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煉法輪大法真幸運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十月三日】師父好,大家好。

我來自密蘇裏州奧法倫市。我從二零零七年十一月開始修煉法輪大法。我一直對精神上的東西很感興趣,也一直想知道生命的意義和我們來在這裏的目地。之前我學練過許多宗教以及玄學的東西。記的在十一月的一天,我坐在床沿,眼望著窗外,思忖道:要是我知道自然的原理該多好啊,那樣我就會按照自然的原理來做事而不是違背它,這該多好啊。那樣我就不必要為許多事感到心痛了。就在那段時間,我有了一種渴望,想要成為一個更好的人。這一願望來自哪裏我不知道,但我知道那種想成為一個好人的願望是真真切切的。

一天感到無所事事,我和妻子開車出去轉轉。我們看到一個我們不了解的公園,於是決定開車進去看看。當我們開過去時,看到一位女士站在那裏,兩隻胳膊抬起在頭頂形成一個圓形。我停下車,觀察了她很長一段時間,直到我累了,然後邊看著她邊慢慢的把車開走了。

我想,一個人竟然能以那種姿勢站立這麼長時間,真太了不起了。我想知道她是在敬拜自然還是在冥想。如果那是冥想,那就是我不熟悉的一種陌生的冥想方式,對此我想了解更多。當時我想問她做的是甚麼,但覺的還是不打擾她為好。

從那天開始,我就一直想知道這是一種甚麼樣的冥想。我記的很早前,大概是九八年到零二年間,看一個功夫片,有一個詞叫氣功。所以我到圖書館,從電腦鍵盤上敲進氣功這個詞。電腦給出了一個單子讓我從中選取。我逐一讀下來,最後看到了法輪大法。我知道這就是我要找的。

儘管由於過去看過一些有關氣功的負面報導,我有點猶豫,但這次想了解氣功的願望,要比我過去讀到的負面的東西強烈的多。我重讀了一遍簡介及其它內容。通過法輪大法網站上聖路易斯聯繫人的信息,我給一位女士發了個電子郵件,告訴她我想學法輪功。她把我帶到煉功點去學功。她正是我那天在公園看到的煉功的女士。

法輪大法真好,我對法輪大法沒有任何負面想法。我覺的非常幸運我認識了法輪大法。我記得第一次到煉功點的情景。那位煉功人在教我動作時極其耐心。那天晚上,我又到煉功點去讀《轉法輪》。我們輪流讀 ,我讀一段,其他同修一起讀兩段。

在讀《轉法輪》的過程中,我很清晰的認識到:要做一個好的修煉人的要求是,要按照「真、善、忍」去做。我想:啊,沒問題,那很容易,任何人都會做。我無法相信要求是如此簡單。

隨著我不斷通讀《轉法輪》和煉功,有一點越來越明顯:我當初認為修煉很簡單很容易的想法錯了。修煉並不容易。

在我修煉的頭一年,似乎天開了個口子,向我澆來各種麻煩,各種考驗和魔難。我感到自己像個在麻煩的汪洋裏上下沉浮的瓶子。也許我有點誇張,但我想你們可以想像到我的難度。

如果不是因為我修煉了,這許多麻煩我是不可能處理好的,結果一定是災難性的,我一定會給自己造更多的業。

在開始,我認識不到我有甚麼執著。隨著我不斷的讀書,我漸漸開始意識到我在不同情況不同環境中的執著。有時它非常隱蔽。我認識到我必須重視向內找。有些執著非常頑固,很不容易放棄它,比如說發火。

我有個十六歲的兒子,在這個問題上他幫了我不少。星期五的晚上放學後,他決定不回家,所以他在外面呆到星期六或星期天的早上才回家,具體哪一天回來的我記不清了。這種事發生了許多次。我不知道他在哪裏,是否安全,是否還活著。對我來說,這真的是一個大難。有很多次我都沒有處理好這件事,我總是忍不住對他發火。因為我每次都沒做好,所以我不得不反覆面對這個考驗,每次都沒有先兆。

一個星期五的晚上,他又沒回家,到了星期六或星期天的早上才回來。我到車庫時,發現他睡在卡車裏。我叫醒他,問他餓不餓,要不要吃點東西。他說吃,我弄了點東西給他吃,跟他談話。儘管以前我跟他談話時,我一直儘量克制自己,但這一次完全不同,我一點也沒生氣。直到我們談話結束後,我才意識到這一點。我當時很高興,我知道發生了甚麼變化,是我,我變了,這感覺真好。那天我知道我成了一個好一點的人。我終於及格了。這都是靠讀《轉法輪》才做到的。要不然,我根本不可能過了這個大關,因為這就像要搬走一座山一樣難。

我還想分享一下通過讀《轉法輪》我在健康方面的受益。當初我通過電子郵件與法輪功學員聯繫時,我只是想學煉功動作。在網絡上讀到的有關法輪功的介紹很好,但是我的認識很膚淺。隨著我一直堅持去煉功點,回來後自己讀《轉法輪》,我的理解加深了。我對我是否要成為一個真正的修煉人進行了嚴肅的思考。我想我要失去了像這樣的機會,那我就太傻了。在《轉法輪》裏不但有我以前一直在找的東西,還有更多的東西在裏面。

在過去,我有嚴重的反胃酸情況,也就是食物消化不良從而出現胃灼痛。在我修煉後很短時間內,就好了百分之五十,然後百分之七十五,現在已經百分之百沒有了。

從八十年代早期,我就患了過敏症,我對周圍環境中的一切都嚴重過敏,因為太痛苦了,我不得不靠打針來控制。在學《轉法輪》的過程中,我依然每星期去見醫生打針。一天,我注意到藥一直往外哧。

開始我沒想太多。為了使藥不外流,護士好像把針頭扎的深一些了。儘管如此我還是好一會兒才意識到發生了甚麼。

隨著針扎的越來越深,逐漸的我的記憶被喚醒了。我馬上想起了師父講過的一個修煉人去打針,結果那一管藥都哧出去了的故事。因為藥不斷的往外哧,他認識到了修煉的人沒有病。我也認識到了我沒有病。現在同樣的事發生在我身上,我自語:對,修煉的人沒有病。於是我不再去打針了,一切症狀一下子好了百分之八十,然後好了百分之九十,現在已經百分之百沒有了。

我最後想提一點,我剛開始煉功時,並沒有有求之心,我只想學法輪功。我只是讀書、煉功,結果我的過敏症和胃灼痛都好了。

謝謝大家。

(二零零九年美中法會發言稿)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