師恩難報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十二月十五日】

尊敬的師尊好!
同修好!

我是九九年一月一日才真正走入修煉,以前看過《轉法輪》。當時看完書後,一下明白了這是本修神的書,可是一轉念,修煉那是人家的事,咱不行。這思想業的干擾一下就是半年。這期間,我的心臟病、血壓高、中耳炎、扁桃體炎等等一齊來了,吃藥、打針都不好使,打吊瓶還打不進,沒辦法,這才又想起法輪功。我去了煉功點。那時晚上六點三十分學法,八點打坐。可一到八點我就往家跑,回家看電視劇,一連跑了八天,不好意思跑了。這天八點打坐,我單盤,音樂一響,我腦子裏一下空了,感覺身後是一座大廟,廟前一片柏樹,我在柏樹林中打坐,感到心胸廣闊,特別美妙。從那以後,我再不跑了。當知道師父給每個人下了法輪,我更是每天認真看書學法煉功,從沒落過。身上的病不知啥時都好了。

在「四﹒二五」到「七﹒二零」之間,特別是看師父講法,就感到小腹部位法輪在轉,好像褲子都撐起來了。正是因為有這些真實的感受,「七﹒二零」邪惡的迫害開始後我不相信那些造謠誣陷,也沒有被嚇倒。但畢竟我才修煉半年,我悟到,正因我修煉時間短,師父怕我掉下去,才讓我有這些感受,增加我的信心。感謝師尊的呵護和加持。

我用甚麼方式救度眾生

開始的時候,因我認為自己修煉時間短,誰能把我怎樣呢?所以沒怕心。記的七月二十三日,我家所在的街道派出所讓我們去辦班,其實是看著不讓上北京。一天上午,所長找人把我叫到他辦公室談談。這樣我就把法輪功教人怎樣做好人,法輪功祛病健身的奇效、我為甚麼煉法輪功、煉功後思想道德的轉變等等都說了。他說他有心臟病,我說你們不是收了一些書嗎?你找幾本拿回家看看。後來不多日子,這個所長被調到鄉下某個地方當所長去了,那個地方沒有煉功的。我想這可能是因他明白了真相,不想參與迫害,師父就幫助他改變了環境。

和老百姓講真相,基本上我都是面對面的講。在面對面講真相時,經常會暴露出自己對邪黨的氣恨心,這樣對方就不愛聽,有的還說要向派出所告我。回家向內找,找到自己的氣恨心,爭鬥心,再出去講時就注意,慢慢改正。

那時資料很少,我就自己做,用水粉紙裁成十公分高,十一公分寬,中間一折變四個面,封面做上花樣,裏面兩面寫上短句或詩的格式把大法的洪傳,大法的美好,大法遭迫害,百姓要用良知辨別不要上當等四個方面的內容全寫上,封底寫上記住大法好得福報的內容。做的少時自己用,做多了就給同修一些。

在二零零五年春,開始做《九評》了,我們這裏大資料點忙不過來,想找人成立家庭資料點,減輕大資料點的壓力。有同修說我家庭條件比較合適。可我有怕心,一下沒敢答應。回家就考慮開了,是師父叫幹嗎?如果是師父叫幹,怎麼也得幹啊,反覆考慮,也往最壞處想過,但是想到岳飛三十幾歲風波亭遇難,想到師父的苦度,心一橫,就答應了。但內心還有為私的一面。因為剛開始勸 「三退」,世人不那麼明白,不好退,碰了很多釘子,覺得做資料也一樣救人。

可真正要做成一件事也不容易。本來和丈夫商量,他說他不管,當真要把東西往家拿時他翻臉了,就是不讓,怎麼說也不行。最後我想這事我得堅持,說:「我告訴你,你說了不算,我明天就搬回來,只要不耽誤你吃飯,其它你管不著。」 雖然我沒守住心性,態度有些不好,可他看我動真的,反倒軟下來了。這樣我的家庭資料點建起來了。

在資料點運轉當中,我發現自己的急躁心,馬虎心,浮躁心,還有顯示心,還都很重,如果不是做資料,這些心是很難暴露出來的。由此我明白了為甚麼師父提倡家庭資料點遍地開花,除了小範圍做資料比較安全,還因為這是修心的好方法。這些年中我也全仗師父的呵護和加持才走過來。二零零五年到二零零七年上半年,那時活很多,那時丈夫上班中午單位管飯,我中午時間充足,可以多幹活。二零零七年下半年開始,丈夫單位食堂改為承包,中午又得回家吃飯了,而這時隨著資料點的增多,我承擔的資料的活也相對少了。這都是師父的安排。

二零零六年秋,我們這一片好幾個市區的大資料點一齊出事,並牽扯了很多個家庭資料點,一片紅色恐怖。為了保住我的法器,我把它們全送到老家保存。回來我就認真背法,並向內找自己這兩年做資料中有沒有不在法上的問題。真相資料從來都是從明慧網下載,其它網的東西從來不用。那時同修愛要合訂本的新經文,有的一要就是十幾本,開始我都做了,後來想不對,用合訂當然省事,學法時不用一本一本找,可是這要開了頭,光做這合訂本都做不完,其它資料咋辦?做資料的同修也要學法煉功啊,所以再要的時候,我就提議:除了新得法的學員、被非法勞教回來的學員,或家被抄過的學員外,其他人請使用已經有的單行本,保證做資料同修的學法時間。

我悟到做資料,特別是做《九評共產黨》心裏害怕,這是邪黨暴政造成的觀念,悟到後,馬上覺得身體上有一層東西就像被撕下來一樣輕鬆。再做甚麼都很坦然。

除了供同修所用的資料外,我自己根據不同的資料加上《九評》用廣告紙包好,再用紙盒裝好(一盒通常都裝兩套),到公共汽車站等車點找鄉下人,請他們捎給他們村委會書記和村長。再用同樣的包裝方式把「重塑心靈」及類似的資料加《九評》也是一盒兩份,找上學的學生捎給校長和班主任。後來追蹤,凡是我知道的學校,都捎到了。另外我自己上街、買菜同樣也帶點資料,勸退了的再給份資料或神韻光盤帶回家看。對於那些說沒有影碟機的,也給一份,讓他們拿到別人家看,這樣能有更多人看。

我的家人和親朋好友,能找到的都勸退了。

在我們村,有兩家和我家有冤仇,我用在大法中修出的善心化解了仇恨。第一家住在我們前街,她家後窗對著我媽家街門。在農村吃大鍋飯時,我父親在生產隊當保管,一次分小麥,少加了一個五十斤的秤砣,少稱了五十斤麥子,其實當天就補給了。就為這事,她經常在後窗對著我們罵,久而久之兩家就結下了仇。前年,她突然到我媽家說要煉功,我就給了她一本《轉法輪》,給她講了真相,並給她退出了團、隊組織。現在在看書,沒煉功。

另一家,是我村的老幹部,很霸道。在我上高中時,他就托人做媒讓我跟他兒子,沒成,他就打擊報復。七十年代的一個冬天,全村婦女都在家釘地毯,他卻讓我媽上山和男勞力去整大寨田。我畢業就叫我去修水庫,離家四、五十里地,腿磕瘸了還得在水庫幹。在七四年,選拔工農兵大學生,公社書記告訴我有我,可他家教育局有人,給攪和了。這個氣能小嗎?也是前年,他得肺積水,挺可憐。我和母親說,師父告訴咱修煉人沒敵人,你去看看某某吧,給他講講真相。開始母親不去,後來還是去了。過了些日子我也去了,我說是我師父叫我來看你,接著我把所有的真相全部給他講了,他都聽進去了。最後說到「三退」,可能還沒有真正明白真相,所以不肯退出邪黨。儘管沒退,但他很高興,逢人就說,三十八年的冤仇解開了。

在講真相勸「三退」中,有緣的,有成見的,我都在大法修出的慈悲中善解了冤緣,事例很多,不能都說,同修也都能遇到。

我學會了向內找

由於學法半年就趕上「七﹒二零」,個人修煉時間短,我在心性修煉方面還很欠缺。遇到甚麼矛盾只能就事論事看自己哪裏做錯了,但出錯的原因,甚麼心促成的,就不會找了。在二零零三年,一個同修被勞教回來後,和另一同修說,我希望她立著進去躺著出來。我聽後心裏不平。好長時間心裏一直作梗,怎麼煉功人能冤枉人呢?再說她應該當我的面說,可是她和其他同修去說,由同修傳給我。我只好忍吧。後來我想,肯定我還是有錯,錯在哪呢?找啊找啊,找到了,就是平時該同修常常憑她的想當然說話,對此我很反感,心裏一直有看法,有嫌棄同修的心,自己的場有不好的物質傳過去了。找到自己不夠慈悲的心,心裏就平和了。從那以後,我知道怎麼向內找了。

我母親也煉功,可是不精進,經常看電視,師父各地講法她不看,其實是對大法似信非信。這幾年我常嫌她不精進。零九年四月的一天,我回老家又見她在看電視。回來後,我想,不能總怨她,我們村就她一人學大法,連個伴都沒有,八十一歲的老人這樣已經不錯了。找找自己吧,我把母親當同修了嗎?各地講法我也沒引導她看哪,週刊也很少給她,怎麼能只怨她呢?其實我就把她當媽,只要她身體健康,別拖累我就行。這是多麼大的私心,實際上心性可能還趕不上她呢。自己不是在擋著她走師父給她安排的路嗎?想到這嚇了一跳,這不也在變相犯罪嗎?第二天,我就把各地講法一、二、三、四送回家,和她說:「媽,我平日硬嫌你不精進,其實都是我不好。」我把向內找到的東西和她說了一遍,又說:「各地講法還是看看吧,電視還是少看點。」她馬上說:「書我看,電視我不看了,盡播廣告。」過了四五天,再回家看她,她說,師父說像她這樣不對,得走出去。我問她想怎麼辦?她說要到鄰村學法小組學法。現在老太太狀態很好。是我向內找改變了母親的修煉狀態。

在二零零七年夏天的一天早晨,我想起晚上做過的那個夢不怎麼樣,好像與兒子有關,拿起電話剛要給兒子(在南方)打電話,又一想,不對,夢算甚麼,沒準是勾我母子情的,沒打,放下了。可還是不放心,又拿起電話,又放下,三次拿起又放下,心一放,有師父呢,不管他。後來把這件事就忘了。一個月後,那是最熱的一天,我想問問兒子那邊熱不熱,兒子告訴我,他遇到一件事,說他打了執勤的警察。說一條小道不准停摩托車,他和那警察一塊走,可那警察拉車笛,兒子認為是叫他,就下車了,警察問他有證嗎?說有證,給警察看了,警察又說這道不准停車知道嗎?說知道,警察說停車罰二百元錢,兒子說:是你拉笛叫我,警察說拉錯了,非罰款不可,這樣打起來了。事後,他舅子找人費事才了結了。我一聽問兒子甚麼時候發生的事,他說一個月前。我悟到,那個夢和這件事很可能是舊勢力安排的,如果我那天動心了,結果可能不是這樣,是因為我心放下了,師父給化解了。

還有一次,同修在一起學法之前,協調人甲說,下面鄉鎮來了個外地同修,沒有書,她要去送本書,叫我和她一起去,我說送本書怎麼還用倆人?她說叫我熟悉熟悉道。我說幹甚麼還得熟悉道?她說她的摩托車跑一趟耗油多。我沒同意去,一會協調人乙來了,是甲告訴乙我不去。乙說去就是配合整體,不去就是執著自我。我一下被咽住了。我嘴上沒說甚麼心裏不平,為此還三天沒靜下心學法,越想越不平:倆協調人說不清一件事,還強迫人家執行,你的摩托車耗油,可我是騎自行車啊。我知道我要提高心性了,要向內找,可心裏還是剜心透骨的想不開,難受。但是我還是強迫自己靜心學法,心翻上來,就發正念壓下去,多次反復,最後好了。執著自我的心,以前就知道,只是沒去乾淨。還有個心,就是執著人的對錯,挑別人的不是。找到後,心平氣和了。

以前,我愛看動態網左面的新聞,其實是有執著邪黨倒台的時間。一年多來,我的電腦不是缺這就是缺那,表面看,是技術同修裝系統裝的不全,其實是自己的心促成的。現在,我不愛看動態網新聞了,電腦全好了。

儘管遇到事我能向內找了,但是還把握不住自己的一思一念。因為思想業力大,前幾年我都分不清真我和假我。自己還有個大缺點:不讓人說。前些日子,我也悟到了為甚麼師父把韓信受辱胯下、要有大忍之心這一段寫在《轉法輪》中的最後。我再次體驗到了師父的苦心。師恩難報。

以後,我一定多學法,學好法,紮紮實實的修自己的心,在一思一念上下功夫,徹底去掉不愛叫人說的壞習慣,擴大容量,並去掉顯示心,妒嫉心,安逸心,做好三件事。讓師父少一份操勞,多一份欣慰。

謝謝師尊!謝謝同修!

如有不對請同修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