送真相 救眾生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十二月六日】我是一九九九年三月份得法的大法弟子,在師父的慈悲呵護下,走過了風風雨雨的十年。下面我就把這十年的修煉歷程向師父彙報一下,與同修分享。我的文化水平不高,總覺的自己寫不好,但是我會用一顆真誠的心與全世界大法弟子共同交流、共同精進。

一、得法

一九九九年三月份,在熟人的介紹下,我開始修煉法輪大法。我以前在常人中身體不好,有婦科疾病,腰酸背痛。修煉法輪大法後,身體上的疾病不翼而飛,走路一身輕,真正體悟到了無病一身輕的感覺。

有一次在夢裏清清楚楚的吐了很多髒東西,吐到最後是一個「敵敵」瓶子,醒來後悟到這是師父給我淨化身體,在另外空間給我拿掉了很多業力。還有一次夢見自己躺在手術台上,一隻巨手伸進我的腹腔,掏走了很多髒東西,這是師父為我淨化內臟,替我消掉了很多病業。

大法不但淨化了我的身體,還徹底的改變了我做常人時的壞思想。在家裏我對丈夫非常不滿,他的一舉一動都看不慣,覺的自己特別委屈,修煉大法後,意識到這是變異了的常人心,應該去掉。不符合法的想法都得去掉。我像個修煉人一樣體貼他,人哪有十全十美的,都有缺點和優點,自己應該以大法弟子的慈悲來寬容他的缺點和不足。對公婆以及他們的家人也不像以前那樣勾心鬥角、貪便宜了,像修煉人那樣凡事為別人著想。在單位,同事都說我變了,工作不再偷尖耍滑,也不跟同事說髒話、罵人了。廠子裏的大紗團以前總往家拿,學功以後再也不拿了,車間領導都說:某某某不用看著,工作保證不弄虛作假。

那時我剛剛得法,對法理解不深,但我就是打心眼裏想煉法輪功,甚麼也阻擋不了我,我就用當時在法中悟到的法理要求自己,約束自己,徹底改變自己。是大法改變了我,是大法讓我明白怎樣做人、做好人、更好的人,超越常人的好人。

二、進京上訪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全面打壓法輪功。大法弟子以各種方式證實大法,向世人講清真相。我和幾位同修一起進京上訪,當時我並沒有真正從理性上認識到進京的意義,只是認為大法有難了應該去,不能躲起來。

到了北京找不到信訪辦,我們就寫了上訪信,講明真相,要求停止迫害。同修說:我們都應該簽上自己的名字,我就把我的名字寫上去了。到北京上訪的第三天,早晨我們在路邊學法時被警察綁架送回當地。回家後被單位無理開除了,後來又恢復了工作。

三、送真相 救眾生

看著被中共謊言毒害的眾生,我心裏很著急,可是當時沒有打印的資料,我們幾個同修就一起掛條幅、噴寫標語。

有一天下夜班,回家躺在床上,怎麼也睡不著,心想不如起來寫真相信。我走到寫字檯邊拿起筆就寫,幾乎是一氣呵成,寫天安門自焚偽案、寫大法弟子為甚麼進京上訪。寫的有條有理,自己看完還很滿意。複寫幾份後,我發現自己用的油筆是一隻沒有油的廢筆(記的清清楚楚已經沒油了不用的廢筆)。大法太神奇了,我知道這是師父鼓勵我,讓我好好做。只要有講清真相、救眾生的願望,師父就會幫助我們。

後來當地有了打印資料了,我和同修就大批的挨家挨戶的發送。剛開始走出去發真相資料的時候,丈夫看的緊,不讓我去。我想師父叫做的事,一定是最正的,誰也阻擋不了。有一次,我們要去農村發真相,丈夫在家,我一邊求師父加持,一邊讓兒子配合我,我輕輕把門打開出去了。等回來的時候,丈夫也沒生氣,就說:你甚麼時候出去的,我怎麼不知道。慢慢的,他也不再看著我了。

四、回家鄉講真相

大概二零零一年年末,我就有回家鄉講真相送資料的願望,當時跟同修說有這個想法時,同修很為我擔心,我說沒有事,有師父和大法,我甚麼也不怕(當時真的沒有怕心)。

就這樣,我背了一兜子真相資料,回到了家鄉,挨家挨戶講。在路上碰到了熟人講,他們都用驚訝的口氣說:「你膽子可真大,大白天就在街上宣傳法輪功。」我輕輕一笑,告訴他們修煉法輪沒有錯,是共產黨錯了,天安門自焚是假的。就這樣他們也都高興的接過真相,並告訴我要小心點。我真為他們明白真相而高興。

在走到同學父母家裏時,我跟他們講法輪功是冤枉的,我師父是冤枉的,講著講著我就哭了起來。當時我心裏非常難過,想想師父無端的被冤枉,不覺中眼淚就下來了。我說阿姨千萬別聽共產黨瞎編,法輪大法是正法,那些話都是栽贓陷害。她說:「好孩子,別哭了。阿姨相信你們師父是清白的,你們都是好人。我不會相信共產黨說的那一套,總有一天,你們會平反的。」我說,阿姨,這次來的太匆忙,沒給你買甚麼東西,但是我有一顆真心為你好的心,請你記住「法輪大法好」,將來會有大福報。

由於自己在講真相上起了顯示心、歡喜心,認為自己能講,別人不講還說三道四的,心裏生出怨恨,被邪惡鑽了空子。在一次講真相時,我被綁架並送往勞教所迫害兩年。經過這次教訓,我在法上悟到,無論做甚麼都要用純淨的心態去做,不要有排斥同修、看不起同修的心。都是師父的弟子,同修之間應該互相提高,共同圓容師父所要的。

五、勸三退 救眾生

二零零五年,從黑窩回來後,我知道師父的正法進程很快。世人必須退出邪黨一切組織才能不被淘汰。經過不斷學法,與同修切磋,很快就溶入到勸三退、救眾生的洪流中來。

一開始,我不敢講,不知道怎麼講,我就跟著同修,看他們怎麼講的,吸取經驗,慢慢就知道怎麼講了。後來我就找同修出去講,出門前跟師父說,請師父加持,救度更多的有緣人,然後一天下來了也勸退不少。

記的有一次碰見一個警察在等人,我猶豫了一下,講還是不講?我當時想:講就是聽師父的話了,不講就是聽了舊勢力的了,當然聽師父的了。

於是我迎上前去,打招呼說:「警察大叔在這等人吶。」
他說:「是呀,你有事嗎?我們好像不認識。」
我說:「見面就是緣份,說上話不就認識了嗎?」
他說「對呀。」
我說:「不知你聽說過法輪大法真相沒有,還有三退保平安的事。」
他說:「是法輪功吧,年紀輕輕,又挺善良,煉他幹啥呀。回家好好過日子,多好,你們還能幹過共產黨嗎?胳膊扭不過大腿。」
我說:「大叔呀,聽你說話也是一個善良的人,只是被共產黨給騙了。」

隨後我就講天安門自焚真相、法輪大法洪傳世界。可是說了半天他還是不退,看的出來,他還是有怕。我說:「大叔,這次不退,下次如果大法弟子再跟你講,你就退了吧。」他沒退,我心裏為他感到很惋惜。可是在他心裏,會知道法輪大法好的,如果是有緣人,下次一定會退的。

還有一次我們六個同修,去很遠的農村講真相,六個人分三組,約好幾點聚齊,然後我和同修開始挨家挨戶的講。一開始以口渴要水為名,然後主人出來給我們拿水時,我們就跟他講,幾乎是都退。

記的跟一位村幹部講時,開始他還不認同,後來,我們講到天安門自焚,共產黨腐敗,用老百姓的納稅錢胡作非為,講到當官的沒有不貪的,沒有真正為老百姓說話的,現在社會世風日下,道德淪喪,這都與共產黨有直接關係,因為它不讓人們相信有神的存在,不讓人們相信善惡有報的道理,所以人們才敢肆無忌憚的幹著壞事,尤其對法輪功的迫害簡直沒有人性。最後他連連點頭,退出了邪黨,還告訴我們小心點,謝謝你們。我說:要謝就謝謝我師父吧!記住法輪大法好,將來會有福報。

跟我一起講的同修一開始講的時候心裏發慌,腿也哆嗦,但是她們都用正念排斥,求師父加持,後來慢慢的就好了。只要有救人的心,師父就會給開智開慧,就會加持。我們都是師父的大法徒,路要是走正了,誰也動不了我們。

那次,我們六人共勸退了一百六十多人。

師父說過:「大法徒 講真相 口中利劍齊放」。我想只要我們持之以恆,堅持講真相,得救的人會越來越多。真希望眾生都能得救啊!

謝謝師父,謝謝同修。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