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學員在修煉路上的點滴體會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十二月一日】

尊敬的師父好!
同修們好!

看了明慧網上很多同修的切磋文章,我也一直想把個人修煉路上的點滴體會寫出來,可總是想到自己是新學員,一直在阻礙著自己,今天借第六屆法會投稿之際,終於下定決心向師父彙報,寫出我個人修煉路上的點滴體會,與同修交流,不當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

一、病魔使我走上了修煉的路

我是二零零七年五月喜得大法的,得法後,我身上的結腸炎和坐骨神經痛不治而癒。得法前,為了治病,花了不少錢,受盡病痛的折磨也沒把病治好。在去市醫院檢查病情的前一天,修煉的母親告訴我,若遇到危險時記得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並喊「李老師救我」便可逢凶化吉。雖然當時並不太相信,但我卻記住了母親的叮囑。

在去市醫院做腸鏡檢查的過程中,差點死在了檢查台上,那呼天喊地的疼痛讓我至今難忘。當時就感覺自己身體輕飄飄的飄了起來,大腦一片空白,但還有一點意念在想,哇,原來人就是這麼死的。「我不能死,我還這麼年輕,我還有丈夫、兒子不能丟下,我要活著。」就在這種意志的驅使下,我在思想中喊著:「李老師,救救我,我要活著,我不想死,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慢慢的我整個人就漸漸清醒。

做完檢查後,疼得我直不起腰。拖著虛弱的身子在弟弟的攙扶下,我回到母親的家。那時想到隨時有一天病魔都會奪去我的生命,我萬分恐懼。我肚子疼的在床上翻來覆去,拽著母親的手說:「媽,你別讓我疼了,只要不讓我疼了,讓我做甚麼都可以。」母親看到我,心疼的含淚告訴我:「孩子,你要不想被病痛折磨,你就唯有同媽一樣修煉大法。」母親是修煉多年的老弟子,就拿了本《轉法輪》給我,就這樣我走上了修煉的路。

《轉法輪》這本書,其實多年前我就知道。母親多次拿給我看,我多次拿起多次放下,因為丈夫說過,你要是敢學大法,我一定同你離婚。由於當時害怕婚姻的破裂,就一直被阻隔在大法門外。這一次我豁出去了,只要我能不被病痛折磨,不管我失去甚麼,我都要健康的活著,我顧不了那麼多了。而且這次看書就特別入心,再也丟不下了。

剛開始修煉,怕丈夫知道,不敢當著他的面看書學法煉功,只有當他上班去了,才敢偷偷的看一會。只要一聽到門前的腳步聲,就立即迅速把書藏好。雖然是偷著學法煉功,但師父也一直沒有放棄我這個不爭氣的弟子,時常我都能感受到法輪的旋轉,身體變化也很明顯。就這樣在這種怕心的作用下,一直過了幾個月。到二零零七年年底,丈夫隱約覺察到了,他問我是不是在煉法輪功。我猶豫了片刻沒有作聲,他又緊跟著問了一句。我想夫妻天天在一起,總不能這樣瞞著過日子,便回答說:是。然後他大發雷霆,逼著我放棄。我同他說:我不會放棄。然後哭著向他講述我走進來的過程與得法後的身體變化,可是他就是不聽。

因為那時剛走進來不久,不知道清除他背後操控他的邪惡因素,只知道哭,導致他後來不但不聽反而變本加厲,然後就摔我的MP3,動手兇狠的打了我,打的我腿走路一瘸一拐的。他不再給我錢,堅決趕我走,千方百計的折磨著我。當我傷心哭的時候,他反而笑的特開心,當我正念強的時候,他只有生氣沉默,原本性格溫和的他變了,來了一百八十度的大轉彎。他堅決要與我離婚,面對這些,我不知所措,感覺天都快塌了一樣,那時我猶豫了。他當時惡狠狠的拋出一句話:「大法與我之間,只能選其一,兩者都選沒有那麼好的事。」

經過幾番思索後,我堅決的選擇了大法,大法那麼好,我不會放棄的,雖然法理我還不太深知,但從我個人的身體變化上,能讓我脫離病痛,我就萬分感謝師父。帶著一顆堅定修大法的心,我離開了他,去了同修姐姐那裏,在她那裏謀了一份工作,此後我才堂堂正正的走上了修煉的路。

二、在工作環境中學好法

在同姐姐一起學法煉功的那段日子裏,我明白了很多法理,知道了剛入門時那種有求而學法的心是不對的,大法弟子應做到「要無所求而自得」(《精進要旨》<學法>),除上班時間外,我都把心思用在學法上,從《轉法輪》到《精進要旨》、《洪吟》,再到師父的新經文、各地講法等,我一遍一遍如飢似渴的看。

在此期間丈夫鬧得很兇,吵著要離婚,他不管怎樣叫囂,我就按照師父的法理來要求自己,不予理會,我的婚姻是神定的,你說的不算,我堅決不離。他叫囂了一段時間後,看我這邊沒動靜,也就不再提了。

姐姐是修煉多年的老弟子,她有時候出去發資料時也會帶上我,第一次出去真是怕心太重,見到狗叫腿都在發抖,不管在心裏怎樣反覆念著正法口訣,都難以使緊張的心平靜下來,後來隨著出去的次數漸漸增多,怕心也就漸漸的少了。每次出去,我都一遍遍的告訴自己,我是來救人的,我做的是宇宙中最正的事,我還有甚麼好怕的呢,就這樣不斷的鼓勵自己,以此來增強自己的正念。因為有師尊的呵護,我們每次出去也都算比較順利。

後來我和姐姐都轉換了工作,在同一老闆的兩家公司上班。到新的工作崗位剛剛安頓下來,便知道丈夫有了外遇。當時對我的打擊簡直太大了,我知道這又是舊勢力在干擾,它們不想讓我有一個安穩學法的工作環境,想利用此事來拖垮我。雖然法理也明白,可還是未能做到心不動。昏天暗地的哭了幾天,後來走路腿都發軟,人也甚是憔悴,好像整個人都垮了似的。我對自己說,這種狀態決對不是真我,我不能再這樣下去,我一定要從魔難中衝出去。

我擦乾眼淚穿上工裝,踏上了工作崗位。雖然時常在上班時,眼淚仍會湧出眼眶,但我告訴自己,我一定要把對他的情放下,既然選擇了修煉這條路,這些都應該放下。當這些不好的念頭往外翻時,我就抑制,那不是我。恢復正常學法後,漸漸這件事也就淡薄不再痛苦了。

三、在邪惡的環境中證實法

在新的工作環境上班,我就和姐姐都利用工作之便講真相,雖然我講的不好,但我也要下定決心突破自己,即使當時他聽了真相沒有三退,也為他三退奠定了基礎。

後來我和姐姐被惡人誣告,當天都在上班之際被當地派出所惡警綁架,非法抄家。在派出所裏,我和姐姐被隔開,雖然看不到她,但我卻能聽到姐姐同他們講真相的聲音,被他們搜走的有電子書、MP3,姐讓他們聽,讓他們看,不管他們有沒有退,但卻震懾著邪惡。

因為惡警當時從我房間沒有搜出任何大法書籍,在那樣的環境裏,我生出了人的僥倖心理,我沒有承認自己是大法弟子,但我卻始終以第三者的角色向他們講述著大法的美好。當時在思想中不停的說:「師尊,弟子這樣做是對是錯?」我不停的發正念,告訴自己師父就在我身邊,誰也別想來動我。

惡警做了筆錄後,當天晚上就把我和姐姐一起關在了一間又髒且蚊子滿屋飛的小屋裏,由兩個惡警看著,不讓我們說話。我們不配合他們,依然同姐姐講述著我在這裏的整個過程,姐聽後對我說:「你同我當年一樣犯下了同樣的錯誤,在這樣的環境下,也不能完全說你是錯的,我們是大法弟子,怎麼可以脫離開法呢?」是的,我們是大法弟子,不承認自己是大法弟子,不就不承認是師父的弟子了嗎?我知道自己錯了,決定明天再為自己補上一課。

第二天上午,當他們又來找我談話時,我異常平靜,正念十足的告訴他們,我是修法輪大法的,然後就向他們講述著得法後身心的受益與健康,並從新做了筆錄,最後幾句說的是:「我感謝大法給了我一個健康的身體,法輪大法是正法,是教人按『真、善、忍』的法理要求去做一個好人,政府應立即停止對大法及所有大法弟子的迫害。」然後我拿起筆錄,堂堂正正的簽上了我的名字,才鬆了口氣。我認為我簽的是一份讓邪惡懼怕又能證實大法的永恆記錄。

師父,弟子錯了,弟子終於補回了這一課,弟子只有這樣做才配是您的弟子,才沒有辜負您的慈悲救度。當天晚上,在師父慈悲的呵護下,公司便來人接我回去。姐姐至今在那裏遭受迫害。

回來後,惡警還時不時的找理由來找我談話,但每次我都在師父的呵護下正念擺脫他們的騷擾。有時也想過離開這裏,離開他們的視線,有時一見惡警與警車,心裏就發慌,我開始向內找,深挖自己的根,是由一個「怕」字而起,有師在有法在,我究竟怕甚麼呢?怕被迫害?如果是帶著這樣一顆怕心,走到哪裏都一樣,我是修煉人,我不能走舊勢力給我安排的流離失所的路,我要走師父給我安排的堂堂正正的修煉路,於是我下定決心,仍然要留在此地。我依然保證每天學法煉功。隨著靜靜學法的不斷深入,怕心也逐漸小了,他們也就沒有干擾我了。

回顧自己在短短兩年修煉路上的點點滴滴,從修煉前對病魔的懼怕,到修煉後深感健康的喜悅;從開始怕丈夫,到最後自己擺脫家庭的干擾;從見到狗就怕,到自己也能單獨講真相;等等過程中,一路上因有師父的呵護,讓我從柔弱中堅強起來,雖然我還有很多心未去,但今後我一定要做好自己應做的三件事,不辜負師父的慈悲苦度,再一次對師父表示深深的感謝。

不足之外,請同修慈悲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