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兩代海歸博士自殺想到的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十一月三日】最近,浙江大學(浙大)三十二歲海歸博士跳樓自殺的消息引起網民熱議,無獨有偶,在互聯網看到另一篇關於海歸博士全家自殺的消息。兩個故事雖然發生在不同的年代,背後的原因引人思考。

上個世紀五十年代初,蕭光琰博士帶著「報效祖國」的願望,回到中國,並帶回大量的美國的技術資料。一九六八年,蕭光琰在「清理階級隊伍運動」中被關押,在遭受連續殘酷毆打後自殺身亡。三天後,他妻子甄素輝和十五歲的女兒蕭絡雙雙服毒自殺。

自殺前,蕭光琰不斷遭受人格侮辱和殘酷的肉體折磨,人們聽到,他像夢囈般地反覆一句話:「黨的政策不是這樣的……」

不難看出,蕭光琰至死都抱著對中共的幻想。但這個幻想最終伴隨著生命的結束而破滅。在中共的歷次政治運動中,這樣的悲劇例子太多了。

如果說當年蕭光琰一家的自殺與政治運動有關。那麼,最近浙江大學塗序新的自殺則講述了新一代知識精英對中國現實社會的絕望。不管是報效國家的宏圖大願,還是實現個人價值的理想抱負,總之,精英階層的海歸博士塗序新當初作出回國的打算時,都是對中國給予了無限希望的。曾幾何時,不論是海外的中文媒體,還是國內的大力宣傳,都為海外學子們編織著歸國的美夢。

僅僅三個月,塗序新就絕望的離開了,在留下的六頁遺書中,他道盡原委:「學術圈現實:殘酷、無信、無情。」一位海歸學者說:「圈子,主要是各種各樣的圈子,對於我們來說實在是難以理解。」海歸學者進一步解讀:在國外,圈子都是以專業領域集結的學術圈子,國內高校的圈子不但有學術圈,還有行政圈,更有學術與行政相互交融的圈子,其中的利益關係縱橫交錯,各圈各有利益代表。在這樣的學術生態下,做學術更像是做關係,沒有了學術的純粹與簡單。

浙大為塗序新博士所發訃告在網上曝光後備受爭議,也為「學術圈殘酷、無信、無情」做了另一個註釋,訃告莫名其妙地稱塗序新「因病墜樓」。

中共體制的下「學術圈」,吞噬的不但是優秀人才的理想,也在吞噬著他們的才華、青春,甚至生命。塗序新的自殺並不是個案,湖南大學海歸博士南方圓不久前從橘子洲大橋跳江自盡。

除了中共體制本身的問題外,中共腐敗導致的社會整體的道德淪喪也是讓海歸博士絕望的原因。殘酷、無信和無情,哪個不是人與人關係惡化後的結果,不是道德體系崩潰的表現?

在過去的十年中,中共在打壓信仰真善忍的精神團體的同時,也在摧毀社會的道德體系。基本的道德理念被誣蔑為異端邪說。被人們稱為「象牙塔」的學術界都成了藏污納垢的場所,其他社會環境的狀態可想而知。

兩代海歸博士的自殺,令人在扼腕嘆息的同時想到,他們的故事也在提醒人們不要對中共惡黨心存幻想,看透中共的本質,才能看透中共滅亡前的中國社會現狀。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