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法為大 精進實修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十二月九日】

一、開創修煉環境

我是一九九六年臘月,在一次偶然的機會喜得大法。當時我在外地住店,看見旅店老闆家電視正在播放師尊在濟南講法錄像,眼前的這一幕吸引了我,當時師尊講出的道理,我還不太理解,可我就是願意看,接連幾天不斷的看下來,興奮的我斷言要得這個法。店主老闆(同修)看我心誠,開始教我煉功。當時煉到第二套法輪樁法,我覺的手心有法輪在旋轉,手心發熱,身體感覺輕鬆,我就決定這個法輪功我學定了,就和旅店的同修說把你的所有法輪功的書請給我。當時同修也捨不得,最後她說:我可以將大法書都請給你,這是天書你要珍惜,回去別只自己學,你得洪法。我說行,就把大法書都請回來了。

回來後在師尊的加持下很快就找到了同修,我倆很快就成立了煉功點, 同修家房子寬敞,學法組就設在她家,她家沒有電視,我就把我家電視拿去,給來學法的學員放師尊的濟南講法。開始我家只有五六個人學,通過洪法逐漸增加到二十多人,大家在一起學法煉功,比學比修,身心都發生了巨大的變化,有的早期在沒學法前,玩麻將(也就是賭博),也不玩,有的家庭不和睦,也和睦了,有病的通過煉功也煉好了。

正在大家高高興興的學,怎麼做好人的人的時候,一九九九年「七•二零」,邪黨開始瘋狂迫害,利用一切宣傳工具污衊大法,電視、廣播、報紙等等……。開始給師尊和大法造謠,綁架迫害大法弟子,那時我也受到干擾,派出所的惡警經常到我家來干擾,但是我告訴他們我們就是做好人,按「真善忍」去做。

我從來沒有懷疑過大法,在高壓下,由於自己法理不清一時不知所措,迫害不久和所有同修都接觸不上了,掉隊二年只是學法,甚麼新講法和週刊也看不著了,講清真相也沒做,這時就叫舊勢力鑽了空子,迫害我的身體,脖子上長個瘤,還做了手術。在家休息時,我感到人生無望,我想,這麼好的功法怎麼能放棄?我真對這幾年失去修煉、沒做三件事,深感懺悔和愧疚。我決心一定在大法中好好修煉,放下一切執著,跟上正法進程。

決心一下,師尊看見了,就派同修來給我送師尊新講法和《明慧週刊》,我接過後,我的眼淚止不住的流,就想這幾年,我要常接觸同修,我也能很精進,我一定要好好的跟師尊正法進程。

回家就和丈夫商議要換個環境,找同修多的地方住。我家住在農村,就想搬到城裏住,那裏的同修多,能常見面,還能常常輔導我,我好能儘快的追上師尊的正法進程。丈夫同意了(沒迫害前,丈夫也修煉,因有怕心,也掉隊了)。我就決定把房子賣掉,在賣房子的過程中真有點捨不得,住了二十多年了,最後在選擇房子和我能有個好環境,我依然決定賣掉房子,搬到了城裏,先租個房子,就住下了。

二、對法的堅定

有一次,同修到我家來找我,和她一起去找掉隊的同修,我說行。第二天早上要走的時候,我丈夫不讓我去,怕有危險,說:你要去了,就別回來了。我就開始發正念,清除干擾我的另外空間的一切邪惡因素。發完正念,我想還有很多和我一樣掉隊的同修,我不能不去找,悟到這是師尊給我的機會,我堅定的和同修去了。

找到好幾個同修,在同修家住了兩天返回,在回家的路上,我想丈夫回家能不能發火,一想我做最正的事,他不能。到家丈夫看我笑了,沒說甚麼。我闖過了這一關。

還有一次同修想找個環境,開個小型交流會,沒有地方,我看同修急的沒辦法,我說就到我家來吧!我是大法弟子,悟到那是我的責任。第二天來了十幾個同修交流,法會進行到下午要結束時,我的一個姐姐突然來我家,看有這些人,就開始破口大罵。她事後說,那天在家正在掛點滴,就感覺鬧心,就來我家。真是邪惡無孔不入,干擾我們的法會。

同修們就發正念,我就把她領到我丈夫的妹妹家,這一下更捅了馬蜂窩了,晚上姐姐和丈夫的妹妹,還有七八個親屬一同來我家,干擾我,不讓我修煉,怕影響他們。我帶著最堅定的正念告訴他們,大法是修煉到底了,誰也別想叫我不修煉法輪功,你們說別的甚麼都行,這個事我是不能聽你們的,我學大法只能給你們帶來福份,我修大法,我沒有錯,這是最正的事,我要做最好的人。同時心裏想,任何邪惡生命都別想干擾我。他們一看也說不了我了,都走了。從那以後誰也不來干擾我了。

三、我的一切都是師尊給的

我來到新的地區,環境都很寬鬆了,同修來我家的也不少,在師尊的加持下,和同修的幫助,我的丈夫和孩子也開始精進修煉了。我開始在家加倍學習師尊的講法,有很多的同修來我家幫我,怎樣提高,怎樣向內找,比學比修,去掉很多常人心。

師尊在《致紐約法會的賀詞》中說,「歷史賦予大法弟子的是最偉大的一切。」我悟到,我應該兌現我的誓約,就和丈夫商議,我們趕緊買個房子,邪惡現在迫害同修這樣嚴重,誰要沒有地方,就叫來我家住,在師尊的加持下很快就買到了房子,還很寬敞,價錢還不貴。現在已買五、六年了,現在要賣還得掙錢。從那以後內地外地的同修能來我家交流心得體會都很方便。

有一次,據說來我家的同修手機被監控了,還說隨時都能找到我家,都有不安全的因素,我家有很多大法的資料等等。在那樣的情況下,有一個同修不顧危險來到我家,幫我加強正念,我非常感動,我想決不能讓講真相救度眾生的資料受到損失,求師尊加持弟子,請師尊保護弟子。在壓力面前我們全家沒有動搖,堅信師尊,堅信大法,想起師尊在《二零零五年加拿大法會講法》說「一個不動能制萬動」。我在家高密度發正念,否定一切迫害,在師尊的慈悲呵護下平平安安度過難關。

我也能和同修們一起做講真相的事,我還學會做條幅,還能用筆在牆上寫法輪大法好,天滅中共退黨、團、隊等等。有時間走出去面對面勸三退,在三退方面和同修比差距很大,以後要多學法,學好法,彌補不足,做一個堂堂正正的大法弟子。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