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學員:唯有精進報師恩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十一月二十五日】我是零七年元旦得法的新學員。兩年多來,在修煉的路上跌跌撞撞的走到今天,深知每一步都離不開師父的悉心呵護。每當聽到《師尊的手》這首歌,我的眼淚總會不由自主的流下來。是師父把我從地獄中撈起,把我從痛苦的泥潭中拉出來。雖然知道修的不精進,但我還是想把修煉中的一些體會寫出來,以表達對師父的無限感恩!

得法前,我的生活大多是在痛苦無助中度過的,丈夫自小對婆婆的依賴性很強,對錢財又看的很重,雖然不在一起住,家中的大小事都由婆婆掌管,特別是我要孝敬我的父母,丈夫都會極力的阻攔,破口大罵,丈夫和婆婆總怕我把錢和東西都給了娘家人,因為我的娘家離這裏較遠,生活條件不是很好。雖然我有工作,但是我的工資我也沒有權利自己花,而且我每天買了甚麼東西,花了多少錢,丈夫都要和我算帳,稍有差錯對我非打即罵,我的自尊心又很強,夫妻間的爭吵不斷。認為他們不把我當人看。我把這一切都歸罪於婆婆身上。對她的怨恨心越來越大,只要一提起她,渾身都會哆嗦。有時還想她若死了,我們家就安穩了。

我不知道這一切是為了甚麼。認為自己怎麼瞎了眼嫁到這樣的家庭,命運對我如此的不公。一次偶然間去鄰居家串門,看到她們在煉法輪功,抱著試試看的心理我得法了。以前聽她給我講過大法的真相,那時雖然嘴上不說甚麼,心裏卻不認同。同修拿給我《轉法輪》讓我看,沒想到越看越想看,一口氣竟看了一百多頁,師父句句話都說到我的心裏去了。從此我們仨人每天都在一塊學法煉功,不斷的學習《轉法輪》,我明白了我生活的不幸都是自己的業力造成的,師父給我清理了身體,讓我體會到了大法的美好與神奇。這裏就不多寫了。

這裏說一下我因為執著親情所走過的一段彎路。零七年九月,家裏裝修房子忽視了學法,又執著於怎樣把房子裝修的更好,被舊勢力鑽了空子。兒子突然肚子疼,由於不能從法理上認識,只想怎樣把他的病治好,還想我修大法了,兒子不應該這樣啊,去了好幾家醫院都查不出病。同修告訴我這一切都是假相,我太執著兒子的病了,對他的情太重,讓我放下這個心。可我不悟,還求師父:師父啊,你讓兒子的病好了,我可好好修煉。最後我竟然決定放棄修煉,先治好兒子的病再說。

當我真的想放棄大法,想把大法書送給同修的時候,我抱著《轉法輪》痛哭起來,此時我才明白我將要失去的是甚麼,才明白大法的珍貴,內心的痛楚卻無法用語言去形容,最終我還是把《轉法輪》留了下來。在兒子住院期間,聽著大法弟子創作的歌曲,想到師父的慈悲,淚水總是止不住的流。此後兩個月的時間裏,我感到自己就像一具空殼一樣,沒有了思想。有一次,同修告訴我:她家的玻璃上,鋁合金的門上,門口的瓷磚上共有四處盛開了三千年一開的優曇婆羅花,讓我去看。我半信半疑,當我看到那一簇簇聖潔的婆羅花時,我激動的哭了。同修告訴我,婆羅花的出現,是師父在鼓勵我從新走回到大法中來,也是在鼓勵我們四個同修在修煉的路上勇猛精進啊。

當我從新走回到大法中來,我倍感修煉機緣的珍貴。回首走過的這段彎路,就是平時不重視學法,更不知向內找,不知道甚麼是真正的修煉。師父在《二零零八年紐約法會講法》中說:「修自己把你認為的自己的痛苦、感情的衝擊、心性干擾等這些事當成好事。你把自己的這些痛苦啊、你自己的魔難啊都當作是壞事,那就是常人。」

當我下決心堅修大法時,舊勢力卻利用丈夫干擾我,不讓我到同修家去,有時干擾我煉功。我不為所動,一次晚上從同修家回來,進門就發現丈夫的臉色很難看,問我去哪了,我說去同修家了,他張口就罵,我沒理他,兒子看到心裏不平,回了他幾句,他就要動手打兒子,我說:「師父教導我們做好人,你罵我打我都不和你一般見識,你還要怎樣。」他跳起來踹了我兩腳,又打了我三個耳光,我一點兒也不覺的痛。他還說:「你敢上大街上說嗎?」我高聲的喊:「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一連喊了好幾遍。他看我意志堅定再也不說甚麼了,好像對我毫無辦法。從此後他也不怎麼阻攔我了,但有時還是會說些對大法不敬的話。向內找,發現自己慈悲心不夠,沒有把他當作應該得救的眾生對待。

隨著不斷的修煉,法理的昇華,我對婆婆的態度也發生了根本的變化,我不再怨恨她 ,我給她講大法的美好,給她帶上大法的護身符,讓她常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 因為婆婆患有慢性腎病,去年這個時候整天在家躺著,很少出門。 前段時間,婆婆告訴我:她經常默念大法好,身體比去年強多了,快七十歲的人了,竟然刨了三溝地瓜還不覺的累。看的出,婆婆的精神狀況好極了。公公以前說我們反黨,我就給他看師父的講法,他也轉變了態度並退了團。兒子從小因為我們夫妻經常打罵,脾氣也不好,經常摔東西,我把大法的法理講給他,慢慢的他的脾氣變的溫和,聽話了。

今年四月份,我們村的工廠相繼破產,丈夫去外地工作了,兒子住校,由於自己到現在怕心一直沒有修去,婆婆晚上就主動和我做伴。每晚我都會和她看師父在廣州講法的光盤。她說師父講的這麼好,越看越愛看。前幾天,我們包餃子,餃子剛出鍋,婆婆說:「先給師父端上吧。」這是我沒有想到的,當時我真的很感動!每每想到大法給我的家庭帶來的巨大變化,想到師父的慈悲,我總會淚流滿面。

當我知道了大法弟子的主要責任是救人,我上班的時候就利用一切機會和接觸的人講真相,勸三退,不認識的就主動和他搭話,然後勸三退,講真相時不帶任何觀念,就是救人,大多都能接受。這段時間廠子臨時放假了,我和同修利用去集市買菜,去小店買衣服的時候和接觸到的人講真相,看到他們得救了,我真的感到很欣慰。

一次路過一個村子,和一位賣菜的大爺講真相,他七十多歲了,是個老黨員。講到邪黨的腐敗,他很認同。但他說:黨永遠都是為人民服務的,他自己就是這樣做的。我說:「共產黨是這樣做的嗎?從建政以來,不斷的搞政治運動,反右,文革,八九年六四鎮壓學生,迫害信仰『真善忍』的法輪功,活摘他們的器官焚屍滅跡。法輪功洪傳世界一百多個國家,老百姓不就是為了有個健康的身體嗎?自古以來善惡有報,他殺了那麼多人,老天能饒它嗎?天要滅它,只有趕快退出,才能不被牽連,才能在災難來時保平安。」他說:「看出你們都是好人,可是我告訴你們,你在我這說行,我不會把你們怎麼樣,出去可別說讓人退黨的話,了不得。」無論我再怎麼說,他都不表態。這時我推起車子想走,覺的他不可救。可他站起來,走到我跟前問了一些關於大法的真相,最後他說:你們老師不是在美國嗎?他怎麼不敢回來呀?我告訴他:「師父早在九八年就已定居美國,是美國的永久居民,如果他回來了,他的弟子們都想要見到他,追隨他,共產黨能允許嗎?那對他們來說不就危險嗎?師父告訴我們做事要先考慮別人,他不得為他弟子考慮嗎?」他點了點頭說是啊!這時,我感到他明白的一面還是想得救,我正念十足並嚴肅的告訴他:「你我素不相識,看你那麼善良我才告訴你這樣的話,天要滅中共!我不忍心看到你失去生命,你怎麼老是固守自己的觀念呢?對你有甚麼好處呢?」我又慈悲的告訴他:大爺您退了吧,我多希望你有個好的未來啊!這時,他終於點了點頭說:「退了吧。」

三個月前,在集市上買菜時,看到身邊的一位大爺,看到他慈祥的面孔,而且氣質非同一般,我想這位大爺多好啊,想要救他,可怎麼開口啊。就在我走出幾步遠的時候,他叫住了我。問我:「你是×××嗎?」我說:「大爺您認錯人了。」他說我很像他認識的一個人,和他交談的過程中,得知他是一個大學教授,已退休多年,是個黨員。於是我順便給他講真相並做了三退。他握著我的手不住的說:「謝謝,謝謝!」他說不知為甚麼覺的我很親切,而我也有同感。他和我談了很多,談到他的家庭,他人生的不如意,我深切的感受到我和他的緣份不一般。臨走時,他再三囑咐我:要注意安全。

其實,在講真相的過程中,只要自己有一顆救人的心,師父都會把有緣人引到我們面前來,讓我們去救,一切都是師父在做。當然,我還有許多做的不足的地方。例如在對黨文化毒害深的人講真相就有些困難。我想我應該多看幾遍《九評》,因為到現在我還沒有把它完整的看下來,對它的認識不清。雖然我能面對面講真相,可我卻不敢走出去發真相資料。還有許多的執著心,如對丈夫的情,色慾之心,不讓別人說的心,妒嫉心,安逸心,怕吃苦的心,這些都是要在以後的修煉中去掉的。

兩年多來,由於我們三個同修經常在一起學法,切磋,我越來越明白了生命的意義──助師正法!返本歸真!我能得到這萬古不遇的高德大法,能成為這大法的一個粒子,能成為師尊的大法徒,我是如此的幸運啊!每每想到師父對我的呵護,想到師父的艱難,想到師父的承受,我都會心痛的流淚。唯一能報答師父的,就是在修煉的路上精進再精進!修好自己,救度更多的眾生,圓滿隨師還!

謝謝師父的慈悲苦度! 合十!

層次有限,不足之處敬請同修慈悲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