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有堅定不移的信師信法才能跟師父回家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十二月十五日】在信師信法這個問題上,我是這樣理解的:那就是堅定不移的、不折不扣的按照師尊的要求去做,用真、善、忍的偉大法理來衡量與歸正自己的一言一行、一思一念。師父時時在心中、處處有師在,時刻知道自己是一個修煉的人,時刻不忘作為一個大法弟子肩負的歷史使命。努力做好三件大事,不辜負師尊的無限厚望。

一、修好自己,圓容好家庭與周圍的環境,是我們大法弟子修煉的基點與基石,是師父為我們開闢不脫離世俗修煉的一個重要環境,也是我們完成使命救度眾生的起點與基點,是我們大法弟子在證實法中,展現大法的美好的一個不可忽視的重要環境。但在圓容家庭的問題上,我做的不好,而且重重的摔了一個大跟頭。

在零八年十一月中旬的一天,我妻子(常人)突然腦血管碎裂,大腦深度出血,四肢不能動彈,昏迷不醒送去醫院搶救。對於這件事情的出現,由於當初學法不深,還沒意識到這個問題的嚴重性。同修的提醒,在學法中我靜下心來認真的向內找,才真正意識到這件事情的出現,正是自己在修煉上出了問題。細找起來,是自己在平時對家人講真相時的力度不夠,用心不到位,沒把家人當作眾生來對待,沒有用強大的善念去感化她。在證實法中,作為一個大法徒沒有把大法的美好、從自己身上向家人與世人展現出來,讓家人與世人明白真相,支持大法與大法弟子而被救度。是自己修煉中有了大漏,從而被舊勢力鑽了空子,造成對親人身體的嚴重迫害。從另一個角度來講,也是舊勢力在間接的對大法弟子的迫害。在住醫院時,我花費大量的時間來照顧她,對我做三件事造成了嚴重的干擾。找到問題後,我立刻請慈悲的師父幫助我與加持我,請師父在我修煉中,在圓容好家庭的這個問題上,再給我一次彌補過失的機會,使自己的修煉過程中不落下一個無法挽回的遺憾。

妻子很快脫離了生命危險,是大慈大悲的師父保住了我妻子的生命。多險啦!妻子在經過這件事情後,由於同修們的關心,同修們經常前來探望她,她同時也在同修們的身上看到了大法的美好。感受到了大法弟子的慈悲之後,改變了以前對大法的抵觸情緒,自己也做了三退。身體漸漸的在恢復,也能自理了很多生活方面的事情。感謝偉大的師尊給了我這個彌補過失的機會,我決心今後在家庭與周圍環境的圓容上,努力去做好它。

二、堅信師父、堅信大法、正念正行,惡人避之、邪惡遁形

我是一個做資料的同修,零七年下半年、我們地區連續出現了學法點和資料點的同修集體被綁架事件。大量的耗材與設備被邪惡搶劫一空,損失慘重。一時間,在一些同修的心中形成了不同程度的害怕與畏懼之心,在整體上也出現了一些波動。在耗材的組織與存放中,我也是其中的參與者(因我那裏也存放了不少的耗材)。同修被抓這件事情被暴露,國安特務知道後我也受到了牽連,國安特務在我們單位每層樓裏都布下了監視的眼線。國安找到了我們局的領導,層層布置,並且還安排我們科室經理來監視我,要求我們經理每天上午、下午兩次向國安彙報我的行蹤。

這時同修建議我轉移耗材,此時在我心裏開始有些波動了:想把家裏的設備轉移,同時把存放在其它地方的耗材也轉走。我反覆思量這樣做,是否符合大法的要求。這時師父的法一下子打進我的腦海中「好壞出自人的一念」,「你真正作為一個修煉的人,我們法輪會保護你。我的根都紮在宇宙上,誰能動了你,就能動了我,說白了,他就能動了這個宇宙。」(《轉法輪》)我在心中反覆默念著師父的這幾句話,實感慚愧。同時心中頓然升起了對師父的無比敬意,感覺自己沐浴在師尊的洪大慈悲之中。此時師父的法又浮現在我的腦中「弟子正念足 師有回天力」(《洪吟二》〈師徒恩〉)。一股熱流在心中湧動、通遍全身,覺的師父在我身邊、是師父給了我力量。我即興賦詞一首:《助師行》──「蒼穹垠無限,助師來世間,中原一站,世世追尋等待,只為今朝了卻洪願。萬魔阻、陰鬼攔,天地一色日昏然。大法存心志不變,隨師志更堅!九劍在手,講真相,救眾生,消惡急。萬魔一念斬,壞神爛鬼寒!除惡震邪眾生救,春光黎明在眼前。待到他日圓滿時,一院奇花躍九天。」身體中頓覺每個細胞、每個粒子都在湧動著,我流下了激動的淚水。真正感到我們大法弟子才真正是這宇宙中唯我獨尊的主人!一切爛鬼、人間小丑統統被我們大法弟子踏在腳下。

我想,我們在世間證實法中一切設備都是我們除惡震邪的利器,是我們完成歷史使命、救度眾生的重要法器。大法弟子人在法器在,怎麼能隨風擺動?心堅下來了!不知幾時,監控的眼線不見了,緊張的氣氛沒了,周圍環境又恢復了往日的寧靜與祥和。我感謝師尊,深深的感到:心中只要有師在有法在,就沒有過不去的坎、沒有衝不過去的關,只要做真修弟子師父就在看護著與保護著我們。

在零九年初,我們地區在耗材的問題上,也出現了嚴重的安全問題,在同修中也曾產生過不小的波動。我堅信師父堅信大法,心中沒有被怕心所帶動,在師父的呵護下順利的又走過來了。這一切正是師父的「修在自己,功在師父」偉大法理的真實展現。

三、向「內找」是法寶

幾年前我們單位因工作需要增加幾位臨時職工,我想順便為在生活上有困難的同修,解決一下生活上的實際問題,這是慈悲的師父安排的機緣。我們幾個同修能聚在一起形成一個小集體、小環境,能在修煉中相互促進、相互提高,真是件大好的事情,心裏很是高興。

隨著時間的推移,這種愉悅的心情沒了,換來的是我們科室裏的同事們的極度不滿,他們經常在我耳邊說起她們工作中的事,總是覺的她們在工作中,不負責任,敷衍了事,特別是衛生極差(的確是這樣)。以前是顧客充盈,而今卻是門庭冷落。小偷時時光顧,數月之間、被盜將近十來次之多。我的心頓時起了波瀾,對同修的埋怨之心油然而生,開始對同修毫無顧忌的橫加指責。當著背著同修的面,甚至在別的同修面前都在指責同修的不是,心中憤憤不平,說長道短的,認為是同修把環境搞砸了。指責同修不像一個修煉的人,給大法與大法弟子抹了黑,兩隻眼睛硬是直盯在同修身上不放。

今年國殤日期間,在與同修們學法中,同修再三提醒我向內找,找自己。於是我又放下心來,認真的做了幾年以來的回顧,從新審視著自己,用師父的法來對照自己,從而才發現自己一個嚴重的問題,在對待同修的問題上,是自己善心與慈悲心不夠所至。是自己心性上有了問題,我認識到同修雖然有錯,但她們畢竟是一個在大法中修煉的人。是師父的弟子,是師父在安排著與看護著她們。是師父的信任才把同修送到自己的身邊,我們有緣同修一部大法,是同修、是功友。當同修有困難時則應善心去幫助,當同修有錯時應該善意的去提醒同修改正錯誤而共同提高。這才不辜負師父的期望。而不應是怨這怨那、說長道短橫加指責,沒有誰給了我這個權力,是我錯了。當問題出現時把自己當成了局外人,認為這是同修的錯而向外去找了,從根本上忽視了我們是一個小整體。

我進一步的認識到:同修的錯說不定正是自己的錯哩。我像剝洋蔥頭那樣,一層一層的向內剝,一層一層的向內找。終於又發現了同修對工作的不負責任、懶惰,也正是由於自己在變異的社會中,在人浮於事的潮流中,人人都在順流而下懶散混事,我也隨波逐流了。我與同事們相比,我的工作態度雖然比他們好些、負責一些,但作為一個修煉的人,怎能與滑下來的道德與變異觀念來相比呢?同時發現與同修之間所產生的間隔,是由於自己的怨心造成的。嚴重的間隔就使我們這個小集體的空間場變的不純淨了,從而被舊勢力鑽了空子把不好物質滲進來了。這正是小偷乘機而入的根本原因,這才是數月以來被小偷盜竊近十來次的根本原因。

向內找找到這裏,我又進一步的認識到:不管同修再怎麼不好,這都是表面的暫時的,而不能兩眼總是盯在同修的弱點上不放,而要看同修的長處。當同修有錯時則應用強大的善心與慈悲去關心與幫助同修,以同修的不足作為鏡子,找出自己的不足修去它,這才配稱「同修」二字。在此我對「同修」二字的含意有了新的理解,同修是同修,即共同修煉,共同精進之意了。

四、講真相中因人而異,迅速找到對方的心結所在,循循誘導打開心結,這樣才能讓眾生明白真相,才能真正的使眾生得到救度。

我是這樣講真相的,下面略舉一個例子。有一天我們單位裏來了一位客人,聽他介紹他是從長春來的,我主動的與他搭話,我說:你們長春人真有福哩。他說為甚麼?我說長春有個法輪大法的師父,你知道嗎?我們真羨慕你有緣生在法輪大法師父的家鄉。隨即他發話了:你們法輪功甚麼退團退黨退隊的,盡和共產黨對著幹。在說話中同時知道了他曾是一名教師。我立刻意識到他的癥結所在:是從小接受邪黨黨文化的教育受騙的結果,其邪黨的流毒中毒太深了。我一句駁斥他的話都沒有,我就從共產邪黨的老祖宗巴黎流氓起義、延安整風、三反、五反、文革、六四學潮說起,不加任何評判觀點,只作羅列事實、簡述事要,讓他參與進來評判共產邪黨的邪。他問為甚麼要退黨、團、隊?我簡要幾句從《聖經啟示錄》、平塘藏字石說起,告訴他並非是我們法輪功參與政治,是共產惡黨在歷史上幹了很多的壞事,是上天要滅中共邪黨。我們大法弟子是慈悲於人,不願看到無辜的世人為惡黨作殉葬品,是在救世人於水火。願世人都平安吉祥,這是大法弟子的心願。就這樣很快的打開了他的心結,使他真正的明白了真相而得到救度。當看到又一個生命得到救度,心裏無比的欣慰。由衷的感激師父洪大慈悲,感激大法的偉大與神聖。

上述是自己的一點粗淺的認識,請同修指正!

向偉大慈悲的師尊合十!
向同修合十!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