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大法拯救了我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十二月七日】人類道德的下滑,使無數隨波逐流的生命被推向了毀滅的邊緣,然而我卻是一個幸運兒。

修煉之前,原本純潔的我,心靈也被污染的不見了本色。妒嫉心,仇恨心,爭鬥心,貪慾心,時時返出來,揮之不去。它真像一個惡物,會給你的人生帶來災難,使家庭的矛盾增多,同事關係緊張,身體狀況越來越不好。我在這痛苦的生活中煎熬著,卻迷途不知返。為使身體能好起來,我求醫,問藥,練各種氣功,可都無濟於事。我對生活沒有了希望,內心在無助的流淚。

九七年的夏天,我的親屬告訴我,有個功叫法輪功,和別的功法都不一樣,非常好,還給了我一本書,我拿回家後,一口氣就看完了。我真不敢相信,世上還有這麼好的書,我得到了一本寶書《轉法輪》,這本寶書使我的人生發生了轉折。我知道了以前為甚麼活的那麼苦,是我在迷茫中造的罪業造成的,大法讓我知道了為甚麼而活,我無數遍的看大法書,我污濁的身體被大法淨化著,師父把我從地獄中撈起,把我洗淨,扶我走上了修煉的路。人類的任何語言都不能表達我對師父的感恩之情,唯有修好自己。

一、過病業關,師父幫我清理身體

我是一九九七年喜得大法的,我和一些學員到市裏的一個地方看師父的講法錄像。聽了師父講法後,那種心靈深處被徹底洗滌的感覺是無法用語言表達的。看完後,輔導員教我們煉功動作。每天晚上下班後,就到那裏學法煉功。我們煉功點有五、六十人,每次到點上大家都非常安靜,把好的座位讓給別人,來晚的人進來走路非常輕,看師父講法錄像時,沒有一個人說話。那裏好像是塵世外的一個世界,讓人有一種從未有過的祥和感,那是大法給予修煉人的最純正的場,真是「紅光罩著,一片紅。」(《轉法輪》)。結束後,我自己要走很遠的路回家,可是一點都不害怕,走路還非常輕鬆,真象飛一樣。但是真正走上修煉的路,那決不是那麼輕鬆的了。煉一段時間後,師父真的管我了,給我消業。突然有一天,肚子疼的一點也挺不住了,當時也知道是過病業關,我就看師父的經文《精進要旨》<病業>,由於那時學法少,法理也不清,看也是表面為祛病而看,根本看不到法的真正內涵。結果還是上醫院做了闌尾手術,這一關沒過去。其實開刀後,醫生說闌尾有點炎症,不動手術都沒問題。這不是怕心,自己求來的病嗎?

後來又出現了病業,一到半夜就上吐下瀉,反覆了好幾次,這次我想起了師父的話,「我在講法中告訴你們那是在消業,消去你生生世世所欠下的業力的同時也是提高一個人的悟性,而且也在考驗著學員對大法是否堅定」(《精進要旨》<病業>)。念一正了,我真的挺過來了。第二天上班,像甚麼事也沒發生過。還有一次又在半夜嘔吐,蹲在衛生間起不來,要窒息了一樣。可是這次和以往狀態不一樣,好像邪惡要迫害我,我立刻就在心裏喊「師父,救救我。」馬上就緩解了。真是神奇呀!現在通過學法我悟到,出現這些現象都不是偶然的,你以前所欠下的業債,你修煉了,能讓你舒舒服服的嗎?你得還啊,你還得把你以前執著的那些不好的東西去掉,你才能昇華上來。以前我講究吃,講究吃有營養的,新鮮的,活的,只要對身體好甚麼都吃,這樣也造了很多業。雖然也在改,也沒把它真正當作一個執著心去掉。所以還像常人一樣,一看到報紙上說吃甚麼食物好,能治甚麼病,不能吃這個,不能吃那個,自己就非常注意,還給同事講,跟家人講。難怪同事說,我最會「吃」了。多強的執著心啊!常人都看出來了。其實向內找是自己根本沒把自己當作修煉人,還是覺的常人的食物搭配好能使自己身體健康,這和有病了吃藥治病不是一個道理嗎?這不是不相信師父不相信法嗎?這不是常人嗎?真不能小看這事,不信師不信法,太嚴重了。如果不改,叫邪惡鑽了空子,那就是迫害你呀!現在我不再執著吃了,家裏有甚麼就吃甚麼。師父看我悟到了這一點,就幫我清理了身體,以後再也沒有發生半夜嘔吐的現象了。

還有一次,在夢中,我清清楚楚的看到師父把我身體上附著的一個人形硬是給拉下來了。那東西還在「媽呀,媽呀」的叫著。我覺的是我今生做了墮胎所欠下的命,是師父給我善解了。從此我身體真是輕鬆啊!變了一個人似的。我感激師父為我做的一切,使我從一個業力滿身的人,變成了一個純淨的走在神的路上的人。我要在修煉的路上更加勇猛精進,以回報師恩。

二、真正走上修煉的路

我是在二零零四年,看了師父的講法《清醒》:「舊勢力對所有的大法弟子都安排了一套它們的東西,如果大法弟子不按照師父的要求做,就一定是在按照舊勢力的安排在做。舊勢力實質上就是針對正法中大法弟子能否走出來、又時時伴隨你們的巨關巨難。」「經過這場魔難,有的學員還不清醒,你就將錯過這一切。」我是讀了這段法後,並在同修的帶動下走出來講真相的。

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不只是個人修煉,要去證實法,救眾生,才是走師父安排的路。那也就是否定舊勢力的安排。所以我就全身心的去做。首先在學好法的基礎上,走出去講真相。我是在晚上出去發真相資料的,同修怕我有怕心,只給我三、四張真相資料,我把這幾份珍貴的資料放在兜裏。那時是冬天,天很冷,下班後我直接到樓裏去發資料,當時心情非常興奮,真覺的自己是在做一件很神聖的事情,可一到樓裏發的時候,腿都軟了,手也哆嗦,也想不起來自己是在做救人的好事了,只想發完,趕緊離開,像完成任務似的。現在想想,這樣發出去的真相資料肯定效果不好,常人看了不也是戰戰兢兢的嗎!也是經過一次次的魔煉,在師父的加持下,現在已經沒有怕心了,能堂堂正正的做著證實法的事了。

每次出去發資料,都是同修帶雙份資料讓我發,時間長了,自己也覺的不應該總這樣下去,得為同修著想,要自己做資料,師父在《放下人心 救度世人》中講:「特別是中國大陸大法弟子,人人都要出來講,遍地開花,有人的地方無處不及。」我也要做一朵遍地開花中的一朵小花,獨立綻放他的光芒。正好我家有舊電腦,我就買了打印機,和同修學習怎麼上網和做真相資料。這樣就減輕了同修的負擔,同修有事或有甚麼情況,我還可以做小冊子和《九評》。自己心裏也踏實了很多。每次出去可以帶著自己做的資料去發了,很有自豪感。發資料的時候,要有強大的正念,我就這樣想:我是帶著師父的重託來救你們來了,你們一定要看真相資料,一定要得救,效果一定會好。幾年來,在師父的保護下,不管嚴寒酷暑,不管下雨下雪,不管年節和敏感日,我們都出去發真相資料,沒有出現危險的事情,感謝師父。

三、只要你想救人,神奇就會出現

一次在夢中,夢到了一個平時很少想起的人,那是一個清晨,她在一塊小菜地裏拔菜,我站在她旁邊,有一個聲音從後邊的房子裏傳來「救人」,醒後也沒太在意。以前我和她一起工作過,想和她講真相,勸三退。可是拖,拖,拖,她退休了,也沒講成。夢見她的第二天中午,我下班,剛出大門就看到北邊過來兩個人,一個是同一辦公室的同事,另一個就是她。我正愣在那呢,我的同事就喊起來了「姐,交給你了,我上班去辦點事。」表面是你們倆搭伴順道回家,實際是師父在點化我救她,馬上我就悟到了,我應了聲「好吧,交給我吧。」我倆就有二百米上橋下橋就到她家了這麼短的路。快講,一上橋我就說:我在夢中夢見你了,有人點化我,讓我救你,你聽說過法輪功吧?她說聽過,我告訴她,煉法輪功的都是好人,電視上說的都是假的,共產黨迫害法輪功是有罪的,所以天要滅它,只有三退才能有好的未來。她說以前有人跟她說過她沒退,我說你是有緣人,這次碰到我了,別錯過機會了,也許我們哪世有緣,才點化我來救你,她微笑著點頭同意退出邪黨組織。我的心立刻輕鬆了,她得救了。

還有一次到外地參加親屬家的一個婚禮,這正是我講真相,勸三退的好機會。我提前就對那裏發正念,解體一切阻礙他們得救的邪惡,任何生命都不能干擾我做救人的事情。這一念發出去以後,平時不再執著了,去了後講真相很順利,勸退了一個黨員,一個團員,一個少先隊,一個明白了真相(沒入過任何組織)。

可是還有一個親屬沒有機會講,他以前是段長,做領導工作的,我很惋惜。可是在火車站他來送我們,馬上就要上車了,我挺著急,可能師父看我有救人的心,就幫我了。他來到我跟前和我一起走,他和我說他身體不好,想買個健身墊子,因為他知道我以前買個四萬塊錢的墊子,問我效果怎麼樣,我說那是騙人的東西,千萬別買,我的身體為甚麼這麼好,都是煉法輪功煉的,我告訴他從今天開始你就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並按真善忍去做,身體就會越來越好,而且要退出共產黨的一切組織,因為它迫害法輪功,這樣你才有一個美好的未來。我說你同意退嗎?他非常堅定的說「退」,他退出了邪黨組織。他說他父親就是文化大革命時被邪黨迫害死的,他非常清楚共產黨的邪惡。有許許多多這樣的生命等著我們去救,師父在盼著我們去救那些高層下來為法而來,但還迷在常人中的生命,師父給我們安排了一次次救人的機會,也是在給大法弟子樹立威德,我們一定要主動去做,這是我們的責任,只有大法弟子才配去做,這是我們的榮耀和重任。

四、集體學法,整體昇華

開始我們是倆人學法小組,後來發展到六人,每週三次,週六週日發真相資料。學法小組既是學好法的好環境,又是修煉心性的好環境。我們是大家一起讀法,讀法時,聲大聲小,有快有慢,有的讀不出聲,好一段時間才能讀齊。這過程中,也能體現出每個人的心性來,例如:自己讀的好一點的,就有顯示心。看別人讀的快了慢了,又產生埋怨心。看人讀的丟字、落字的,瞧不起人的心又出來了。可是經過一段時間的學法,大家都被大法的洪大慈悲圓容了,都能互相寬容別人了,讀的也越來越認真,越好了。

集體學法使我們對法理的認識提高很快,本體的轉變也很大。同時也增強了我們對法的正念。誰這段時間修煉狀態不好了,家庭關過的不好了,或關過的好了,講真相怎麼講的,勸退了多少人,只要是修煉的事都到學法小組上說說。對狀態不好的同修,幫他向內找,大家你一句我一句,也許哪一句解開了他的心結。

我有一段時間,由於學法少,常人的情總是放不下,就出現了干擾,修煉之前我就對丈夫的情很重,把他當成自己的私有,不許他這樣,不許他那樣,回來晚了不行,出去喝酒不行,丈夫說他沒有自由,和他講真相他也不聽,一講就炸。因為我總是放不下對他的情,所以家庭關就過不好,丈夫得救的時間也就拖長了,夫妻關係已經出現危機。一次由於我的一句埋怨的話,他就大打出手,我不承認舊勢力的安排,但這一打也把我打醒了,放下情的執著已是刻不容緩了,但我還是沉溺其中不能自拔。到學法點上我和同修交流,我說我為甚麼活的這麼苦,當時的這種想法,實際是自己那時由於情的執著產生的怕心,怕失去丈夫對自己的愛,怕孤獨,這是強烈的為私的心,太危險了。同修說:你太在意你的親情了,你把你的夫妻之情放不下當成苦,這正是修煉人要放下的東西呀!你應該把生活中的苦當成是好事,那是提高心性的好機會。師父的法點醒了我,從那以後,我決心放下對丈夫的情,把他當作眾生慈悲的對待他,相信他,關心他,現在只要他不說大法的壞話,他說甚麼我都不還口,就想自己哪裏做錯了,當是他給自己提高心性了。現在我們的爭吵基本沒有了,學法小組每家輪流學法,到我家學他也不反對,還告訴我們注意安全,我一定要好好修自己,讓和我有緣的眾生能真正得救。學法小組給我們帶來的好處太多了,我們做所有證實法的事,都是一個整體,都不能落在後面,這次我們都積極投稿,向師父彙報我們的修煉情況。也不能落下。

十二年的修煉過程,要寫的東西太多了,我是第一次投稿,是下了很大的決心。上網看同修的文章多了,自己悟到了,我們寫心得體會,是向師父彙報我們的修煉情況,是在證實法,是在解體邪惡,是大法弟子互相鼓勵。不管我寫的好不好,我要突破它。我終於突破了自己,寫下了這篇稿件。不足之處,敬請慈悲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