選擇(圖)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十一月九日】在人生的岔道口,向左走還是向右走,每個人都會面臨這樣的選擇。先秦戰國時有楊朱臨路而泣的典故,楊朱走到十字路口就犯難,不知何去何從而哭泣。也就是一旦邁錯一步,等到發現時也許已在千里之外。這個典故告訴我們:選擇的重要。

六十年前,很多中國人都面臨著這樣的選擇:留在大陸,進入共產黨內,還是遠離共產黨,選擇自由。不同的人做了不同的決定,也選擇了不同的未來。

一九四八年十二月,北京已被中共的軍隊包圍,國民黨用飛機空運出陷在北京的專家學者。胡適作為國際名人知名學者,排在第一批。但是他的兒子胡思杜不願意隨父母南行,他說:「我又沒有做甚麼有害共產黨的事,他們不會把我怎麼樣。」胡適對他說很有名的一段話:「美國人來了,有麵包也有自由;蘇聯人來了,有麵包沒有自由;他們來了,沒有麵包也沒有自由。」胡思杜固執己見,胡適夫婦沒法,留下一箱細軟,乘飛機離開。後來,胡適在美國各地講學,一九五八年後任台灣「中央研究院院長」,享年七十二歲。


中:胡適;左:長子胡祖望;右:次子胡思杜。

北京被中共佔領後,胡思杜急切地想要融入新的社會,想要被中共政權肯定。於是他主動上交了胡適留下的一箱財物,並順應要求,努力改造自己的思想,表現十分積極。後來他還寫了一份思想報告《對我的父親──胡適的批判》,表示與胡適劃清界線。胡適知道後則認為思杜是迫不得已的,「我們早知道,共產主義國家裏,沒有言論的自由;現在我們更知道,連沉默的自由,那裏也沒有。」胡思杜以為與胡適劃清界線,就可以擺脫共產黨株連九族的迫害,投入進社會主義社會了。但是在後來轟轟烈烈的批判胡適運動中,胡思杜根本無法擺脫「漢奸」「走狗」「賣國賊」的兒子的身份。一九五七年,中共號召「百花齊放,百家爭鳴」,胡思杜天真地認為貢獻的機會來了,就積極主動地提建議,沒想到這是引蛇出洞,他被打成了「右派」。他因承受不了接二連三的沉重打擊,精神崩潰,最後留下一封滿紙辛酸的遺書,自殺身亡,這一年他三十六歲。

在那個年代,很多專家學者都滿懷著熱情地回到了祖國的懷抱,他們愛中國,受邪黨的宣傳欺騙也愛社會主義,準備投身於社會主義建設,而等待他們的是運動、鬥爭、凌辱和殺戮。老捨應周恩來邀請回國,在一九六六年他受到野蠻批鬥,莫須有的罪名強加到他頭上,人格上的侮辱和身體的摧殘都降到他身上,掛上「現行反革命」的牌子,遭到「紅衛兵」殘酷毆打,他平靜地選擇了死亡,自沉於北京新街口外的太平湖中;陸洪恩是從國外歸來報效祖國的著名音樂家、上海交響樂團指揮。他在精神失常的狀態下還因言獲罪,最後在自己的祖國被殺害。

六十年後的今天,每一個中國人再一次面臨著選擇,是退邪黨還是繼續參與邪黨,這是一個問題。這也許還是決定一個生命生存還是毀滅的問題。中共邪黨在竊取政權後的六十年裏,一直靠謊言欺騙,用暴力統治,據統計至少有八千萬中國人死於非命。它的罪惡已經惡貫滿盈、人神共憤,現在已經到了清算它的罪孽的時刻。天滅中共,是天意是天象,人只有順天意而為才能得到神明的庇護,幸福安康;如果逆天意而行,輕則面臨危險危機,重則性命難保。

當局者迷,旁觀者清,縱觀歷史,我們看到:選擇中共,就選擇了黑暗、凌辱、慘死;選擇脫離中共,就選擇了光明、尊嚴和美好。今天我們終於認識到了中國共產黨的邪惡本質,六千多萬人已經選擇退黨,一個簡單的決定,可以使你擺脫邪惡的魔爪,可以使你得到心靈的解脫,可以使你得到上天的庇護,何樂而不為呢?應該覺醒了。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