾,要自己向內找,修自己,才能破除舊勢力的間隔。

師父要我們多救人,每當我看到茫茫人海時,心中都是有一種負罪感,感到還沒有完成使命。師父說現在的時間「值千金,值萬金」(《芝加哥市法會講法》),今後我更要努力做好,走好師父安排的路,多救人,不辜負師尊的期望!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